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成长在湖南

nishi_zzz
2018-03-10 看过
近些日子,发现自己读过不少湖南作家的书,而且不少作家更是将视角直接聚焦于湖南本土的市井生活,像邓安庆的《山中的糖果》,还有本周要推荐的《我的浏阳兄弟》。
《我的浏阳兄弟》作者笔名索文,成长在长沙浏阳,故本书绝大多数故事也发生在浏阳,目前在长沙城区安家生活。散文集的主角都是些普通百姓,故事也都是寻常人家的喜怒哀乐,配合文风朴实的文字,接地气的很。有时读着读着,会突然觉得“残忍”得不忍续读,认为自己懵懂运一直没走完的虫子的故事,即是一例;还有赌博场上的“腥风血雨”,有那么一刻觉得他们完全是“自作自受”嘛,但一转念又觉得老天还是不要对它们这么绝情咯。更多的时候作者笔下的那些童年往事,会猛然勾起无线思绪与怅然,于是我会暂时放下书本,循着那些腔调与气息,认真回忆起自己的年少时光。“人生的许多时光当时囫囵吞枣,后来反刍咀嚼,一些故事、一些人,经由时间的酿造,却慢慢地透出香味”,道出的正是这番道理。
因和作者同籍贯,所以对于书中出现的那些方言俗话,能有许多会心一笑的默契。读用自己的母语写成的本土故事,到底还是亲切些。就好像小时候坐在大人旁边,偷听着那些“小孩子别听”市井八卦。中国底层社会有着最密切的人情关系网,每家的长长短短都是街头巷口大人们打发无聊时光的谈资。这类故事用口述的形式有点猎奇偷窥的意味,毕竟故事中的人物就是隔壁的张大妈李大婶。但诉诸文字,好像经过油墨的特殊处理,连内核都变得不同了,以前听着只觉好奇过瘾,现在读着竟无由端地生发出一种悲悯。在文字“观照”功能的折射下,这里故事的主角不只有花皮、小齐、啷鸡,还有你,还有我,这样一种强烈的共情,使我能尽可能地理解与体谅小人物的不容易。
是什么时候开始留意起自身的“乡土”属性,并有意识地去寻找相应资料构建“乡土”认同的呢?应该是受到台湾历史教育“同心圆史观”的刺激。抛去意识形态与政治目的,对于目前国民教育中关于“家乡”主题的缺位,我是持批判意见的。
我是湖南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内容大部分是全国统一编写。我知道黄河的起源、长江的长度,却对于本省的四大水系湘资沅澧仅知其名;我知道唐宋元明清的兴亡脉络,却茫然湖南历代政经沿革;我知道很多文人政客的逸闻趣事,但若问起家乡的历史名人有哪些,文学典故的湖南渊源如何谈起时,却磕磕巴巴也道不出个所以然。
我并不是全然否定大“中国”史观的视野格局和价值诉求,只是不能苟同一味强调由人为意识所构建的“国”而忽视自己脚掌所站的实实在在的土地。我们或许没有太多机会游历祖国的大山大水,却能时时刻刻与自己仅有咫尺之距的古建筑朝夕相处。不是只有冠以国家名头的远方才具有非凡文化价值,桑梓的故事同样也动人心怀值得倾听。
愿我们能在乡音的文字里,感知我们的来处与归途。
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我的浏阳兄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浏阳兄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