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帮凶、毒品和武器

自由人梁小生
2018-03-10 13:34:09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性侵之外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文学。文学——象征、隐喻、典故——是李国华诱骗房思琪的帮凶,是她麻痹自己的毒品,同时,也是她用来反抗的唯一武器。

这让我觉得文学有时候有另外一种作用,房思琪和刘怡婷从小早熟,浸淫文学,熟读福楼拜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会用除此以外的方式看世界、解释世界。即使在书里读到“象征、隐喻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也只是把它作为另一种隐喻接受了。这形成了她们通过感觉体验生活的形式,使她们变得更敏感、易碎、自责、在乎自尊。

对于李国华来说,这样的女学生是最好骗又最安全的。她们会轻易地相信一个能够背出《长恨歌》的人,会在被侵犯之后又被语言的力量所诱导爱上他,像《色,戒》里的王佳芝说:“他不仅要进入我的身体,还要钻入我的心灵。”可惜文学对于年纪尚浅的她们来说是生存的方式,对于李国华来说,却只是引诱、控制和炫耀的工具。只有在边被侵犯边构思句子,还发觉李老师引用错了一个典故的时候,房思琪才能感受到一点主动权的错觉。这是她的反抗,也是仅有的武器。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叙事方式和内容完全一致——作者本人的语言也灵动、一针见血,情节上也自诉一样

...
显示全文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性侵之外的一个重要主题就是文学。文学——象征、隐喻、典故——是李国华诱骗房思琪的帮凶,是她麻痹自己的毒品,同时,也是她用来反抗的唯一武器。

这让我觉得文学有时候有另外一种作用,房思琪和刘怡婷从小早熟,浸淫文学,熟读福楼拜和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会用除此以外的方式看世界、解释世界。即使在书里读到“象征、隐喻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也只是把它作为另一种隐喻接受了。这形成了她们通过感觉体验生活的形式,使她们变得更敏感、易碎、自责、在乎自尊。

对于李国华来说,这样的女学生是最好骗又最安全的。她们会轻易地相信一个能够背出《长恨歌》的人,会在被侵犯之后又被语言的力量所诱导爱上他,像《色,戒》里的王佳芝说:“他不仅要进入我的身体,还要钻入我的心灵。”可惜文学对于年纪尚浅的她们来说是生存的方式,对于李国华来说,却只是引诱、控制和炫耀的工具。只有在边被侵犯边构思句子,还发觉李老师引用错了一个典故的时候,房思琪才能感受到一点主动权的错觉。这是她的反抗,也是仅有的武器。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叙事方式和内容完全一致——作者本人的语言也灵动、一针见血,情节上也自诉一样有些凌乱,它把一个被性侵女孩所有的心理活动都剖开给你看,让人难以释卷。也正因如此,这本书显得非常地孤独,如同作者一个人不停地诉说自己的心情,而缺少了我们经常在那些社会案件里看到的家长、记者、警察、旁观者、社会人士……他们几乎完全地缺席了。唯一引路的伊纹姐姐自己也深受家暴之苦,拯救她的毛毛则痴情得太不真实。至于家庭和社会,我们只能从房思琪第一次试图向母亲坦白的时候母亲“骚货”的回应,从郭晓奇看到网络论坛上“你也被干爽了吧”的言论一窥受害者的角度看到的他们的模样。

太小的时候,文学体验替代了生活经验,这也是一种缺失。但我们说不出“读那么多书害了她”这种话,真正害人的是放纵恶人的社会舆论,是性侵过后只指责受害人的观念。该有的性教育和社会保护完全让座,只能靠她们用着自己的文字和隐喻苦苦守护仅有的自尊。最终刘亦婷决定把它写出来,文学不只成了被性侵时让自己些微好受的刀子,也成了投入这个社会的炸弹。

尼采说,一切文学,余独爱以血书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