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 罪与罚 9.1分

《罪与罚》摘抄及简评

他一个人
2018-03-10 04:40:02

陀与其说是个文学家,不如说是哲学家,心理学家。他的心理文学是有阅读门槛的。

由于不适应陀爷话唠的文笔和大片的有时自相矛盾的心理描写,有时还觉得不说人话,看到百分60停止了。来日再续,完成的部分已令我受益匪浅,少数我看不完仍想顶礼膜拜的书。

这本书可能还是不太严谨。

疑点:如果说主角杀人后的疑神疑鬼,回现场自露马脚等可以理解为他心理纠结矛盾。警方对他那么注意就有点想不通,还查了他的论文。是发现他刚好在押客名单中,又没有及时出现吗?

陀的书的“复调”特性,使其也许成为最接近生活的小说。

我看了一半看不完,已受非浅。

里库尔果斯是谁?

看俄国文学一定要准备一个人物表,名字太长,救命。

只是行文有点啰嗦。

童年在书店里常看到此书,以为是枯燥名著,于是不看。

俄国在19世纪就有养老金制度了。。。而且男主的母亲就识字能写信了。。。中国大概还在三从四德。

第一章结束,精彩绝伦的杀人犯罪故事!而且可以当剧本又可以当文学。

油漆匠想上吊,怕被告发,有点勉强。

这种对话详尽,跟百年孤独的精简是两种风格,我更喜欢百年孤独,但是有些重要段落,看这

...
显示全文

陀与其说是个文学家,不如说是哲学家,心理学家。他的心理文学是有阅读门槛的。

由于不适应陀爷话唠的文笔和大片的有时自相矛盾的心理描写,有时还觉得不说人话,看到百分60停止了。来日再续,完成的部分已令我受益匪浅,少数我看不完仍想顶礼膜拜的书。

这本书可能还是不太严谨。

疑点:如果说主角杀人后的疑神疑鬼,回现场自露马脚等可以理解为他心理纠结矛盾。警方对他那么注意就有点想不通,还查了他的论文。是发现他刚好在押客名单中,又没有及时出现吗?

陀的书的“复调”特性,使其也许成为最接近生活的小说。

我看了一半看不完,已受非浅。

里库尔果斯是谁?

看俄国文学一定要准备一个人物表,名字太长,救命。

只是行文有点啰嗦。

童年在书店里常看到此书,以为是枯燥名著,于是不看。

俄国在19世纪就有养老金制度了。。。而且男主的母亲就识字能写信了。。。中国大概还在三从四德。

第一章结束,精彩绝伦的杀人犯罪故事!而且可以当剧本又可以当文学。

油漆匠想上吊,怕被告发,有点勉强。

这种对话详尽,跟百年孤独的精简是两种风格,我更喜欢百年孤独,但是有些重要段落,看这种详细描述很爽。

对话经常摸不着头脑啊!

而且很多长长一段不停的讲话,不太像现实人会有的情况。

男主前后价值观一直有点矛盾,为什么不写成中篇好了!

可是精品部分的对话又非常接地气!

这也许是一部适合慢慢看的小说,细看每个对话。

对白和动作有时很舞台剧。

第三个人,boss的来处。

1,因为我尽说废话,所以我什么也不干;但是话又得说回来,或许正因为我什么也不干,所以我尽说废话。

2,“今天我去向索尼雅要了几个钱来买酒,解解宿醉!嗨,嗨,嗨!”(小王子的酒鬼寓言来处)

3,他们已经得到了好处!他们都习惯了。他们开头哭泣,后来就习惯了。人是卑鄙的东西,什么都会习惯的!”(因羞愧哭泣,后来习惯羞愧,习惯从索尼娅得到好处的人)

4,她为什么在信上对我说:‘罗佳,你要爱杜尼雅,她爱你超过爱她自己’;因为她为了儿子而宁愿牺牲女儿,她是不是暗地里受到了良心的谴责,‘你是我们的指靠,你是我们的一切!’(跟3摘抄对照看,细思恐极,陀爷对人的话语和心理的潜台词了解多么深透啊,刚开看就对第四章无体投地!杨德昌的导师啊!)

5,席勒笔下那些好心肠的人常常是这样:他们始终拿孔雀羽毛把人装扮起来,始终往好的方面想,而不是作坏的打算;虽然他们预感到坏的一面,但是事先无论如何对自己不说真话;片面的想法常常弄得他们苦恼不堪;他们拒不接受真理,等到他们所装扮的人愚弄了他们,这才恍然大悟。

6,啊,现在我们在必要时就会压制我们的道德感,就会把自由、安宁,甚至于良心,一切的一切,都拿到旧货市场上去出卖。不惜牺牲生命!只要我们心爱的人能够生活得幸福。不但如此,我们还编造了一套强词夺理的诡辩,去向耶稣会士学习,大概这样暂时可以安慰一下自己,使自己相信这样做是必要的。要达到这个善良的目的,确实应该这样做。我们都是这样的人,一切都像白昼一样清楚。

7,可是这个可怜的孩子发狂了。他叫嚷着,穿过人丛,向那匹黄毛黑鬃马跑去,抱住了它那没有气息的、血淋淋的头吻起来,又吻它的眼睛,吻它的嘴……接着他忽然跳起来,握紧两个小拳头,疯狂地向米柯尔卡冲上去。在这一刹那间,已经追了他很久的父亲终于一把抓住了他,把他从人丛里拉出去了。(1866年的《罪与罚》,1889年尼采的都灵之马的来源?我开始严重怀疑尼采看过《罪与罚》)

8,难道我真的会拿起斧头砍她的脑袋,打碎她的脑壳……溜滑地踏过一摊发黏的温血,撬开锁,偷窃,发抖……躲藏起来,浑身溅满鲜血……拿着斧头……天哪,难道?”(接7摘抄的,对比被打死的马。)

9,:一方面是一个愚蠢的、不中用的、卑微的、凶恶的和患病的老太婆,谁也不需要她,相反地,她对大家都有害。她自己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活着,而且不久她会死掉的。另一方面是,年轻的新生力量因为得不到帮助而枯萎了,这样的人成千上万,到处皆是!成百成千件好事和倡议可以利用老太婆往后捐助修道院的钱来举办和整顿!成千上万的人都可以走上正路,

几十个家庭可以免于穷困、离散、死亡、堕落和染上花柳病——利用她的钱来办这一切事情。把她杀死,拿走她的钱,为的是往后利用她的钱来为全人类服务,为大众谋福利。你觉得怎样,一桩轻微的罪行不是办成了几千件好事吗?牺牲一条性命,就可以使几千条性命免于疾病和离散。死一个人,活百条命——这就是算学!从大众利益的观点看来,这个害肺病的、愚蠢而凶恶的老太婆活在世上有什么意义呢?不过像只虱子或蟑螂罢了,而且比它们还不如,因为这个老太婆是害人精。

(不可杀人的)天理必须加以改变,使之为我所用,要不然就会陷入偏见。要不是这样,世界上就没有伟大人物了。人们说什么‘责任啦,良心啦’,我不想反对责任和良心,但是我们怎样理解这些字眼呢?

“我是为了正义(去杀)……但这不关我的事……”

“可我认为,你自己既然不敢去干,那就谈不上什么正义!”

(这段叙述和反驳无产阶级革命的逻辑?精辟!)

10,依他看来,最重要的原因不在于犯罪行为不是消灭物证所掩盖得了的,而在于犯罪者本人;犯罪者本人,而且几乎是每个犯罪者,在犯罪的时候,都丧失了意志和理智。相反地,正当最需要理智和细心的时候,他的意志和理智却被幼稚而且罕见的粗心大意取而代之。他深信,这种理智的糊涂和意志的衰退像疾病一样控制着人,并逐渐地发展起来,在犯罪前不久发展到了顶点;在犯罪的时候,那种情况仍旧不变,在犯罪后还要继续若干时候,这要看每个人的情况而定;以后就会像各种疾病一样消失的。问题在于,疾病产生犯罪行为呢,还是犯罪行为本身,由于它独特的性质,常常引起一种类似疾病的现象?——他觉得他还没有能力解答这个问题。

在进行他的预谋行动的时候,他绝不会丧失理智和意志的。唯一的理由是,他进行这个预谋的行动“不是犯罪”

(犯罪心理学。。。)

11,他第三次拉铃,但拉得很轻,慢条斯理地、不慌不忙地拉了一下。后来他回想起这个情况时,这一瞬间永远鲜明而清楚地铭刻在他的心坎里;他自己也不能理解,怎么会变得这么狡猾,尤其是他仿佛有过片刻的神志不清,近乎丧失了知觉。

(犯罪心理学)

12,“您干吗这样看我,好像不认识?”他突然也愤怒地说。“您肯抵押就拿去,如果不肯,我到别的地方去,我可没有工夫。”

他并没有想说这样的话,可是他突然这样说了出来。

老太婆醒悟过来了,客人的坚决语气显然鼓励了她。

(成败在此一举,真实的细节。)

13,他心里出现了一个令人痛苦和烦恼的念头——是这样的念头:他疯了,在这个时刻竟然丧失了思考力,无力保护自己,也许他根本不应该干现在所干的事……

(对应以上摘抄,完全跟他事想的完备不一样!)

14,’科学告诉我们:你爱人,首先只爱你自己,因为世上一切都是以个人利益为基础的。你只爱自己,那你就会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好,你的长褂才能保持完整。经济学的真理补充说:社会上私人的事业办得越多,也就是所谓完整的长褂越多,那么社会的基础就越巩固,社会上的公共事业也就办得越多。所以,为我个人发财,也就是为大家发财,从而使亲友所得到的就会比一件破长褂更多的东西。( [1]卢仁所宣扬的是英国伦理学家、法学家和资产阶级功利主义者边沁(1748—1832)的政治经济学说。边沁认为“个人的利益是唯一的现实的利益”,“社会利益只是一种抽象,它不过是个人利益的总和”。)

(市场经济论)

15,‘大家都用各种手段发财,所以我也急于想发财。’他的原话,我不记得了,但意思是,不花本钱,尽快地、不劳而获地发财!大家都习惯于坐享其成,仰赖别人,吃别人嚼烂的东西。嗯,伟大的时钟敲响了,每个人都本相毕露……”

(资本主义容易走上的路,我国现在不就是这样吗。)

16,我们从社会主义者的观点谈起。这个观点众所周知:犯罪是对社会组织的不正常现象的抗议。一切问题在他们看来都是‘环境的影响’——再没有别的原因!这是他们爱说的一句话!由此得出结论:如果社会组织是正常的,那么一切犯罪行为一下子就会消灭,因为失去了抗议的对象,一切人立刻都会变为正直的。天性是不被考虑的,天性是被摈弃的,天性被认为是不存在的!他们否认沿着历史发展道路而发展的人类最后会自动组成一个正常的社会。相反,从数学的头脑里产生的社会制度会把全人类立刻组织起来,使他们转眼间就变得正直、纯洁,比任何发展的过程都快,不必经过任何历史发展道路!所以他们本能地厌恶历史:‘历史上只存在着丑恶和愚蠢’——一切只被解释为愚蠢!所以他们厌恶生活的发展过程:不需要活的灵魂!活的灵魂需要生命,活的灵魂不服从机械,活的灵魂是可疑的,活的灵魂是顽固落后的。他们需要的虽然是带点儿尸臭,并且可以用橡胶做的,但却是没有生命的,没有意志的,服服帖帖的,不敢反抗的!结果是,他们的全部努力只是用砖砌成墙,设计法伦斯泰尔(乌托邦)的走廊和房间!法伦斯泰尔成立了,但你们过法伦斯泰尔生活的性格还没有形成。这需要生活,而生活的过程还未完成,进坟墓还早哩!光靠逻辑是不能超越天性的!逻辑能假定三种可能性,但可能性却有百万种!撇开百万种可能性而归结为一个舒适问题!这是最简便地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是非常清楚明白的,用不着思索!重要的是用不着思索!人生的全部秘密容纳在两张印刷页上!”

(对社会主义的批评令人深思)

17,人按照天性法则,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低级的人(平凡的人),也就是,可以说,他们是一种仅为繁殖同类的材料;而另一类则是这样的一种人,就是说,具有天禀和才华的人,在当时的社会里能发表新的见解。当然,这样划分是可以分得无限地细的,但是这两类人的区别是相当显著的:第一类人就是一种材料,他们大抵都是天生保守、循规蹈矩、活着必须服从而且乐意听命于人。在我看来,他们有服从的义务,因为这是他们的使命,而他们也认为,这根本不是什么有损尊严的事。第二类人呢,他们都犯法,都是破坏者,或者想要破坏,根据他们的能量来说。这些人的犯罪当然是相对的,而且有很大的差别;在各种不同的声明中,他们绝大多数都要求为着美好的未来而破坏现状。但是为着实现自己的理想,他甚至有必要踏过尸体和血泊,依我看,他也能忍心去踏过血泊——但这要看理想的性质和理想的规模。

18,假定说,有个男人或一个青年自认为是里库尔果斯或穆罕默德……——当然是未来的——而且为了这个目的而要排除一切障碍……说他将要远征,而远征需要钱……于是他开始为远征而筹措钱。实际上,这样的事情一定会发生的。愚蠢和爱虚荣的人尤其会上当;特别是青年。

19,女人有时非常乐于被人玩弄这一点,虽然她们表面上装得似乎十分气愤。每个女人都是如此嘛:人大抵甚至极喜欢被玩弄的,您注意到这点没有?妇女们尤其如此。甚至可以说,这是她们唯一的乐趣。”

20,彼得·彼得罗维奇大概完全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他过于自信,过于相信自己的权力,过于相信手中的牺牲品毫无依靠。现在他不相信了。他脸色惨白,两片嘴唇颤动着。(大男子主义,想到我爸)

21,其实他向杜尼雅求婚的时候,深信这些流言蜚语都非常可笑,因为玛尔法·彼得罗夫娜本人已经公开辟谣,而全城的人也早已不谈这些谣言,并且还热烈地为杜尼雅辩解了。他本人现在也不否认这一切他当时都已经知道了。然而他还是十分珍视让杜尼雅提高到同自己平等的地位这个决心,并认为这是他的一个崇高行为。此刻他对杜尼雅谈到这件事的时候,透露出隐藏在心底里那秘而不宣的、自我欣赏过不止一次的想法;他不明白别人怎么会对自己的这个崇高行为不赏识。当时他去探望拉斯柯尔尼科夫,是以恩人自居,打算去收取丰硕的成果和接受阿谀奉承。不用说,现在他下楼的时候,认为自己受了极大的侮辱,他的功劳没有被承认。

他简直少不了杜尼雅;在他看来,跟她断绝关系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很久以前,已经有若干年了,他做着结婚的美梦。他一边积攒钱,一边等待着机会。他在心底深处陶醉地幻想着这样的一个年轻女子:淑贤、贫苦(一定要贫苦的)、年轻、貌美、门第高、有教养、胆小、吃过很多苦,在他面前显得十分卑微——一辈子把他当作恩人,崇拜他,服从他,钦佩他,在她心目中只有他一个人。工余之暇,他在脑海里,以这个动人的有趣的题材,创造出多少场面,多少美妙的插曲啊!多年的幻想差不多快要实现了:阿夫多季雅·罗曼诺夫娜的美貌和学问使他惊叹;她那无依无靠的境况使他万分满意。她身上甚至有着比他所幻想的还要多些的东西:这是一个自豪、刚强、淑贤的女子,教养和学问都超过他(他觉察到这一点)。这样一个女子将一辈子奴仆般地感谢他那崇高的行为,向他卑躬屈膝,而他将有无限的绝对的权力!

(哈哈,大男子主义,我爸)

22,“这么大的耻辱和这样的卑贱怎么能在你身上跟另一些与之对立的神圣的感情并存呢?还是投河自尽吧!这会好些,会好上一千倍,明智一千倍!”

(这主角有病。。。总是突然挖苦。)

a,我只想证明一件事,就是,那时魔鬼引诱我,后来又告诉我,说我没有权利走那条路,因为我不过是个虱子,和所有其余的人一样。

b,求实精神是不容易获得的,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的。我们差不多有二百年光景脱离了实际生活……不错,各种思想层出不穷,善良的愿望是有的,虽然是幼稚的;甚至正直的行为也能发现,虽然骗子多得不得了;但求实精神还是没有!求实精神得来不易啊。”

c,你要知道,那时我老是自问:我为什么这么蠢,如果别人都很蠢,而我既然确实知道他们都很蠢,那我为什么不聪明些呢?索尼雅,后来我知道了,如果等到所有的人都变得聪明,那要等太久……后来我又知道永远不会有这样的事,人是不会改变的,也没有人能够改变他们,不值得耗费精力!是的,就是这样!索尼雅,这是他们的规律……规律!就是这样!……现在我知道,谁聪明、强硬,谁就是他们的统治者。谁胆大妄为,谁就被认为是对的。谁对许多事情抱蔑视态度,谁就是立法者。谁比所有的人更胆大妄为,谁就比所有的人更正确!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将来也永远会如此!只有瞎子才看不清!”

“权力只给予敢于俯身去拾取的人。这只需要一个条件,仅仅一个条件:只要胆大妄为!于是我想出了一个念头,一辈子还是头一遭,在我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想出过这个念头!谁也没有想出过!我忽然看得像白昼一样清楚:过去从来没有一个人敢于,而现在也没有一个人敢于鄙视这一切荒谬的东西,敢于把这一切东西扔掉,让它们见鬼去吧!我……想显示这种魄力,所以我杀了……我只是想显示这种魄力,索尼雅,这就是全部原因!”

d,拉斯柯尔尼科夫最终放弃理念服从幸福也并非什么巧合,他在监狱中做的梦已成为驳倒他理论的注脚:世界上发现了一种叫旋毛虫的新的微生物,感染这种微生物的人自认为聪明且坚信真理,坚信自己的判断、自己的科学结论、自己的道德信念和信仰。几乎所有的人都感染了这种病,他们认为只有自己掌握了真理,对别人的无知愚昧感到难受,对于善恶也没有统一的意见,所以他们为了个人的“远大抱负”只能互相残杀,为此所有的人和事物都遭到了毁坏。(复制自知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罪与罚的更多书评

推荐罪与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