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ve New World—单向度的人

木木林森木
2018-03-10 11:32:37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为何发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听到这句话时我还没有看过《美丽的新世界》。书并不难读,半天时间看完。前三章为我们这些“野蛮人”讲述了文明社会的各种规则,后半部分主要围绕约翰这个闯入文明社会的野蛮人。在我看来,身边已经有很多来自文明社会的人——他们用感官电影和馨香乐器代替艺术,没有爱书籍和爱植物的危险。这样一个连人都批量生产的社会,不寒而栗。

人的诞生与起源是一切社会系统规则的基础——宗教社会的神创论、工业社会的进化论,以及这本书中文明社会的胚胎孵化论。“中央伦敦孵化与条件设置中心”取代了医院,孵化器取代了子宫,人工生殖取代了母体孕育。在这样的纯粹科学里,每个人都在瓶子中发育,在瓶子中接收营养以及一开始就预定好的命运。

于是,“父亲”“母亲”成为了令人难堪的粗俗科学——“由于有母亲,有情人,由于他们没有被设定要服从一些禁条,由于诱惑和寂寞的悔恨,由于种种疾病和无穷的孤独所造成的痛苦,由于前途未卜和贫穷,他们不可能不产生强烈的感情。感情既然强烈(何况是孑然一身,处于没有希望的孤独里的感情),他们怎么可能稳定呢!”

新世

...
显示全文

“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为何发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听到这句话时我还没有看过《美丽的新世界》。书并不难读,半天时间看完。前三章为我们这些“野蛮人”讲述了文明社会的各种规则,后半部分主要围绕约翰这个闯入文明社会的野蛮人。在我看来,身边已经有很多来自文明社会的人——他们用感官电影和馨香乐器代替艺术,没有爱书籍和爱植物的危险。这样一个连人都批量生产的社会,不寒而栗。

人的诞生与起源是一切社会系统规则的基础——宗教社会的神创论、工业社会的进化论,以及这本书中文明社会的胚胎孵化论。“中央伦敦孵化与条件设置中心”取代了医院,孵化器取代了子宫,人工生殖取代了母体孕育。在这样的纯粹科学里,每个人都在瓶子中发育,在瓶子中接收营养以及一开始就预定好的命运。

于是,“父亲”“母亲”成为了令人难堪的粗俗科学——“由于有母亲,有情人,由于他们没有被设定要服从一些禁条,由于诱惑和寂寞的悔恨,由于种种疾病和无穷的孤独所造成的痛苦,由于前途未卜和贫穷,他们不可能不产生强烈的感情。感情既然强烈(何况是孑然一身,处于没有希望的孤独里的感情),他们怎么可能稳定呢!”

新世界的规则就是:社会,本分,稳定。

“幸运的孩子们!”总统说,“为了减轻你们生活中的感情折磨,我们不辞一切辛劳——只要有可能,绝不让你们产生感情冲动。”

“大家都是属于彼此的”这是新世界中的爱情观——这话重复四年,在他们熟睡时不断地重复,睡眠教育六万二千四百次的重复造就了这样一个真理——你不能只和同一个人约会。而来自野蛮人保留地的约翰显然无法接受这样轻浮的观念。这个野蛮人爱上了文明社会的列宁娜,面对列宁娜欢好的邀请他大发雷霆,他不能在神圣的礼仪充分完成之前就解开她童真的结子。他不知道在文明社会里,初期的性游戏从孩童时期便开始了。

“你们有理由需要贞操!”野蛮人说这话时有点脸红了。

“但是贞操意味着激情,意味着产生神经衰弱,而激情和神经衰弱却意味着不安定,从而意味着文明的毁灭。没有大量风流罪过就不可能有持久的文明。”

在新世界里,孤独是自我意识的萌芽。伯纳因为自己矮小瘦弱的身体而觉得与其他高种族的人格格不入(虽然他自己就是最高种族的阿尔法加),生理自卑为他带来了孤独。而一旦他成为了风云人物,随之而来的社会地位很快掩盖了原本的生理缺陷,“他与那个他一向不满的世界和解了。”只要社会承认他是个重要人物,他便不再孤独。

另一个有孤独意识的是赫姆霍尔兹——情绪工程学院写作系的讲师。他因为过分聪明而孤独,这样的孤独似乎比伯纳的孤独要深刻一点。他能感受到自己有超出文明社会预定命运外的倾诉,却又不知道如何说。于是他能和野蛮人一见如故,却也在野蛮人朗诵《罗密欧与朱丽叶》时哈哈大笑。赫姆霍尔兹已经意识到文明社会的需要一些“疯狂和暴力”,但止步于此。最终困于海岛的他“不能够撼动新世界的一分一毫”。

“我们把他们制造得仇恨孤独;我们为他们安排的生活使他们几乎不可能孤独。”

“我不需要舒服。我需要上帝,需要诗,需要真正的危险,需要自由,需要善,需要罪恶。”

“实际上你要求的是受苦受难的权利。”

“那好,”野蛮人挑战地说,“我现在就要求受苦受难的权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丽新世界的更多书评

推荐美丽新世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