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体幸福与命运

赵博文 Stella
2018-03-10 17:32:11
# 论可能生活
# 个体幸福与命运才是终极命题

“如果用各种政治上的正确去欺骗自己、引导自己和代表自己,生活就会破碎成无数琐碎细节,生活就会变成别人的生活或代替别人生活,在麻木或虚伪中自我欺骗而失去所有幸福。”




真的不能同意更多。倘若东京女子图鉴出续集的话,绫(女主人公)会不会找到自己幸福的归宿呢?从平民化的三茶、充满时尚气息的惠比寿,再到都市化的银泰,居住条件越来越好,绫实现了梦想,成为了别人羡慕的人。可到最后她开始怀疑,在东京生活的女性究竟是为了追寻什么呢?

绫是一个很有野心的人。她在东京打拼,起早贪黑,有丰富的展览、话剧、联谊会、咖啡馆,和职场精英们谈笑风生,足以用来装点她精致的人生。而到故事结尾,最令她羡慕的还是小城市秋天县的安分守己,平淡,但是知足,有亲人,风景,与她谈心的高中班主任。

追逐别人眼中的最好,即使成功,也会使自己感到迷失与困惑,因为丧失了生活的意义。我们要寻觅的也不是一个金光闪闪的最好,不过是最合适三个字而已。

只是,“听从内心的声音”说起来简单,真正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有的人要花费很多力气,穷尽一生才能找到自己,而那些早早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真是让我无比羡慕啊。

现实是什么?考上好大学,有个好成绩,拿到好offer,貌似就能帮助我们走上人生巅峰。想要实现这些目标没那么容易,在这条稀缺而狭窄的向上通道,每个人必须步步为营,小心翼翼地对待每一次选择。于是,伴随着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要大的peer pressure,我们比任何一个时代的同龄人还要焦虑无助,有人曾调侃这种现象为“预备中产的焦虑”。工具理性可以带来效率、功利和效益,却不能带给我们幸福的生活。往大了说,这是社会高度发展效率至上主义导致的“现代性过程”的后果,一个高效的社会并不必然有良好的生活。(社人老师曾讲过的一个有趣的社科问题:社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人们的幸福感最高?我猜想答案很有可能是一个倒U型的趋势。

现代社会生产了大量的财富、物质和所谓的知识,还产生了结构严密的各种制度,宣布了更多的权利和自由,提供了各种社会福利和先进技术,等等无数利益与好处,可是为什么就是不能增进幸福?

财富、技术和享乐的疯狂发展很可能是幸福的错误替代物,它们把人们的思想引向生活的细枝末节,而掩盖了最要命的根本问题,即人的幸福和人类的命运。至今我仍然坚持认为,幸福和命运是哲学的两个最根本的问题。如果没有这两个问题垫底,其他问题都是盲目漂流的,无论是先验还是经验,分析还是解释,建构还是结构,独断还是对话,自由还是民主,制度还是规则,如果不以幸福和命运为前提提问,就都是无意义的。

如果凭借聪明才智或自身努力,在社会规范对自身的规训中存活下来,就成为了一名“优秀学生”。他们的简历是多么相似啊,好像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良好的本科教育,惊人的英语分数,大型机构的实习经验(但不曾全职工作),以及一份进入大型国际机构或者知名企业的希冀。但是也很悲哀,有的人并没有活出自己的样子,或者至少还没找到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赵汀阳老师在书中指出,以上这些只是作为具体行为而存在的目标,除非缺乏机会和条件,理论上不难设想这些目标都是能够达到的,却是缺少了自己的神性/本意参与的生活。如此以来,这种“标准”的生活正是使生活变得没有意义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本意目的”,在生活中永远不会有结局,只能在永远的追求中去体现,即那些构成幸福生活的事情,例如爱情、友谊、思想、艺术和自然的美等,是人类永远追求着,始终给予保持的东西。

回望大学生活,大一大二时,那么喜欢百精男神和王以培老师的课,他们所教授的知识在考试后就已忘记,但始终忘不掉的是,他们的课指向了一条价值理性的通路,这条路上有思辨的光芒、智性的生活、对社会宏大、基本命题的关怀,还有对世俗深刻的洞察及反省。在冥冥中,我感到这是作为知识阶层的禀赋和天职。钦佩他们无比明亮通透的人格啊,就像漫漫长夜中闪烁的一两颗星。在这之后,思考便成了一种乐趣,最重要的,每次上完这些课都会感觉幸福到溢于言表,有一种难得地、发自内心深处的平和与喜悦。而这些课总会提醒自己,无论在人生的什么时刻,都别忘了对自我的不断探索,在精神与人格上不断完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论可能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论可能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