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中的文学和现实中的文学

叶桂杰
2018-03-10 08:48:49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说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而成,也许读的时候就会把它当作一个小说加以评头论足,说这里写得好,这里还缺一点儿,那里可能是一种臆想。但每读一句话,都无法摆脱这是个真实的悲剧这样一种警示。在伊格尔顿看来,文学是一种意识形态。诚然,我们所读到的关于女性的文学,多数是女性话语权下的女性。纳博科夫也好,茨威格也罢,曹雪芹也好,兰陵笑笑生也罢,还有离我们很近的苏童,毕飞宇。没错,这些男性作家确实在女性抒写上都有其令人艳羡的天才,然而他们与真正来自女性本身的敏锐还是有一些距离。丝袜,高跟鞋,巧克力,浴缸,沙发,咖啡,还有她们眼中的男人,被欺凌后却还本能感到歉疚的脆弱与善良。还有那种因为自身的“污点”造成的矮人一等的感觉。导致她们不再奢望得到更多男性的爱护。一旦被伤害了,她们宁愿爱上伤害她们的人。这是她们的怯懦,也是她们的伟大和悲哀。曾听一女性作家说,现在的男作家们往往笔涉女性时,就像写一具肉体。我不知道。就我有限的阅读而言,这具肉体在苏童和毕飞宇笔下,绽放出了人性的光辉,然而更多的却不得而知。此外,小说中一再反思(或者说讨论)文学带给人什么。从小说(这个小说可能需要加引号)来看,文学之

...
显示全文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小说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而成,也许读的时候就会把它当作一个小说加以评头论足,说这里写得好,这里还缺一点儿,那里可能是一种臆想。但每读一句话,都无法摆脱这是个真实的悲剧这样一种警示。在伊格尔顿看来,文学是一种意识形态。诚然,我们所读到的关于女性的文学,多数是女性话语权下的女性。纳博科夫也好,茨威格也罢,曹雪芹也好,兰陵笑笑生也罢,还有离我们很近的苏童,毕飞宇。没错,这些男性作家确实在女性抒写上都有其令人艳羡的天才,然而他们与真正来自女性本身的敏锐还是有一些距离。丝袜,高跟鞋,巧克力,浴缸,沙发,咖啡,还有她们眼中的男人,被欺凌后却还本能感到歉疚的脆弱与善良。还有那种因为自身的“污点”造成的矮人一等的感觉。导致她们不再奢望得到更多男性的爱护。一旦被伤害了,她们宁愿爱上伤害她们的人。这是她们的怯懦,也是她们的伟大和悲哀。曾听一女性作家说,现在的男作家们往往笔涉女性时,就像写一具肉体。我不知道。就我有限的阅读而言,这具肉体在苏童和毕飞宇笔下,绽放出了人性的光辉,然而更多的却不得而知。此外,小说中一再反思(或者说讨论)文学带给人什么。从小说(这个小说可能需要加引号)来看,文学之于房思琪和作者林奕含或许是麻醉药、精神蒙汗药。因为真正学文学之人,无论自身遭受怎样的侵害,他们或者归咎于自己,或者将此升华到人类原罪的高度。于是他们非但不会诉诸法律,反而自以为坚韧地更加满足施暴者的欲望。从现实的层面来看,文学带给人的,大多却是不必要的矜持,和泛滥的虚荣。相较于文学对于房思琪的宗教意义,现实中的文学将然沦为人尽可踩的阶梯,沦为一场假面舞会。这也是我在读《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时,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所谓文学工作者的原因所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