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白鹿原 9.1分

白鹿原的女人们

LRay
2018-03-09 看过
《白鹿原》这本作为陈忠实老先生的巅峰之作,可谓倾尽其毕生心血。甚至用陈老的一句话来讲,这书是用来垫棺材当枕头的。
在创作这本书的过程中,作者以蓝田、长安和咸宁三个县为了解对象翻阅了大量古老的县志。每翻开一部县志,就像打开了一个县的《史记》,又是一方县域的百科全书。可是呢,陈老发现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一部二十多卷的县志,竟然有四五个卷本用来记录本县有文字记载以来的贞洁烈女的事迹或名字。这些女人用他们活泼的生命,坚守着道德规章里专门给他们设置的“志”和“节”的条律,曾经经历过怎样漫长残酷的煎熬,才换取了在县志上几厘米长的位置。所以我想就此谈谈白鹿原上的女儿们。
“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自豪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的开头似乎早已交代了这个世界里的女人们命运的悲惨。而白嘉轩母亲的那句“女人不过是糊窗子的纸,破了烂了揭掉了再糊层新的”更是活脱脱的旧时代女性的女性秉性,即对于悲惨的命运逆来顺受。鲁迅的《祝福》里的祥林搜竭尽一生去迎合封建社会的道德,最后却换不来认可,最后死在无人知的寒夜里,何其相似,悲乎!《白鹿原》中,仙草为白家勤勤恳恳,最后死时却连见自己儿女遗愿也无法实现。而造成这个的悲剧的正是那个把乡约视为圭臬的白嘉轩。他表面上派鹿三去找回白灵和孝文,暗地里却递了个银元要鹿三去游玩。因为他不容许别人哪怕是自己的子女违背乡约,为此甚至是可以牺牲妻子弥留之际的心愿。这一刻仙草是悲惨的,他被佳轩给欺骗,哪怕她勤勤恳恳为白家付出那么多,她也得不到尊重。
原上另一个悲情的女人便是田小娥。打小被贪财的父亲卖给一个毫无生气的有钱老头做小老婆,在老头的家里地位低下,备受着生理和心理的煎熬。黑娃打开了她的心房,给了她希望,却没给她安全感。进不了祠堂,她没有抱怨,和黑娃能在破窑过完平淡的余生也知足。可是,一场男人们挑起的风搅雪,却打破了她的幻想。她成了黑娃犯事的替罪羊,去替他还债。最后被狡猾的鹿子霖利用,纠缠进男人给她带来的无尽的劫难中。最后化作飞舞的飞蛾,却也逃不出着封建的藩篱。无情的被镇在塔下,但没有一个男人为她在塔下拂尘。但她失败了吗?鹿子霖利用她的肉体,她撕破了鹿子霖伪善的面皮。白嘉轩不让她进祠堂,她诱惑孝文背弃了他视为圭臬的乡约。她失败了吗?
在作者众多笔下人物中,白灵恐怕是最鲜活的生命。她是白鹿原上唯一一个上了学堂的女性,享有和哥哥们一样平等的教育机会。而且她还上了哥哥们不敢奢望的新式学堂,也正因此她见识了新世界,所以她敢爱,哪怕是自家死对头的鹿氏兄弟;她敢恨,哪怕是最疼爱她的父亲白嘉轩;她敢斗,哪怕是和她一起革命战友。只不过最后她也逃不了死于自己同志手上的悲惨命运,成为政治的牺牲品。
这就是白鹿原吧,在男人们明争暗斗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女人悲惨的命运。
(PS:还望各位评价给出指正意见,谢谢!)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白鹿原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鹿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