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3分

大悲大苦,向死而生

褰裳涉芸
2018-03-10 19:53:04

所谓悲苦,或来自人性,或来自时代。

骄纵二字,生而为一体,天之骄子,纵情傲物,人之常情。是以福贵的爹败了一半家产,福贵把另一半全部败光。彼时的他还是个少爷,骑着妓女大摇大摆地向岳父请安,不过一年光景,路过岳父的米铺,连头也不敢抬。世事无常,人性作祟。

同样,也是人性,最风流的浪子可以变成为妻子一心一意的农民;杀子之仇可化为最危困时的帮助;已经下定决心送出去的女儿在临走前一刻可以被紧紧背着带回穷困的家;急救室里救子救母,可以掷地有声地说救母!

发生在四五十年代的故事,注定是悲剧的故事。野夫的《乡关何处》中有一篇名为《大伯的革命与爱情》的文章,“革命”与“爱情”,一个时代激进的新词,一个传统梦幻的旧词,彼此不同,亦不相溶,更无法求以得兼。这就是时代与人性的冲突,这就是时代造成苦难的原因。

《双城记》中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书中的年代赋予人们的,除了美好的人性,还有愚昧,还有无知。两个最好的孩子,死于是。一个是抽血抽死的,一个是发烧撑死的,多可笑的死法,偏偏真真实实地发生了,这是两个死于时代的孩子,死于阶级的孩子。有国就有阶级,阶级所犯的错,除了百

...
显示全文

所谓悲苦,或来自人性,或来自时代。

骄纵二字,生而为一体,天之骄子,纵情傲物,人之常情。是以福贵的爹败了一半家产,福贵把另一半全部败光。彼时的他还是个少爷,骑着妓女大摇大摆地向岳父请安,不过一年光景,路过岳父的米铺,连头也不敢抬。世事无常,人性作祟。

同样,也是人性,最风流的浪子可以变成为妻子一心一意的农民;杀子之仇可化为最危困时的帮助;已经下定决心送出去的女儿在临走前一刻可以被紧紧背着带回穷困的家;急救室里救子救母,可以掷地有声地说救母!

发生在四五十年代的故事,注定是悲剧的故事。野夫的《乡关何处》中有一篇名为《大伯的革命与爱情》的文章,“革命”与“爱情”,一个时代激进的新词,一个传统梦幻的旧词,彼此不同,亦不相溶,更无法求以得兼。这就是时代与人性的冲突,这就是时代造成苦难的原因。

《双城记》中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书中的年代赋予人们的,除了美好的人性,还有愚昧,还有无知。两个最好的孩子,死于是。一个是抽血抽死的,一个是发烧撑死的,多可笑的死法,偏偏真真实实地发生了,这是两个死于时代的孩子,死于阶级的孩子。有国就有阶级,阶级所犯的错,除了百姓,无人承担。

有人说:“生而为人,我之不幸。”然而,正是生而为人,让我们有直面死亡的勇气,让我们有度一切苦厄的坚忍,让我们在无尽的绝望中看到希望,让我们在时代汹涌的浪潮里乘风破浪。

所以,福贵活着。

死,有三种死。第一种,心死;第二种,肉身死;第三种,当他被世上最后一个人遗忘,那才是真正的死亡。

所以,那些已死的人也活着。

所有的哲学家都在思考“死”,所有的文学家都在探究“活”。

史铁生说:“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考虑到这一点,剩下的就是如何活着。”

这里的活,可以是苟且的活着,可以是痛苦的活着,可以是乐观的活着,当然,最好是,幸福的活着。不过那都没有关系。只要每一次呼吸都清晰可闻,只要每一次心跳都铿然有声,那就是活着。

像史铁生平静地写下病隙碎笔一样,福贵平静地把他大悲大哭的人生向我们娓娓道来,这种历经人生的一切劫难而获得的平静足以让每个人潸然泪下。那是一片生活幸福的人所不敢想象也永远无法企及的平静,红尘过尽,悲喜散去。就像所有欲得道升天的高人必先往红尘中走一遭,七情六欲,悲欢离合,经历了死,方能得生。于是炼就无坚不摧的心,平静地接受一切苦厄。

这或许就是,大悲大哭,历死而活,向死而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