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的最后20年》读书笔记

Ζ'Ý
2018-03-10 看过
高中时曾了解过一些陈寅恪先生的资料,当时便被他严谨的治学态度以及才华所吸引,当我看到推荐书目中有这本书时,便毫无犹豫的翻开这本书。因为我对陈寅恪先生的了解都是些支离的碎片,所以把这本书看成是了解先生晚年生活的唯一一部权威著作。
   《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是一本黑色装帆的书,封面上一位干瘦清矍的老者柱杖独坐。 这本书的欢笑很少,即使有,也无不掺杂着沉重的成分。就象它的封面那样,这是一本黑颜色的书,凝重,而发人深思。此书展露了陈寅恪1949-1969年这生命中的最后二十年,这二十年,不仅仅是陈寅恪一个人的二十年,更是其妻子、其助手、其学生、其朋友的二十年。他们共同构建了一幅悲壮的画卷。
    陈寅恪,一个对于当代大部分中国人来说并非耳熟能详的名字,是一位早熟的大学者,早在35岁的时候就比肩于近代大学问家王国维、梁启超两先生,成为清华园最早的四导师之一,一生都被冲天学问这样的光环笼罩着,可以说既前无古人又后无来者。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陈寅恪先生因此始终享受着超高级别知识分子的特殊待遇。从作者的字里行间,我们不难体会到陈寅恪对他的感染力。且此感染力之巨大,使得间接接触的我们,同样入乎其内而无法自拔。
    此书展现了一幅五十年代中国学人的异彩画卷,纵览全书,只觉得才华遍地流,光彩熠熠,陈寅恪先生学贯中西,融铸今古,在历史学、宗教学、语言学、考据学、文化学及中国古典文学等领域取得了罕有的成就。其中一些领域的研究,具有开拓性的意义。先生不仅仅是学者,而且是思想家,他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实超过许多哲学家。哲学家冯友兰先生常说,中国哲学中最有价值的是关于人生境界的学说。世界是同样的世界,人生是同样的人生,但同样的世界和人生对于每个人的精神世界,中国人称之为"境界"。先生的早年知己王国维先生对"境界"的理解可谓深矣,先生亦然。而先生在为王国维立的碑中说:"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日久,共三光而永光",正是对学者人生境界的一种深刻理解。必须脱掉"俗谛之桎梏",真理才能发挥,受"俗谛之桎梏",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能发扬真理,亦不能研究学术。这种境界贯穿了陈先生的一生,而这也是我最欣赏先生的地方。在其生命的最后二十年,更显得意义深远。
    陈寅恪最后二十年的故事,说到底就是一位文化巨人在逆境中坚守的故事,坚守传统文化的价值,坚守"以诗证史"的学术思想,更坚守他一代鸿儒的高贵的风骨和人格。他对新政权没有敌意,不然为何不选择游走海外。但在那神州陆沉,整个中国被狂热,躁动的气氛包裹着的年代,他选择了不合作的态度,任你政客学者人来人往,任你叫嚣批判之声不绝于耳,我自岿然不动。
    曾有人称陈寅恪对史料的掌握是"百科全书式的占有"与"百年来第一人"。陈寅恪知道多少书,记得多少书,怕若图书馆般渺茫难计。陈寅恪在对中国文化的俯瞰上已取得了一个"一览众山小"的罕有的支点。当代中国东方语言研究学者季羡林感叹道:"先生治学之广是非常惊人的''在近、现代中国学界,陈寅恪对中亚及东方古语言的用功之勤,是他人不可及的。他的造诣的才华,终随岁月的消逝而被淹没,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遗憾。他带走的是他无比伦比的丰富的文史知识和深厚的文化积累,在这方面,他达到了一个时代的高峰,他留下遗憾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遗憾。大师思想的深奥和人格的超拔绝非局促而宵小的等闲之辈所能比拟。我们穷极一生,倘能沿着大师的脚迹,匆匆领略他们的精神风景,就是对他们的膜拜、钦敬和尊崇。
    此书着力褒扬陈寅恪的嘉行懿德,并力倡其如泰山乔木,淇绿竹,穆穆常青,永裕后世。的确,陈氏一生的文化学术活动,都贯穿着独立与自由的精神,而这种精神有时是超越情感超越学术超越时代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寅恪平生治学,不甘逐队随人,而为牛后。""默念平生固未侮食自矜,曲学阿世,似可告慰友朋。"正因为陈寅恪不趋时不傲物,"不求闻达于诸侯",他的著作才有卓尔不群的见识,才有长久不衰的生命力。陈寅恪是一位伟大纯正的人文主义者,表现出高贵的书生风骨,令人"心向往之而不能至"。一个不随时俗,特立独行学者,一个柔肠百转,饱经忧患,忍辱偷生的老人,一个"在文化苦恋及极浓的忧患意识煎熬下生命常青的典范",一个真实的陈寅恪在这时走进了我的心灵,令我浮躁的生活多了一分安祥,多了一些品咂,也令我的生命多了一些厚重,多了一份守望……
    书中少有笑声,只有广州京剧团演员探访陈寅恪时,书中用浓浓的笔墨描画了那一时的神采,我听见的并不是演员们亮丽的嗓音和爽朗的笑声,我感觉到的是那位双目失明老人难得有的一份轻松、宁静,慈和在他身上随意夺目的闪现,未知那些幸运的演员们,能否有人有心的能接下这份长者赐予的荣光,那必是一辈子无价的宝物。这位守在教坛四十多年的教授啊!眼枯不废教学,体弱不止身传,即使骨折以后,仍然不放弃学术性的创作。一生如此,相对的,他的忧患重,快乐却是太少了。还有一则趣话,不是书中重要的故事,我却影响深刻。原岭南大学校长陈序经,早年是力持"全盘西化"的一位先锋将。而陈寅恪则是终年穿长衫、执旧礼,表面上看起来真和陈校长有天壤之别。有趣的是,陈寅恪在长期的留洋生涯中,养成了吃西餐的习惯,不喜欢执筷,而陈序经却坚吃中餐,不肯吃西餐的,陈寅恪便借此开玩笑,说:陈校长,你的全盘西化是假的,我的全盘西化才是真的。这自然只是一句玩笑。而这位"全盘西化"的陈校长,生活中却是一位可敬的学者,真真说得上一句"才德兼备",从他身上,似看不到一丝一毫悖于中国旧文人的气质、道德。 说倒底,从清末民初走过来的那一代文人,不可能也并不是真心要"全盘西化",其宗旨,我想可能是想要落后的中国尽快在精神面貌上与西方强国接轨吧。
    书所尽力追述的人,是永远值得记念的;而记念他的最适当颜色,便是那沉沉的黑色。他让我不能触及,无法分析,依旧是留下一片黑色,教人远远观望的黑色。
    掩上书卷,静静的沉默一回,在他最后二十年的光阴中的意识中走一回。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陈寅恪的最后20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