30年代末40年代初丁玲的写作风格及叙事模式研究(丁玲研究之2)

随风
2018-03-10 22:33:15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毛泽东的一首临江仙无疑肯定了丁玲在左翼文学中的地位。丁玲的一生是波澜壮阔的。在1933年5月被国民党特务绑架以后拘禁在南京。1936年9月被共产党营救出狱,11月到达保安县。同年10月我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场胜利结束。11月22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革命根据地第一个文艺协会组织,即中国文艺协会,丁玲任“中国文艺协会”主任,从此丁玲积极投身抗日救亡工作。本文即以丁玲36年到42年间的两篇小说和三篇散文为例,探索丁玲在此期间创作的风格和叙事方式。

一、作品内容多为战争题材及语言的严肃性

《一颗未出膛的枪弹》创作于1937年6月,此时的中国正处于西安事变后不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夕,作品背景为日军入侵东三省,可蒋介石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调张学良的东北军入关剿共。故事描写的是一个受伤掉队的小红军被红军老大娘所收留,当一个连的东北军把小红军抓住要枪毙他的时候,小红军说:连长,还是留着一颗枪弹吧,留着去打日本,你可以用刀杀掉我,连长再也忍不

...
显示全文

“壁上红旗飘落照,西风漫卷孤城,保安人物一时新,洞中开宴会,招待出牢人。纤笔一支谁与似,三千毛瑟精兵,阵图开向陇山东,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将军。”毛泽东的一首临江仙无疑肯定了丁玲在左翼文学中的地位。丁玲的一生是波澜壮阔的。在1933年5月被国民党特务绑架以后拘禁在南京。1936年9月被共产党营救出狱,11月到达保安县。同年10月我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场胜利结束。11月22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革命根据地第一个文艺协会组织,即中国文艺协会,丁玲任“中国文艺协会”主任,从此丁玲积极投身抗日救亡工作。本文即以丁玲36年到42年间的两篇小说和三篇散文为例,探索丁玲在此期间创作的风格和叙事方式。

一、作品内容多为战争题材及语言的严肃性

《一颗未出膛的枪弹》创作于1937年6月,此时的中国正处于西安事变后不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前夕,作品背景为日军入侵东三省,可蒋介石坚持“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调张学良的东北军入关剿共。故事描写的是一个受伤掉队的小红军被红军老大娘所收留,当一个连的东北军把小红军抓住要枪毙他的时候,小红军说:连长,还是留着一颗枪弹吧,留着去打日本,你可以用刀杀掉我,连长再也忍不住了,大喊道:还有人要杀他吗?大家的良心在哪里?日本人占了我们的家乡,我们不去报仇却老在这里杀中国人,谁还要杀他吗,先杀了我吧......13岁的小红军就这样用爱国之心感化了一个连的具有爱国心的东北兵。

因为当时正处于交战,所以小说的氛围显得肃杀严肃。因为长期处在斗争的第一线,尽管不需要上阵与敌人拼杀,文中也没有直接描写战争,但是字里行间仍然可以读得出战争的残酷与无情。总是让我有意无意地联想到鲁迅的语言风格为,这种残酷并不是作家的有意渲染,而是因为战争没有胜利者,只有失败者!长期的第一线的战斗素材锤炼了丁玲抗日文学的内容与犀利明快语言风格。

二、叙事前奏较长,叙事较慢

丁玲的作品只要看过的人都会有同样的感觉,那就是前奏较长,叙事较慢。以《彭德怀速写》和《风雨中忆萧红》为例。

《彭德怀速写》写于1936年12月,是丁玲到达陕北后的第一篇作品。文章大概到了三分之一左右才写到彭德怀,而《风雨中忆萧红》则写于1942年4月是写于萧红逝世3个月之后,文章几乎是到了二分之一的时候才写到萧红。可是细读之下就会发现丁玲的用心良苦。

《彭德怀速写》中写彭德怀,但是并没有写彭德怀最擅长的打仗,可是这个方面又不得不写。所以作者在文章的第一和第二段通过一个青年政治委员的话从侧面对彭德怀用兵如神,治军严明进行了描写,“我们是怕他的,但我们更爱他。”之后丁玲描写了彭德怀同志的艰苦朴素以及与同志和与老乡是如何交往的。“因为他对工作的要求是严格的,虽说在生活上马马虎虎,不过这些受了严厉批评的同志却会更爱他。”寥寥五百字左右居然就不动声色的写了彭德怀同志的工作方式、工作能力、生活作风、生活交往一一写到,使人不得不惊叹丁玲的文学能力。

《风雨中忆萧红》中虽在二分之一看似无关的话后才看到作者回忆与萧红的第一次见面,可是第二遍再读的时候就会发现这些都是丁玲的伏笔。比如第一段写风雨将作者困在窑洞里,就是为了引出“即使是很小的风雨或浪潮,都更能显出百物的凋谢和生长、丑陋或美丽。结合萧红的一生,我们就可以知道,萧红的一生并不顺利,是漂泊无依的一生,但同时也是富有创造力的一生。几乎十年不到的创作时间,萧红为我们留下了大量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这样的人生就是一场风雨,活着的时候是“山雨欲来风满楼”,而且并不是暴雨,而是持续不断的雨,使萧红的一生充满着悲剧色彩,可是当她逝世以后,她的文学才华就会像雨后的彩虹一样大放光彩。

丁玲与萧红见面时间不长,相交也不是很多,她也就没有那么多值得怀念的东西可以写,可是没什么交集不代表就没有感情,往往最深的感情是因为交往时间不长。也正如她自己在文章中说的:然而现在想来,我们谈的是那么的少啊!我们似乎没有一次谈到过自己...像这样的能无妨嫌、无拘束、不需警惕的谈话的对手是太少了啊!我们可以想想,在那时候的女作家里,除了国统区的张爱玲,解放区的女作家中与丁玲年龄相仿,才华相近的,除了丁玲一还有谁呢?

第二段丁玲也含蓄地表达了她对丁玲一生的概括:人的伟大不是能乘风而起,青云直上,也不只是抵抗横逆之来,而是能在阴霾的气压下,打开局面,指示光明。这句话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说萧红,这句话如果不了解萧红的一生是无法明白这句话的隐语的。丁玲的表达就是这样隐晦。在一个下雨的早晨,压抑的心情使她烦乱,使她想起了三个月前亡故的好友,不,应该是知己。那个时代最具才华的两个女作家之间比说话投缘更多的我想应该是惺惺相惜,那种痛失知己的心情也许是我们无法体会的。之后作者在写完冯雪峰后才提起萧红,也是别有用意的。曾经有人问在延安的丁玲最怀念谁,丁玲说,最纪念也频,最怀念雪峰。是啊,这两个男人是丁玲挚爱的男人,可是毕竟是男人,那女性的话题丁玲又向谁倾诉呢?说萧红是丁玲同性中的知己我想也并不为过吧。

在用三分之一的篇幅回忆完萧红之后,作者表达了在革命的道路上丧失了一个真实的朋友的悲痛,同时也流露出萧红死后,她的作品便会由世人随意曲解玩弄,这是她的知己丁玲所不愿意看到的呀。在文章的最后丁玲表达了一个无产阶级知识分子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呐喊,她疾呼到:我的工作已经够消磨我的一生,何况再加上你们的屈死和你们未完成的事业。但我一定可以支持下去的。我将压榨我生命所有的余剩,为着你们的安慰和光荣,你们是受苦难的劳动者,你们的理想就是真理。明天将有一个晴天,我为着明天的胜利而微笑。这篇文章本为怀念亡友,但它并没有停留在这里,我们还听到了一个时刻准备着战斗的战士决心为全体劳动者奉献的决心与勇气。

三、女性意识较强,女性视角揭露社会问题

以《我在霞村的时候》为例,文章写于1941年初,此时日军已经侵华多年,无数的中华儿女为了民族大业舍身忘死,前赴后继。他们有正面与敌人浴血奋战的,有在后方支援后勤的,还有在敌人的身边刺探情报的。而这些情报人员因为情报需要不能和身边的人讲而被周围的人误解,这是一个“广泛深刻的社会问题”,这篇故事描写的是地下情报人员贞贞不仅受着日军肉体上的摧残,还受乡亲们灵魂上的侮辱,作者以女性视角为我们写出了这篇特殊题材的文章。作者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揭露了这一鲜为人关注的社会问题,言辞中透露出对贞贞的同情与赞美。

无独有偶,写于1942年的《三八节有感》也是一篇女权主义的檄文。作品先是历数了妇女所受的歧视,言辞犀利地提出了社会性问题:“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年代才不被重视,不需要特别的提出呢?女同志的结婚永远使人注意,而不会使人满意的。后又呼吁大家尊重女性,“我自己是女人,我会比别人更懂得女人的痛苦,她们不会是超时代的,我更希望男子们尤其是有地位的男子,和女人本身都把这些女人的过错看得与社会有联系些。少空发议论,多谈实际问题。最后又对女性自身修身提出了四点建议。丁玲的一篇文章总是会在主要内容之外说一些弦外之音,这是其看问题的全面与文章构思巧妙之处所在,这样全面的对待问题才会使自己的文章不落俗套。

这两篇文章都是以女性视角对待社会上的女性问题,自新文学诞生以来,女性文学与女性问题一直不被社会所认真对待,一直处在缺失的位置。而强烈的作家使命感使丁玲从女性的角度出发,剖析女性问题,慢慢填补了女性文学的空白,为现代文学中的女性文学填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丁玲的叙事风格在这一阶段逐渐走向成熟,这六年是丁玲的风格从不稳定走向定型,从幼稚走向成熟,彻底完成了由一个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向无产阶级文学战士的转变的六年。正如她自己在《风雨中忆萧红》中所说:延安虽不够作为一个写作的百年长计之处,然而抗战中,的确可以使一个人少顾虑于日常琐碎,而策划于较远大的。第一线的斗争不仅给予了丁玲丰富的素材与浩瀚的创作空间,而且给了她一笔一生的财富。她在这一阶段“抗战文学”和“女性文学”题材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叙事也娓娓道来,处处埋下伏笔,语言逐渐犀利果决,这是完全不同于《梦珂》和《莎菲女士的日记》的时代,也是完全不同于《杜晚香》和《在严寒的日子里》的时代,这是一个属于抗战的时代,这是一个丁玲在文学的天地里自由翱翔的时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丁玲代表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