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党心中的《三生三世枕上书》

惜若清荷
2018-03-10 19:06:54
天命无缘,却结一段奇姻;枕上无书,竟成一本情谱。
                                     ---题记
东华是夜华人设的放大,凤九的执着让我对本书有很深的执念。第一遍读完时,我近乎都是愤怒与不满。当我惊觉自己入戏太深,才恍然明白这是一个单纯用笔牵引心神的世界。
与天地同生,映日月之辉,一席白衣或者一袭紫衫,太晨宫内安之若素,握的是道典佛经;太晨宫外器宇轩昂,握的是神剑苍何。曾经的天地共主,他所到之处,皆是众神的跪拜与敬仰。掌六界生死书平魔界叛乱定神界条律后虽避隐太晨宫,他却依然是四海八荒所共同瞻仰的不可侵犯。
一次东华早已遗忘的救命之恩,凤九却偏生情愫。再没有比喜欢上东华更容易之事,也再没有比得到东华的喜欢更困难之事。凤九初识东华,是他举手之劳的挥袖相助。然东华初知凤九,是将满腹心事都埋藏于心的、调皮、聪慧、美丽、娇俏的青丘帝姬。这个初知,竟然足足比凤九晚了两千年。
天命石上的缘浅,怕就是由这初印象的




...
显示全文
天命无缘,却结一段奇姻;枕上无书,竟成一本情谱。
                                     ---题记
东华是夜华人设的放大,凤九的执着让我对本书有很深的执念。第一遍读完时,我近乎都是愤怒与不满。当我惊觉自己入戏太深,才恍然明白这是一个单纯用笔牵引心神的世界。
与天地同生,映日月之辉,一席白衣或者一袭紫衫,太晨宫内安之若素,握的是道典佛经;太晨宫外器宇轩昂,握的是神剑苍何。曾经的天地共主,他所到之处,皆是众神的跪拜与敬仰。掌六界生死书平魔界叛乱定神界条律后虽避隐太晨宫,他却依然是四海八荒所共同瞻仰的不可侵犯。
一次东华早已遗忘的救命之恩,凤九却偏生情愫。再没有比喜欢上东华更容易之事,也再没有比得到东华的喜欢更困难之事。凤九初识东华,是他举手之劳的挥袖相助。然东华初知凤九,是将满腹心事都埋藏于心的、调皮、聪慧、美丽、娇俏的青丘帝姬。这个初知,竟然足足比凤九晚了两千年。
天命石上的缘浅,怕就是由这初印象的不平等推动的吧。
因着“报恩”二字,凤九四百年为奴为婢,可却终未能得见帝君一面。莲池现原形为帝君当浩劫,于东华眼中只是微微错愕,但是于凤九却是放弃帝姬的身份、放弃家人、放弃皮毛,只为成为他眼中不一样的亮色。朝夕相伴,哪怕是以他眼中宠物的身份也甘之如饴。
因姬蘅的妒忌,她被帝君冤枉被咬得遍体鳞伤,再加上一场不明不白的大婚,凤九真是被伤得厉害。
醒来时方悟透了无缘莫强求的悲哀。她欲放下。
无奈报恩未果。东华调伏妙义慧明镜沉睡百年,其影子下凡历劫,凤九便让自己的影子下凡寻他,一路护他。她的初衷是若能助帝君在凡间得到他想要的,便算是报了恩,之后两人再无瓜葛。
凤九对司命说:心伤这个东西,时间长了,自然就淡了。我从前不信你,此时却觉得你说得对。届时凡界相见,不过报恩二字。或许终有一日,我与他能在天庭相见,可能是在个什么宴会上,他是难得赴宴的尊神,我是青丘的凤九,而我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个初见的小帝姬,我同他的前缘,不过就是我曾经那样喜欢过他,而他从不知道罢了。
如她所愿,于是阿兰若不爱翩然出尘的陌师傅,只对沉晔一人倾尽心力,无怨无悔守着沉晔。所以后来,阿兰若冤死换来沉晔的不甘心,故而有了阿兰若梦境。
故事再转回瑶池初遇,这其实是只属于帝君一个人的初遇。东华生了些许兴致,高高在上惯了的帝君说话口不饶人,做事更是缜密利落。轮番机缘凑巧,帝君动了心,所以才会吃燕池悟的醋,会私心用仙法作弊会与燕池悟耍无奈只为近水楼台先得月。
只叹二人,一个太太憋得住,亦可以这样说,天地初开至今未曾动过情,不懂该如何表达情意;至于另一个饱经情路坎坷,追思千年后的机会却还是渺茫至斯,早已不敢痴心妄想。
即便东华的霸道与占有欲常如影随形,凤九也全部能够自作聪明一一误解。东华爱的是姬蘅,这个想法从前跑进过凤九脑海里,便直至文末都还未消散。
这一点和姑姑白浅的角色塑造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夜华从来不知道素锦的“素”是哪个“素”,“锦”又是哪个“锦”,但是白浅当素素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替代品,等成了上神白浅回忆往事竟然还能觉得自己是素锦的替代品(所以没有恢复记忆时夜华做的那些感人肺腑的譬如神芝草譬如断臂譬如将全部修为都渡给墨渊,在恢复记忆的白浅眼中就只是补偿只是歉疚???)。。。长江后浪推前浪,凤九的傻比之更甚!
下凡历劫时,凤九欠了青缇一条命,所以要用频婆果为他塑仙身,她没说出实情,才有了之后东华的追悔莫及,竟因为不合时宜的“吃醋”而将她逼入了痛心疾首的境地。枕上书第一部就是讲凤九为了盗得频婆果只身进入阿兰若梦境,东华在知晓了对凤九的情谊之后再知凤九曾经为了追逐他而再三犯傻的种种过往,这石头做的心肠也只能全化作绕指柔。
喜欢他的那句“他活了这么长的岁月,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凤九未必是他见过最美貌的一个,但缘分就是这样奇怪,那些美人长什么样,他印象中虚无得很,唯有她,或浅笑或皱眉或难堪,连她做鬼脸他都能记在心上,回忆起每一副样子来都是清清楚楚的。连宋说,她是当年那只小狐狸,她是,那很好,就算她不是,他也未必在意。”。东华的爱与他天地共主的身份一般干脆明亮,他毫不犹豫卸下全部神力,甚至交代了遗言便奋不顾身进入阿兰若梦境。
可惜在梦境中还是造化弄人,东华再次错认凤九。当真是阴差阳错,梦境里东华化身息泽,他以为凤九的魂魄在橘若(阿兰若恶毒姐姐)胎中,万万没想到凤九成了阿兰若,苏陌叶为了追寻爱徒阿兰若逝世的真相也未向帝君道明一切。
凤九被加害,于九曲笼中身受酷刑,恍然回顾往昔,每一次身受重伤,都得自己一个人痛苦承受、艰辛挨过。沉晔在她以为即将元神俱散时救下她,但又弃她于半路。九死一生后回来,她看到的是息泽小心翼翼为橘若包扎伤口,一时大恸。
夜谈时,她嚎啕大哭近乎心如死灰,她说:“虽然我也不是那么娇气,遇到危险时没有人救我我就活不下来,但我希望遇到一个我有危险就会来救我的人,救了我不会把我随手抛下的人,我痛的时候会安慰我的人。”
哀莫大于心死,树叶之隔,我想东华肯定是神色凝重身形不稳。当于黑暗中知道凤九的委屈与落寞,他的心里一定也是闷到心疼,是啊,每一次凤九需要人依靠的时候,东华都在凤九的眼前将温暖给了别人。以前东华未动情所以可以不介怀这桩子事,而今他知道自己满心满眼都是小狐狸,却还是这般糊涂,我想这便是属于东华罕见的无力感吧。
活泼灵动的青丘小帝姬凤九,悲惨境遇却总是一次一次来袭,她只好一次又一次放低姿态降低要求。昏睡间,东华似问她又似扪心自问:“你对你喜欢的那个人很失望吧”,衣袂飘然留给四海八荒的全是清逸卓然,但此刻也只能一个人饱尝沧桑与颓败!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知道凤九那么多心酸后的帝君肯定了要娶凤九为帝后的心意。“为什么千万人之中,独独喜欢了凤九呢?”帝君式专属答案是:“因为我眼光好。”东华淡声道:“天命说有缘如何,无缘又如何,本君不曾惧怕过天命,也无须天命施舍。”近乎万能的远古神祗,睥睨众生,即便桀骜,那风采也是四海八荒再难寻的举世唯一。
读到这样的帝君,才稍微觉得凤九的深情不悔有了那么一点值得的曙光。
帝君虽晓得了凤九的心如死灰,仍然是执着地把她护在身旁绑在心上。阿兰若梦境出来后,他用丹药修改了凤九的记忆,连宋劝阻,他一句:天命说我们无缘,她醒来定然恨我,我赌不起。一句话堪堪道尽亘古的苍凉。
方法是不对,但是又的的确确不敢赌,不敢再轻易冒险,只能将她紧紧拽在身旁,这般用心也只是为了守护他们之间那微乎其微的可能。
很久以后,东华向凤九求婚。
凤九:“你不怕未来我拉低你儿子的智商吗?”
东华:“担心,不过我算了下,就算被你拉低了,他还是会高于平均水平。”
凤九:“…善意地说句假话你会死吗?一天不奚落我你会死吗?”
东华:“不会。”
凤九:“那…”
东华:“但会睡不着。”
凤九:“…”
本书最动人心弦的是藏剑之礼。两个人终于能正常点谈情说爱花前月下琴瑟和鸣,东华紫衣执剑,一招就解决了来挑衅的聂初寅。兵藏之礼,夫妻身份宣然大白于四海八荒。凤九微甜的苦恼之际,东华敛去一身的绝代风华,谦逊地向白止帝君请婚,忧愁烟消云散,东华携凤九来到了碧海苍灵。
随便来两段对话感受下他们的浓情蜜意。
1“东华,我疼,说句好听话哄我。”
“你想听什么好听话?”
“说你喜欢我。”
“我爱你。”
2 凤九:“帝君,你是不是吃错药了,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东华:“我以前吃错药了。”
3见帝君并不回答,只是挑了挑眉,她傻了一会儿,将脸扭向一边一脸克制:“你别挑眉,你一挑眉我就有点,就有点……”
帝君好奇地继续挑眉:“就有点儿什么?”
她脸颊绯红,憋了好久才憋出来:“忍……忍不住想亲亲你。”
就见帝君靠过来,声音低沉道:“给你亲。”
她有点儿扭捏:“大白天不太好意思……”
帝君鼓励她:“不要紧,全碧海苍灵只有我们两个人。”
她抿着嘴想了又想,端端正正地捧着帝君的脸就亲了上去……
这真的是二人最最温馨甜蜜的时光,会因一句无心的“我们家”就波动心弦,会为了家中日后的菜园风光就畅谈欢笑,一曲让心漏掉一拍的箜篌,以及百鸟之前的蹁跹舞姿,惊鸿间顾盼生辉,眼帘中尽是悸动与温存,若时光能凝滞,这是只属于两人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回去后是婚宴。奢华与轰动并存,只可惜姬蘅再次从中作梗,秋水毒发,她想用大婚之日的死来赌一份东华的垂怜。但是真正让东华为之所动的只有那个原先出生入死的麾下兄弟孟昊神君的琉璃牌。姬蘅妄想用这个换东华休妻一诺,东华怒极,“我会解你毒,送你返回族中,然后再也不想看见你”。
为了给婚礼一个交代,他特意写了两封信交给燕池悟,尽心思虑凤九的所有可能遇上的尴尬境地,却不料燕池悟半路遇到宿敌恶战几场后被山神救去昏睡了数月。
东华晓得信未送达,也是心焦万分,忙动身想赶往青丘,却感知天地浩劫将至,妙义明慧镜恰恰挑此时崩塌,帝君刚刚引姬蘅的秋水毒到自己身上,他如果将妙义明慧镜彻底净化则会立时沉睡数十万年,但是他却走了另一条路,他选择调伏妙义明慧镜,代价是两百年后仙身会彻底羽化,因为他害怕数十万沧海桑田再也见不到凤九了,所以他宁愿要这恩爱不移的两百年。
彼时婚宴繁闹,但是凤九等啊等,她等到的是万籁俱寂,最终陪伴她的是孤寂落寞。她努力过,她想她给了他足够的时间,只要他能赶来,无论他说什么她都相信。可先爱的人总是卑微。从今往后,这段路,她要一个人走了。 她很累了,也不想要他了。
于是她隐匿了踪迹下凡,她以为姬蘅用生命换走了东华的选择,键盘敲到这里,我好像有点改观了,很难说凤九的心中藏着一份如何巨大的悲怆和苍凉,她才如此卑微如此相信自己被抛弃的“现况”。但是即便如此,她的爱还是只增不减啊,她央求折颜上神为她隐瞒了怀孕的事情,于是在无人熟知的凡尘,她生下了白滚滚,承袭东华的潇洒倜傥与凤九颠倒众生的魅惑容颜,白滚滚自幼聪慧过人。
两百年,百转千回,凤九依然守着那份重复心上N次的“我放弃了”,她觉得不见不想不提不扯动过往就是忘记,但是当重霖一字一句敲进心扉处,“今日小臣所说所做,其实条条都违了帝君的令,也不在意这一条了。帝君说当初赠给殿下的天罡罩将随他羽化而湮灭,怕不能再护着你,将这枚琉璃戒留给殿下,此戒乃帝君拿他的半心做成,即便他不在了也不会消失,会永远护着殿下。”她整个人已经完全炸裂开,她恨天命石所定的缘薄,她悔那个时候没听一句解释就决绝地逃得无影无踪,东华动用私权尘封瑶池,迫她一见,遗言句句震撼人心,琉璃戒指血染芳华,只因她说过若要求得她的原谅,便只能挖心为证,九天泪空剩凄厉。
当凤九想要同赴羽化之劫时,她方明白情之一物,动之不易,放之更是千难万难。千年执念,换作旁人,或许没有她敢委身接近的勇气,即便有这份勇气,或许没有她几度徘徊于生死边缘的魄力,即便有这份魄力,或许没有她千锤百炼后难能可贵的坚守。
让东华动心的可能只是夜华白浅大婚之时她的憨态可掬,可能只是瑶池边上相亲时巧笑倩兮的墨发女神,而让他宁违抗天命也要捍卫这份感情的则是千年来冰川中凤九撞出的火焰,为婢算一次,舍命红狐算一次,一直都是东华眼中不一样的风采。
所以从他心动那刹,他待凤九就是不同的。所以他在乎的除了苍生就只有小白一人。霸道冷酷,言不尽的风流万千,可是作者偏要他肩负天地使命,当他临死之际,凤九抽咽着请求:“握住我的手,一定要永远握着”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流泪。
第二部的场景温暖居多,我便更害怕悲伤的结局,十里桃花中夜华终于还是回来,他们之间重重误会好歹不是一面之后的永世隔离,枕上书上,东华与凤九的千年痴缠幸亏也不是最后一幕的同赴消亡,墨渊夜华白浅折颜上神勉强救下了他们。
最后一幕是东华看了白滚滚只消一眼,便十分自豪地说“白滚滚,我是你父亲。”
可能是心情已经七上八下太多次,这样的结局就当是十里桃花的雷同又怎样,我已然觉得万分的窝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生三世 枕上书·终篇的更多书评

推荐三生三世 枕上书·终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