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纽 枢纽 7.5分

另类天下

失学边缘荒堂
2018-03-10 看过

曾与施展老师有一席之缘,其“现象级”新书《枢纽》一时洛阳纸贵,自是为他高兴。翻过一遍,感其振聋发聩、良苦用心之余,却觉得犹有值得推敲的地方。总体来看,施展构想了一种殊异于“天下体系”、“天下/帝国”或“公羊三世”的“另类天下”,并且试图将其放在一个十九世纪宏大叙事的洪流中推出来。因而这里的核心问题是:一、一种语焉不详另类天下究竟是在说什么;二、从过去中看到一种未来的事何以可能。施展老师渊博深邃旁征博引,广纳他人之精髓融为一家之言,几乎“无一论断无出处”。但是《枢纽》之试图理解历史,并非关于如何将历史作为历史来理解,而是关于如何将历史作为“另类天下”之史前史理解,因此其于史实和历史因果性上的粗放,并非我们关注的要点。

施展的逻辑是这样的:1)中国是轴心文明的载体,2)中国是超大规模共同体;这两个前提将中国置于一种普遍性和特殊性的巨大矛盾中——中国“大”,因此不像其他小文明,可以安然地把自己视为一个他者之普遍中的相对特殊者而存在;却又因为“大”,失去了西方文明将自身强行普遍化的机会。这样的矛盾就构成了施展历史叙事的前后两部分:在前一半中,中国自以为是“普遍”,后一半中,中国不得不自居为“特殊”。施展用了前半部来讨论中国在历史上是如何自视为普遍者的,而这看起来推出了中国必须重新成为普遍者的结论——然而这个推理必然是错误的,中国在过去如何自我想象为“普遍”,跟中国在未来就能成为“普遍”,没有任何关系。

施展当然不会放着这么大一个逻辑困难不管,实际上这个匪夷所思的断裂正是他全书的要害所在——施展并不认为中国必然能“普遍化”,或者中国就应该成为“普遍者”;相反,他重新正视了中国的“儒家天下”如何不可能成为普遍者。施展给中国一个成为“世界历史民族”的许诺,然而这个许诺有一个前提——制度,中国必须有可以普遍化的制度。施展写道:“归根结底,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历史民族,决定了,世界的自由将以中国的自由为前提”;然而这句话根本不是字面的意思,而是再说,因为中国想要成为“世界历史民族”,所以要首先实现“中国的自由”,这样“世界的自由”才能由中国实现。施展想要跟“中国”玩一个游戏,一个“写完作业才能看动画片”的游戏。

施展的“天下”构想的“另类”在于:不论是赵汀阳的还是新公羊的“天下”想象,其逻辑都是“因为中国有一种普遍性,所以中国一定可以普遍化”;而施展虽然精巧地修饰了叙事,却依然难掩其真实思路——“因为中国想要普遍化,所以中国必须接受普遍性”。在前一种“传统天下”中,中国拿出一种东西,这种东西是普遍性的,全世界要接受这种东西,这样中国就普遍化了,“世界”就成为了“天下”;在后一种“另类天下”中,世界已经拿出了一种普遍性的东西,因为中国要普遍化,所以中国必须吃下去这种普遍性的东西,这样中国才能普遍化,“天下”就成为了“世界”。

这个过程被称为“‘中国’的概念需要被抽象化”,施展认为中国儒家虽然是轴心文明,但是它是以“伦理”为核心的文明,而“伦理”是一种特殊性的东西;为了达到被许诺的普遍性,中国必须放弃儒家的“伦理”转而求助于抽象化的普遍主义,才能“作为自变量参与到普遍均质世界的生成当中去”。也就是说,在施展的构思中,实际上是特殊者的中国若要实现成为普遍者的梦,就需要让自己不再是自己,放弃自己的特殊性,以其在一种整体统一的“普遍均质世界”中,依托于自身的“超大规模性”扮演主导实际上的主导角色。这样就看出,在黑格尔式的历史哲学风格下,隐藏着一个康德式的图景——在黑格尔的历史哲学中,日耳曼王国的历史终结不是因为日耳曼王国放弃了自身的特殊而投入一种先定的普遍,而是因为世界历史的普遍性逻辑地必然要在日耳曼的特殊中实现——;而在康德式的图景之下,包藏的是马基雅维利主义的真相——在一个普遍均质化的世界中,我有“超大规模”,我身体最壮肌肉最强,所以这个世界是我家的天下。

就此而言,萧三匝老师批判施展的天下想象“抽干了中国”,萧温情脉脉地回忆了儒家的种种优点,特别是近现代新儒家挖掘的种种“可普世性”,并且质疑,抛开了儒家的特殊性,中国为了成为世界历史民族而放弃作为“中国”,但是光以力量论,是否可以占据一种支配性地位呢?在这里萧已经含蓄地点出了施展“天下想象”的马基雅维利主义本质。另一方面,施展黑格尔式地认为中国历史是自由的逐渐展开过程,萧也指出,这是完全跟历史不符的,是主观的为了构建叙事而发明历史。高全喜老师更是辣笔不饶人,指出施展的思想底色是“三代之治在英美,所谓借助德国精神实现美利坚之梦想”,也就是说,模式和道路已经被德国历史主义和美国自由帝国定好了,就等中国在普遍化指引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之后,凭借身强体壮挤掉别人坐上宝座了。

施展给中国许诺的那个由中国主导的普遍均质世界,并不是一个康德式的“共和宪政-永久和平”,而是一个马基雅维利式的老式“霸权主导-欧陆均势”体系(在陆权-海权-陆海权的问题上特别典型),这个图景的规范性可欲求性本身就早已被打上巨大的问号。而当他试图以这样的“脱亚入欧”式霸权图景诱引中国选择这条“另类天下”路线的时候,其问题意识其实已经大大下降了,以赵汀阳老师为代表的“传统天下体系”构建者至少看到了“外康内马”模式的根本不足。面对一所已经摇摇欲坠的老式洋房,有人试图证明,从一开始就没有按照图纸好好建,必须按照原设计大修、加固;有人试图证明,这座房子已经无药可救了,我们应该重新设计建造一个,最好是中式的;还有人对房子究竟应该按照什么样的图纸修建其实没有兴趣,而是在操心要做什么样的准备才能抢到房产证。在这个意义上,此书确实可谓“现象级”。

2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枢纽的更多书评

推荐枢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