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荒谬世界中人的生存艺术

ruins
2018-03-10 15:14:04

丁帆先生谈到评定一部作品的好坏是,“一部好的作品应当是在大的历史转型中体现人的思想的剧变。”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定标准,但我以为,将这个标准放置在《局外人》这部作品的主题讨论上是很恰切的,作为一部名垂青史的作品,仅有五六万字的篇幅,我认为它的魅力正是它在最有限的形式中蕴含的主题的广度与深度,对于这一点,我们既可以做哲学意义上的探讨,也可以做社会学意义的讨论,但无论是哪一种角度,它最终都是对荒谬世界中人的生存艺术的发现。

一、局外人:生存困境的揭示

在读这部作品时,我首先感受到的是作者想要告知我们一种生存方式的抉择,

那么他为我们构建了一个如何的生存困境,通过情节如何架构。

通读这部作品可以发现,作品的情节建构是非常有意思的,它始终围绕了“死亡”这一主题来展开,无论是主人公默尔索母亲的死亡还是默尔索开枪打死了那个阿拉伯人,以及最后默尔索接受死刑的审判,在这样一种情节的建构中,作者实际上已经给读者留下了许多的问题,它们何以一步步将主人公“置于死地”,构成一种看似无望的人生?

而对于这些问题的解答,正是对于他人生困境的一种理解。

我认为加缪在此首先呈

...
显示全文

丁帆先生谈到评定一部作品的好坏是,“一部好的作品应当是在大的历史转型中体现人的思想的剧变。”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定标准,但我以为,将这个标准放置在《局外人》这部作品的主题讨论上是很恰切的,作为一部名垂青史的作品,仅有五六万字的篇幅,我认为它的魅力正是它在最有限的形式中蕴含的主题的广度与深度,对于这一点,我们既可以做哲学意义上的探讨,也可以做社会学意义的讨论,但无论是哪一种角度,它最终都是对荒谬世界中人的生存艺术的发现。

一、局外人:生存困境的揭示

在读这部作品时,我首先感受到的是作者想要告知我们一种生存方式的抉择,

那么他为我们构建了一个如何的生存困境,通过情节如何架构。

通读这部作品可以发现,作品的情节建构是非常有意思的,它始终围绕了“死亡”这一主题来展开,无论是主人公默尔索母亲的死亡还是默尔索开枪打死了那个阿拉伯人,以及最后默尔索接受死刑的审判,在这样一种情节的建构中,作者实际上已经给读者留下了许多的问题,它们何以一步步将主人公“置于死地”,构成一种看似无望的人生?

而对于这些问题的解答,正是对于他人生困境的一种理解。

我认为加缪在此首先呈现的是一种对立性,它既是个体和群体的对立,也是非主流与主流的对立,这样一种对立性直接威胁到了个人的生存问题,它使得主人公默尔索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的“局外人”,成为了众人眼里冷漠孤僻、不通人情的“杀人犯”形象。即使他对于社会并没有构成实质性的危害,但在法庭为其定罪时,定罪的准则并非法律的公平与正义,而是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社会的舆论导向和一套定性的道德规约。我们可能会想到俄罗斯文学当中的“多余人”形象,也可能会想到郁达夫笔下的“零余者”形象,他们都在一种对立性中体现了他们的多余性。

而为了凸显这样一种对立性,加缪为我们展现了一个荒诞人的形象以及构造了一个荒谬的生存空间。

二、局外人:荒谬的生存世界

加缪的哲学起点是“荒谬”,他认为,荒谬是“人与世界之间的唯一联系”。他在其哲学随笔《西西弗的神话中》用哲学的话语对之进行了系统的论述:

“一个哪怕可以用极不像样的理由解释的世界也是人们感到熟悉的世界。然而,一旦世界失去幻想和光明,人就会觉得自己是陌路人。他就会成为无所依托的流放者,因为他被剥夺了对失去的家乡的记忆,而且丧失了对未来世界的希望。这种人与他的生活之间的分离,演员与舞台之间的分离,真正构成荒谬感。”

对于这种荒谬感的理解,我认为在于比较和分离这两种状态。在作品《局外人》中,默尔索正是呈现了与自身生活环境剥离的状态,以及同他所行动的外部世界的比较,在此中而爆发出了荒谬感。而这样一种荒谬感是人物自身与外部环境共同构成的。

小说主人公默尔索首先就是一个“荒诞主义者”,对于自我生活的世界他始终有一种隔膜感。默尔索的口头禅是“我怎么都行”,在对待自己的工作、爱情、生命时,也始终维持着一种逆来顺受的无所谓的态度。他既没有宗教信仰,对自己的前途也毫不关心,更不在意他人对自己看法,而显得特立独行,与主流的社会生活的规约格格不入。尤其是他在母亲的葬礼时表现出的漠然态度更直接构成了他后来被定罪的原因,因为人们认为他就是一个“杀人者”,他也以这样的“杀人者”的心态埋葬了自己的母亲。

在刻画默尔索这个人物时,加缪就已经赋予了人物自身的这样一种荒谬性。那么我认为这样一种荒谬感,是一种外在的,正如他表面上对于母亲的死漠不关心一样,我们难以窥探到他内心的真实世界。

与此同时,这样的一种荒诞性还来自于他所生存的外部世界,在作品中集中表现为现代司法体系的不公正与荒诞,这也就涉及了对于社会正义问题的讨论。因为老师已经在PPT中对此有了详细的阐述,这里就简述。

面对一个严肃事件,司法机构却要求默尔索参与到预审法官、律师和报纸共同经营的出于利益考量的闹剧中。在检察官与律师的争辩中,作为当事人的主人公完全丧失了任何自我发声的权力,而有他人代替自己发声。在案件判定中,法庭也并不在意事实真相和证据收集,反而以各种各样的途径罗织罪状,尤其是默尔索在埋葬母亲中表现的漠然,更构成了他最直接的罪因。

可以看到,外部的环境本身就是荒诞与虚无的,充满了种种的不合理性。这种不合理性来自他者的价值取向,来自于某种观念和意识形态,也就构成了对人的精神与命运的践踏,以及公平与正义精神的践踏。

三、局外人:如何实现荒诞世界的突围

作者为我们构建了这样一个荒诞的人物和荒诞的世界,同时他也在为此找寻出路。加缪在美国版序言中,加缪谈到默尔索时说:“远非麻木不仁,他怀有一种执着而深沉的激情,对于绝对和真诚的激情。”

正是出于这样一种对绝对和真诚的追求,默尔索选择以一种冷漠的蔑视现实的荒谬者的姿态去抗争。他不想因为他人的指责而在母亲的坟前流泪,他亦不想为了老板去巴黎赴职,甚至在关乎自己生命的审判面前,他也对结果漠不关心。那么我认为这是出于他对现实的荒谬的洞彻,而深感自身所为的无用。因为他已经知晓这是一个荒诞的社会,荒诞的世界,他不认同,不苟同,他无法为了苟且的生存而逼迫自己屈从。尤其是在宗教信仰的问题上,他更加以一种嘲讽蔑视来对待前来劝导的神父,至死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信念。

默尔索的反抗正是对于荒诞社会的种种不合理提出的质疑和挑战,但也构成了其悲剧性所在。这样一种悲剧性不同于《哈姆雷特》中命运延宕的悲剧性,而是体现了日常琐碎生活的荒谬与严酷。当出现了像他这样与主流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的人时,大众就感到了一种威胁性,而把他视为异端,视为魔鬼,恨不得把所有的罪名加诸于他身上。因而,主导了默尔索命运悲剧的并不是所谓的司法的公平与正义,也并非天然的伦理道德,而是他与主流社会价值和规约的相左。这样一个荒谬的世界于是容不得这样一个个体的存在。

加缪将对荒谬的态度归为三类:其一是生理上的自杀,他认为这是通过肉体的消解来逃避荒谬;其二是哲学上的自杀,这是发生在人的精神领域中,类似于逃避主义与来世主义,寄希望与彼岸;其三是坚持奋斗,努力抗争,这一点才是加缪所提倡的态度。他将之浓缩为西西弗推石上山的神话。西西弗在日复一日的推石上山的过程中,在这种荒谬的情景中,始终坚持下来,并且发现了他生命的意义,以及个体存在的价值与幸福。

反抗荒诞世界是加缪指出的突围生存困境的方式,在《局外人》中加缪塑造的是一个在日常琐碎生活中经历离奇事件的小人物的反抗,在《西弗弗的神话》中则是塑造了一个神话中悲剧英雄的反抗,而在《鼠疫》里则是以群体进行积极地反抗。

四、局外人:人的自在性问题

加缪在接受诺贝尔奖的讲话中谈到:“这个社会……在它的监狱和它的财政庙宇上写下自由和平等的字样,这并不令人惊奇。今日,最受蔑视的价值无疑是自由的价值。”

加缪的创作立场是以人为本的人道主义,他所关注的是人的自由、尊严和幸福问题。通过《局外人》中展示的主人公默尔索的生存困境,我们可以看到20世纪西方社会所标榜的自由与平等的虚伪性。什么是真正的自由?什么是真正的平等?实际上并没有实现。从默尔索这一人物的命运中,我们看到一个人的价值取向如果与社会的主流取向发生违背,那么事实、真相或者是正义性的问题都会被大众的意志所绞杀,一个人的独立价值必须是与社会相一致的,否则只会沦为异端。

因而默尔索尽管他坚持个人的真实情感和价值判断,但总会有各种外部的阻力企图使他屈服,从而达到将人的精神和思想囚禁在监狱中的目的。因而,当一个人的自在性都被抹杀后,那么社会就是一个荒诞的存在,一个缺乏独立精神的存在。

在小说的结尾中写道:

“为了让一切做得完善,让我不那么孤单,我只希望处决我那天有很多看客,希望他们以愤怒的喊声来迎接我。”

默尔索最终选择在沉默中死亡,只有这样的结局才是他生命的归宿,他也在迎接他的生命终结里,在沉默中获得肉体与精神上的解脱。

参考文献:

1、《局外人》 阿尔贝·加缪著 郑克鲁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4年5月

2、《荒诞的人生——简析加缪的<局外人>》 张容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3、《从荒诞剧<局外人>看加缪对人类生存困境的哲学解读》 张岩 宁海亮 发表于《论坛》

4、《<局外人>的社会现实内涵与人性内涵》 柳鸣九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 2002.01.004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