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 上古 7.6分

上古

惜若清荷
2018-03-10 19:05:42
平生,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如此便可不负来岁今朝,不让灯花空老。

——星零

上古这本书是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仙侠古言,因为喜欢,所以无数次重温。无论是以电子书的方式、以逛贴吧的方式还是以听广播的方式,都能津津有味,紧接着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从中抽离。因为这本书便非常喜欢星零,她一定是个胸中有丘壑的姑娘,书中所塑的世界十分的宏大古朴。一种苍茫悠远的气息笼罩着整个故事,对爱情的塑造尤其是亮色,对人物的塑造更是足见作者笔墨所到之处的深厚文字功底。又或者与文字无关,更让人惊叹的是一种世界观刻画上的极尽大气与苍茫,在诸多小说里面真是鲜少见到。

 

上古界暗恋篇

十三万年,对于这些真神来讲,或许也不过尔尔。

彼时,上古是个肆意风流、没心没肺的。于情之一事,更是难见的反应迟钝。

就是在这样的彼时,白玦甘愿止步于桃林遥望她千万载。或许他从来没想过找上古一诉衷肠吧——我喜欢是我的事,与她无关,大概存了这么个不平白扰乱上古心神的想法,又或者是不够自信,若是被拒绝,那再见实在太尴尬,反正比起毫无把握的未来,倒不如好好享受当下的各自安好、交情笃深。
















...
显示全文
平生,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如此便可不负来岁今朝,不让灯花空老。

——星零

上古这本书是我迄今为止最喜欢的仙侠古言,因为喜欢,所以无数次重温。无论是以电子书的方式、以逛贴吧的方式还是以听广播的方式,都能津津有味,紧接着很长一段时间无法从中抽离。因为这本书便非常喜欢星零,她一定是个胸中有丘壑的姑娘,书中所塑的世界十分的宏大古朴。一种苍茫悠远的气息笼罩着整个故事,对爱情的塑造尤其是亮色,对人物的塑造更是足见作者笔墨所到之处的深厚文字功底。又或者与文字无关,更让人惊叹的是一种世界观刻画上的极尽大气与苍茫,在诸多小说里面真是鲜少见到。

 

上古界暗恋篇

十三万年,对于这些真神来讲,或许也不过尔尔。

彼时,上古是个肆意风流、没心没肺的。于情之一事,更是难见的反应迟钝。

就是在这样的彼时,白玦甘愿止步于桃林遥望她千万载。或许他从来没想过找上古一诉衷肠吧——我喜欢是我的事,与她无关,大概存了这么个不平白扰乱上古心神的想法,又或者是不够自信,若是被拒绝,那再见实在太尴尬,反正比起毫无把握的未来,倒不如好好享受当下的各自安好、交情笃深。

奇特的是他却似从不避讳让旁的人知道此心之所向,此情之所系。

以下场景当在白玦的万千岁月里重复了无数次吧——好在月弥实在是看不过去白玦这种过于憋得住的性子,于是本着撮合的心思拉着上古去听了回墙角。

白玦面前的仙娥说不准正是满心的羞羞答答,可冷不防一盆冷水浇下——我等了十三万年都未有个结果,你凭什么认为本君该为你五百年的妄念负责?(高傲是高傲了些,不过话语间的不屑倒是让人意外,看来清冷坦荡如白玦,也不见得是对这种默默守候的现状甘之如饴的。)

仙娥心中先是大惊,大惊之后便是大定,如果是朝圣殿那位,倒也端的是理所当然,毕竟那人举手投足间都是睥睨世间的绝代风华,且纵观整个上古界,也只此一位。

话说白玦只要不是对着上古,深情告白啥的信手拈来得就跟唠家常似的——我所钟情之人,无论她位列真神,抑或凡如尘土,于我而言,都毫无区别。我爱者,恋者,倾者,慕者,唯她而已。十三万年也好,三十万年也罢,我愿意在这桃渊林,一世相等。她未必是世间最好,却是我眼中独一无二,无可替代。上古知晓如何,不知晓又如何?她过她的日子,我候着守着便是。他若眷念苍生,我便为她守住轮回;她若看重世间生灵,我便为她护下三界,她若愿九州繁盛,我便为她荡涤八荒,她若想四海安宁,我便让这天下无垢。我所钟之人,名唤上古,只不过正好是这一界之主,三界真神罢了。
如此隐忍而情深,明明内心万千波涛翻涌却偏偏表现出来的就是一派轻描淡写的从容。正如他日日琢刻的木雕般,这人确实是个木头的性子无疑。若是没有月弥,那上古就很有可能要直到混沌之劫时才能从他痛苦的表情里窥见一二分他的心意吧。所以很感激月弥这个月老,让上古的凡心得以提前动了两三百年。(可惜月弥的妾有意,天启的痴心错付,终究是化为了亘古的遗憾。)于是,也让这个故事已有的或即将有的番外能多掺了些糖,两大真神谈恋爱,还都是那种打死不说出口的类型,想想都觉得搞笑又温情。

真神的脑回路和凡人都不太一样的,反正有大把的岁月供他们消磨。说起几十万年啥的估计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后古界养成记篇

以柏玄的身份抚养后池,吃穿用度无不是上古当年所用,极尽奢华之能事,加之古君上神为后池求了上神之尊,方才养育出了后池超然的气度。无声的陪伴,再次看着这个生命从幼小走向茁壮,这种更接近亲情的关系更多是作者在替白玦宣誓:自上古诞生之日到白玦陨落之时,白玦从未在上古的千万载生命里缺席过,哪怕片刻亦无。天启所败给的正是这种可怕的宣证,因为它存在,且跋扈地存在,是不容置喙的事实,是只能让其他的干扰俯首称臣的力量源泉。

后古界正大光明篇

借白玦的话来品味一下这段轰轰烈烈、酣畅淋漓的岁月——上古,你不知道,我有多庆幸,能以清穆的身份,曾经名正言顺地陪在你身边,光明正大地爱过你。至少,我千万年的生命,再也没有遗憾。不知岁月,无关风景。

那时上古只是清池宫的后池,对着这些年声名鹊起的清穆说:无论三界六道,九州八荒,只要我还在,就不会扔下你。
那时来历不详的清穆听了这话,心中萌生了源源不尽的暖意,笃定地回:好,后池,你要记住你今日所言。
隐藏在这番话之下的是更为浓厚的情意——我于北海而生,无牵无挂,孑然一行,后池,我就当你此诺为真,三界六道,九州八荒,我且陪你一试众生,但又何妨!

为避免后池为难,他选择历雷劫,哪怕粉身碎骨,只要全心全意,不平白受人恩惠,与白玦的瞻前顾后不一样,与白玦的悄声无息不一样,清穆要的爱毫无负担且轰轰烈烈,虽然他本人可能是意识不到这份轰动的。

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后,他在众仙面前向古君上神开口求娶:下君清穆,愿以身为娉,迎娶后池上神,还望古君上神答应。

求娶获允,清穆对天起誓——我在一日,这三界之内,九州之中,神伤她,我便诛神,魔辱她,我便诛魔,若违此誓,他日必定万魔嗜心,魂飞魄散。清穆真的是根植于白玦内心的灵魂,这个灵魂更加能肆无忌惮,也更加能纯粹无忧地守护想守护的人,

混沌劫情深似海篇

到了弥留之际,白玦唯一能再说说心里话的人也只剩下一个天启——我一世都没有求过你,唯此一事,在我和混沌之劫一起消失后,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告诉上古真相。一定要让她好好地、平安地活下去。
他花了六万年时间,一步一步,一点一点,费尽心神布下这一切,只是为了在他消失的那一日,上古不会如他当初一般,纵使荣华千世,却生死绝望,万丈倾颓于一夕间。那种痛苦,他尝过,才会终其一生,都不愿上古面临如斯境地。

然对于天启来说,这些是厚重的压力,从今往后,他的爱中带着的是对白玦的愧疚、对白玦的钦佩、对白玦的慨叹。虽知对天启有些不公,但是若真的谁都不说,就这么离开,那白玦也实在实在实在太苦了些。

消散于世间的那一刻,他的心中是安然更是无怨无悔——上古,万载时光,我待你归来,伴你长大,候你重生,将三界重新奉于你手,却唯独不能告诉你,我爱你。比三界亘古,比苍天永寿,比千世万世更长久,从你轮回之时开始,却不会在我死的那一刻结束。这才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事。

我们丝毫不会怀疑,就算时光重来,他也是一样的选择。在后池刺伤他时,他明知自己不能承受这般刻骨的恨意,可是他依然选择庆幸;在阿启软软糯糯地哀求他还他父神之时,他虽然差点情难自控就要抱住这个凝聚他爱与期望的孩子,可是他依然选择冷漠。他不是不想要阖家团圆,不是不想要风花雪月,只不过比起那些,上古放在心上的一切更是他此生不渝的信仰。

这个故事最遗憾的莫过于身为白玦,他从不知上古真正的心意。不知上古心中有他,不知上古对三界的爱与对他的爱是能够相提并论的。

上古享受着这世间最难能可贵的情意,可惜,最开始她不知,于是什么都做不了;当她好不容易知时,她想着要还了白玦这万载岁月的相思,再公平地谈一场恋爱。
猝不及防是混沌之劫,这是属于上古的夙命,她只能承担,也一定会一力承担,待到了后古界,清穆与后池琴瑟和鸣,但是她要全对柏玄的恩义,只好放逐自己于无名之境。
清穆的觉醒更是白玦使命的必然,觉醒时给了后池致命的打击。
再到上古苏醒,全然忘记了身为后池的记忆,也忘记了混沌之劫前萌动的情意。

终于有一日,上古想起了所有失去的回忆,可是白玦已然消失得一干二净。身为三界都仰望的存在,她本是无所不能的上古神祗,可若只看她的感情,真正由得她心中所念的也没有几分。

石链之上赫然刻着——上古,我是白玦。白玦最后留给上古的,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于是上古心中亦浮起万千悔恨,上古界时已经欠了白玦十三万年,看向虚空的时候,上古最想对白玦说的,不外是——这些年,你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六万年前的清池宫,你对着懵懂的后池,最想说的,是不是终究只是这一句?——我是上古,你是白玦。不是柏玄,不是清穆,不是这世间任何一人,只是那个在桃渊林默默守望十三万载、说“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白玦。我以为你足够决绝心狠,到最后才发现……这六万年,连一个可以告诉我你是谁的机会,我都不曾给过。我负你何止十三万载,欠你又何止三世?这一辈子,我对得起漫天诸神,对得起九州八荒万物生灵,对得起撒手而去的父神擎天,唯独单单一个你,即便我记上千载万载,都还不清。白玦,我该如何做?我从未如此时一般笃定——六万年前,我就该在祭台上死去。

我其实都不用画蛇添足再去多写什么,因为情感部分作者都用了十二万分的用心浓墨重彩地进行描绘。这也是我对本书爱不释手的原因了。回归到最开始我所说的,本书的架构之精彩超越我对本书情感线的期盼,即便这样,依然感激它有一个举世无双的圆满结局——

上古不会忘记一个人这六万年来孤独相守,不会忘记他在北海深处千年冰封,不会忘记他在青龙台上挫骨焚身之痛,不会忘记他为她魂飞魄散化为灰烟……如今,这九州寂寥,三界落寞,乾坤台上唯剩她孤单的身影。

百年后......

熟悉的桃林之内,那人翩然而至,九州安在,斯人已归,一句“上古,我是白玦”足够我们回味余生。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上古的更多书评

推荐上古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