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深深处 自深深处 8.7分

De Profundis —— 这是我的心里话,如果你想知道的话

西柚
2018-03-10 22:20:26

今天要介绍一本我读了半年的书,是来自王尔德的一封长信。

作为一本书来说,他的字数不算多,但用词考究,且多有长句,因此我反反复复才终于读完。

童年记忆里的王尔德关于《快乐王子》,掉队的小燕子替善良的王子把它的眼睛送给需要的人,失去了装饰的王子被人们抛弃,而没来得及飞向温暖的埃及的小燕子,则死在它的脚下。

长大后看他写的话剧,最喜欢的是《认真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讲两个要搞事情的年轻人,捏造了姓名去接近心爱的女孩,其间嬉笑怒骂误会重重,最终解开误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家世卓越且颇具才华的王尔德,因为优秀的作品而获得大家的赞叹,事业蒸蒸日上,家庭也状似美满。

直到1895年,41岁的他,遭到昆斯贝理侯爵的指控,缘由是他与伯爵的儿子道格拉斯交往过密

自此,王尔德身败名裂,且因“有伤风化”而被判入狱

...
显示全文

今天要介绍一本我读了半年的书,是来自王尔德的一封长信。

作为一本书来说,他的字数不算多,但用词考究,且多有长句,因此我反反复复才终于读完。

童年记忆里的王尔德关于《快乐王子》,掉队的小燕子替善良的王子把它的眼睛送给需要的人,失去了装饰的王子被人们抛弃,而没来得及飞向温暖的埃及的小燕子,则死在它的脚下。

长大后看他写的话剧,最喜欢的是《认真的重要性》(《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讲两个要搞事情的年轻人,捏造了姓名去接近心爱的女孩,其间嬉笑怒骂误会重重,最终解开误会,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

家世卓越且颇具才华的王尔德,因为优秀的作品而获得大家的赞叹,事业蒸蒸日上,家庭也状似美满。

直到1895年,41岁的他,遭到昆斯贝理侯爵的指控,缘由是他与伯爵的儿子道格拉斯交往过密

自此,王尔德身败名裂,且因“有伤风化”而被判入狱。

王尔德与道格拉斯

入狱2年后,他获准写作,于是他为恋人道格拉斯写下了一篇长信,这封长信最终被以《De Profundis》的名字出版(拉丁语,意为“从深处”)。

信中他表达了对道格拉斯背叛的愤怒,他对他的感情、金钱挥霍无度,并且背叛了他,使他入狱,他认为自己仿佛一个被任性的道格拉斯丢弃的玩具:

如果一个孩子得到了一件玩具,而他的小脑袋还理解不了那玩具多么有意思,半睡半醒的眼睛也看不出那玩具多么美丽,那么这孩子若是固执任性的,他便会打碎那玩具,他若是无精打采的,便会任其掉在地上,自己转身去找别的玩伴。你也是这样。你攫取了我的生活却不知如何与之共处,你根本就不可能知道,我本人生活的精彩和美丽不是你能把握的。你本可以放手让它从指尖滑落,转身去找你的玩伴,但不幸的是你任性随意地将它击碎了。

也因为被丢弃以及自己的软弱而感到大失颜面 :

怂恿我、逼迫我向社会求助,这是许多事情中的一件,使我如此看你不起,也使我因为迁就你而如此看自己不起。

在狱中的他仍坚持写作,虽然再写不出曾经以唯美、幽默著称的文章,但他仍期盼着自己的才华可以使旁观者们闭嘴:

只消再出哪怕一部好作品,我就能挡掉恶意攻击者的明枪,胆小鬼的嘲讽的暗箭,把侮蔑的舌头连根拔掉。如果生活还要令我为难,目前肯定是这样。那我同样要叫生活为难。

狱中生活使他对生活的本质有了新的看法,他希望可以重归自然的怀抱,重新获得过去曾属于他的友善与爱:

我希望至少能和我的朋友们住上一个月,有他们的友爱相伴,我能赢得康健、安宁和平和,我的心能少受困扰,我的心情能变得更加恬美。
我们自诩身处注重实用的年代,却不知晓任何一件事物的用途。我们已经忘了水是可以涤荡污垢的,火是可以洁净邪毒的,大地是所有人的母亲。结果,我们的艺术创作就成了月亮和阴影的游戏,而希腊艺术是直面世间万物的太阳的艺术。我确实感觉到大自然有净化人的力量,我想回到大自然中去,与风雨火土共生存。

但最重要的是,入狱2年的他没有获得来自道格拉斯的任何关心与问候,却仍想着可以与他重修于好,信中他计划着他们的相遇(狱中的他大概有很多时间来模拟这场见面)

在一个月将过,当六月的玫瑰开得如痴如狂时,要是我觉得行的话,会通过罗比安排,在国外找个宁静的小城同你见面,像布鲁日这样的地方,那里青灰的房子和碧绿的运河,以及凉爽寂静的小街,都令我心动,几年前的事了。

为了避免他再次音讯全无,他甚至详细的说明了该如何回复这封信。

至于你对这封信的回复,或长或短随你定。信封可写上“雷丁监狱狱长收”。里面再套个信封,别封上,用来放你给我的信。如果信纸薄,就别两面写,否则别人不好读。我给你写信毫无顾忌,你同样也可以这样给我写信。我必须从你那里知道的是,自从前年八月到现在,你为什么都不想法给我写封信。特别是后来,去年五月,距今是十一个月了,你知道了,也向别人承认你知道,自己让我吃了多少苦,而我也多么清楚这一点。我一个月又一个月地等着你的信。即便我不在等你的信,而是将你拒于门外,你也该记得,谁大概都无法永远将爱拒于门外的。

De Profundis,那么骄傲又那么卑贱的自白。

他用各种譬喻痛斥道格拉斯的任性妄为,他教他回忆发生在他们之间的事情,包括他是如何奢侈的消费(用的全是自己的钱),如何在他病时对他不闻不问,他想就此间种种辩个对错,却又打算无条件的原谅他(“对你自己,我最后仅再说一件事,不要害怕过去。如果人们告诉你过去无法挽回,不要相信他们”)。

哪怕他身陷囹吾,身败名裂。

但故事没有好结局。

出狱后王尔德选择放弃妻儿,与道格拉斯重归如好,但3个月后,他们就分手了。

3年后,46岁的王尔德因病去世,葬在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公墓。

合上书,故事到此结束。想来王尔德纵然才气纵横,落到了狂热的爱里,最终也不过凄凉收场。但大概也没什么好唏嘘的,有人盼细水长流现世安稳的情感,也有人盼开天辟地般轰轰烈烈的爱情。杨过和小龙女的是爱,温仪和碧蛇郎君的也是爱。

重要的是,这么真真切切爱过一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自深深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自深深处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