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帛逸
2018-03-10 19:29:48

我不想谈余华的文笔,也没资格谈。如他所说,他只是让故事顺其自然地发展而已,结局如何他也无法把控。所以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全程都提着心吊着胆,我害怕故事像《活着》那样发展,直到最后一个标点符号才把心放下,长吁一口气。

许三观是个单纯老实的男人。按照故事走向,姑且将他去上海路程中多次的卖血算作一次。他的一生大体卖了六次血。

第一次,他听村里人说能卖血才能证明身体健康,于是他去了。用卖血换来的八角三分钱娶了许玉兰“你吃了我八角三分钱,你就要嫁给我”,就是这么简单。简单的开始,简单的一辈子的不离不弃。

第二次是为了给不是他亲生的儿子一乐还债。知道他最喜欢的大儿子一乐是别人的儿子时,他说“一乐不是我的种,闯了祸找何小勇去”“我不是他亲爹”“抄家别把我的东西抄走,其他的随便”,转头去医院卖了血,还了债,保了家。

第三次卖血给林芬芳买了吃的,剩下的给三个孩子和许玉兰还有他自己做了衣服。

第四次卖血发生在历经人民公社化、水灾、荒年后,一家人每天只能喝两顿越来越稀的玉米粥。许玉兰在许三观生日那天特地将粥煮得比平时稠些还放了白糖,

...
显示全文

我不想谈余华的文笔,也没资格谈。如他所说,他只是让故事顺其自然地发展而已,结局如何他也无法把控。所以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全程都提着心吊着胆,我害怕故事像《活着》那样发展,直到最后一个标点符号才把心放下,长吁一口气。

许三观是个单纯老实的男人。按照故事走向,姑且将他去上海路程中多次的卖血算作一次。他的一生大体卖了六次血。

第一次,他听村里人说能卖血才能证明身体健康,于是他去了。用卖血换来的八角三分钱娶了许玉兰“你吃了我八角三分钱,你就要嫁给我”,就是这么简单。简单的开始,简单的一辈子的不离不弃。

第二次是为了给不是他亲生的儿子一乐还债。知道他最喜欢的大儿子一乐是别人的儿子时,他说“一乐不是我的种,闯了祸找何小勇去”“我不是他亲爹”“抄家别把我的东西抄走,其他的随便”,转头去医院卖了血,还了债,保了家。

第三次卖血给林芬芳买了吃的,剩下的给三个孩子和许玉兰还有他自己做了衣服。

第四次卖血发生在历经人民公社化、水灾、荒年后,一家人每天只能喝两顿越来越稀的玉米粥。许玉兰在许三观生日那天特地将粥煮得比平时稠些还放了白糖,为许三观多煮的一碗粥却被许三观分给了三个儿子。许三观知道儿子们饿,知道他们想吃顿好的,去卖了血,带他们去了胜利饭店。

第五次卖了血给一乐二乐下乡用。第六次去上海一路卖着血差点丧了命也是为了给一乐治病。

许三观用他自己的血保住了一家。

说许三观单纯是因为他要的不多,。即使知道一乐不是他亲生儿子也对他一视同仁,虽然一开始不愿意给他用自己卖血换来的钱,但是到后来他是真将一乐当自己亲生儿子来看待的。因为一乐把他当亲爹,所以他也把一乐当亲儿子。这是这么简单。许玉兰被批斗,他给她送吃的,帮她泡脚,为了不让儿子看不起亲娘,他把不该跟孩子说的自己的丑事也一并说了出来,他对许玉兰也是真好。

这一家人,经历过大风大浪,有拌嘴有吵架有出走有挨饿有受批,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对待彼此的真和爱让所有的故事都熠熠生辉。我甚至会在读到他们吵架的片段时情不自禁地笑出来,因为这本就是生活的原来面貌,柴米油盐酱醋茶。

余华没有写故事,他只是原封不动地把一个人的一生搬上了台面。也正以为余华有如此的本事,我不敢轻易看他的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