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hting for American Manhood Fighting for American Manhood 评价人数不足

社会性别视角下的美西战争

南飞
2018-03-10 17:58:10

本书的趣味在于用性别的视角来重视美国为何在1898年发动美西战争以及随后开始的美国唯一一场殖民战争——美菲战争,又为何1902改变策略。认为一部分是源于社会对女性地位上升和所谓内战后男人“女性化”的担忧。至于老罗斯福的故事以前在别的书中就曾读到,从小体弱多病的他,为了显得自己男性化十足,跑到西部,晒了个古铜色,摆几个pose,打了几场猎,换取了在政坛立足的资本。不过后来对于杜威的崛起,大白舰队有独具的智慧和功劳,指挥第一骑兵旅荣获战功也使他问鼎总统宝座。 Fighting这本书揭示的是在更广阔的社会层面,美西战争源自于男人对于女人日益扩大的政治权力的担心,男人“女性化”而带来的阶层分化,1893年经济危机打破了传统家庭结构,男人们在女性面前的自尊受到伤害,转而试图通过战争来“重新净化”社会。女性对于战争的赞同也是媒体所引起的同情心泛滥和移情,认为古巴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关于战争来重振军队的问题Deng' Long War书中也有提及,关于女人被媒体忽悠地同情心情泛滥在一些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文献中也有涉及。这不变的社会心态,Fighting中所展现的社会心态异化自特定的时间和场景被异化,反战或者强调节制、仲裁的政客舆论剥夺了“做男人的资格”,战争因而不可避免。女人的柔情不是被罗曼蒂克化的移情所改变,就是无力延阻这一进程。

作者选用了一个有趣的视角,并引发了思考,比如性别的视角也能来分析1812年美英战争,一战,德国法西斯的扩张宣传和约翰逊越战的难以撤兵的决定。文中暗含的观点就是:对男性地位和男性品质的追求既促成了战争的爆发,反过来也促成了美菲战争后,反帝国主义者用以否认战争功效的工具;并不如同很多学者,特别是女性国际政治所认为的,女性地位的上升有利于促进和平,相反,有时候,女性的同情心和移情的泛滥,也会加速战争的来临;战争带来的兄弟之情是促进民主还是销蚀民主,一派认为兄弟之情带来的平等是民主必不可少的特性,另一派人认为,军队的等级体系和绝对服从与民主相违背;最后,攻击政敌,用剥夺人家性别的方法来羞辱,是恶毒的,但也是饱含高攻击值的攻讦手段。

从理论贡献上说,这本书既不同于惯有的男性视角来叙述国关历史,也并非女性主义学派强调女性的视角来重述历史或者扩大行为体和安全定义范围来分析女性的作用,作者Hoganson用性别之争来叙述“高政治”领域问题,他笔下的那段历史是充满男性内部关于谁更是“真正的男人”之争,女人或是他们共同针对的对象,或是反帝国主义开始关注借以反战的群体,另一方面,女性也主动地在介入其中,即使她们话语权有限。帝国主义这对男性气质和地位的推崇让人忍俊不禁,书中关于马汉的那段描写,他所想要的只是一个漂亮的和小鸟依人般的女性,将他的形象更为完整地显露出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