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四季 山之四季 8.0分

平淡与真善美

Shelley
2018-03-09 20:15:42
我的家乡在山区,算不上那么隐居避世,也没有那么多的动物和野物,雪不厚,开春很早,夏季蝉鸣才是最聒噪的,秋天算是最舒适的季节。土地不贫瘠,甚至邻里间也没那么和善、直率、热情、互助。可是我却在高村的生活里读到自己的曾经及将来。

我小时候特别害怕夏季后秋季的落寞,印象里家门口两边水渠铺满了金黄的小野菊,那么灿烂,每天早上上学走在路上的时候却清晰可见被一层薄霜覆盖着,就像落日余晖,不久便消亡——独居在植物繁茂地地方,就很容易被他们所散发出来地强烈生命力所折服。 七月的土用是植物生长最好的时机。所有的植物否仿佛瞄准了初春到夏季的土用这段时间,凝神屏息,一口气窜上来。每到这时,山中的绿色植物所散发出的那种强烈的生命力,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拉气质简直能把人和动物都盖过去。这片绿色世界到了八月旧盆节的时候,突然间就变了样子。原来那声嘶力竭般的气势霎时就消退了。特别是像南瓜这种栽培性植物.........

回忆起来从小到大没有接受太多表达出来的爱也好,关心也罢。所以三五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了阅读,借邻居哥哥的语文书,并不是有多爱学习,只是那时候课外书少的可怜。我的第一本课外书是童话《海的女儿》,近几年却



...
显示全文
我的家乡在山区,算不上那么隐居避世,也没有那么多的动物和野物,雪不厚,开春很早,夏季蝉鸣才是最聒噪的,秋天算是最舒适的季节。土地不贫瘠,甚至邻里间也没那么和善、直率、热情、互助。可是我却在高村的生活里读到自己的曾经及将来。

我小时候特别害怕夏季后秋季的落寞,印象里家门口两边水渠铺满了金黄的小野菊,那么灿烂,每天早上上学走在路上的时候却清晰可见被一层薄霜覆盖着,就像落日余晖,不久便消亡——独居在植物繁茂地地方,就很容易被他们所散发出来地强烈生命力所折服。 七月的土用是植物生长最好的时机。所有的植物否仿佛瞄准了初春到夏季的土用这段时间,凝神屏息,一口气窜上来。每到这时,山中的绿色植物所散发出的那种强烈的生命力,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拉气质简直能把人和动物都盖过去。这片绿色世界到了八月旧盆节的时候,突然间就变了样子。原来那声嘶力竭般的气势霎时就消退了。特别是像南瓜这种栽培性植物.........

回忆起来从小到大没有接受太多表达出来的爱也好,关心也罢。所以三五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了阅读,借邻居哥哥的语文书,并不是有多爱学习,只是那时候课外书少的可怜。我的第一本课外书是童话《海的女儿》,近几年却是有意识地在摆脱这本书传递出来的心境对我的影响——生而为人,无论是在人群中,还是在父母亲戚之间,都会感受到一种无穷无尽的孤独,这是不可避免的.........而我们通常所说的孤独,大多都是在与人交往的过程中,由某种不满、不安变化而来。我在这里所做的任何事,都是顺其自然,一点儿也不觉得孤独。

高村写得平淡又真实,有丝哀戚又觉温暖。年老、体力不支、食不果腹、营养不济,将来的我也会被叫做“老翁”的时候,我想我不会刻意选择去隐居,却想有个农场吧,过几年往来田野中的生活,养花种菜!

以下为摘抄,愿心境与美常在:
泡澡的时候,浴缸里也盛满了月光;走到外边的原野上,身披银纱的芒草穗正如波浪般起伏着。这种时候睡觉的话就太可惜了。因此,我总是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在无人的山野里散步直到深夜。(夏季的夜晚走出来又安宁又清爽)

很小的时候,在母亲的老家过年,那里是一个竹乡。亲戚们都在大堂里打几桌麻将,停电的晚上就会燃起煤油灯,从玻璃罩子里面点燃,脚底下是炭火。而那几年雪下得很大,即便到了凌晨外面也是明晃晃的。门前的竹子都被大雪压弯,翠绿和白十分好看。雪也是有声音的,那是竹子撑不住了,雪从上面扑簌落下的声响。(清晰地记得有年新年初一,瑞雪压到屋后一片竹子,竹子大概是最撑不住雪还硬抗着的植物)

秋风渐渐转急,某个早上季节突然就变了。风从西山过来,猛烈地吹动着芒草,也带走了昨日白昼的暑热,天气一下子凉爽起来。宝石一般绮丽的东北之秋,每天都在延续着。天空是澄净的青蓝色,不时有鸟飞过。伯劳鸟一边叫着一边飞走了,红蜻蜓也成群结队地在低空飞行。一望无际的芒草原上,风一吹,白色的穗儿就像海浪一样发出沙沙的响声。

每到积雪的时节,四面都是白雪,连个人影也见不着。人声、脚步声,自然也是听不见的。不像下雨,下雪是没有声音的。每到这时,待在屋里,感受着悄然无声的世界,便觉得自己像聋了一般。尽管如此,偶尔还是能听见地炉里柴火毕剥的响声,以及水壶里热水沸腾的微弱声音。这样的日子将一直持续到三月。 “若忆帕多瓦,旧日追忆在心头,满目唯梨花”。(我今天才恍然,下雪是没有声音的)

寒冷似冰的空气之前还覆盖整个山头,一到五月就突然向北而去了。这时,地面开始急剧升温,日光也迅速活跃起来,两者都分秒必争地展现着山间春色。随后,一转眼就是夏天。东北的春天来得匆忙,苹果花、梅花、梨花和樱花这些代表着春天的植物,连排个队也等不及,一下子竞相开放,让人觉得简直像置身于童话剧的舞台一样。

真正的集大成之物应是丰满的,而非贫寒的。

人类的生活就像网眼一样一举铺开。如果对待文化也只是囫囵吞枣般地只对其中的一部分倾注全力,反而不太好。在这种古老而有历史底蕴的地方缓慢前行,反而不失为一种良策。

不同季节中植物的生产规律简直严苛到了让人害怕的地步,植物们总在争取着每一天甚至每一刻,住在这山里,亲眼所见这四季的更替,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真意。(植物比我们更坚强、坚定地活着)

原来雪和雨可以有对比,原来下雨时嘀嗒嘀嗒的声音是嘈杂的同时也是生气;原来下雪是没有声音的,是寂静地让人发怵的,不是仅仅是白茫茫的一片的软塌塌的棉花。

可能因为山里的空气比较澄净,我们也能够清晰地看见夜空中的盛景。一等星简直大得让人有点害怕。抬头仰望着星座,比如冬天的猎户座、夏天的天蝎座,就好像正在近距离看着一个从天空中垂吊下来的,正熊熊燃烧着的物体似的。(小时候乡下的星空是布满星星的,不知道谁和我说前天晚上星星多,第二天一定是好天气。在学语文张衡、北斗七星那几课的时候,有天夜里出门我抬头望见过北斗七星,不过那也是唯一的一次,在这之后苦苦寻过终不得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之四季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之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