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逝 伤逝 8.8分

男和女

张贺
2018-03-09 19:44:19

抛却《伤逝》的时代背景和历史意义不谈,这本短篇作品作为鲁迅先生创作的惟一一部反映青年男女爱情的小说,自然有其特殊体现。这篇文章也只从《伤逝》所叙述的两性交往的角度来品读,来体悟。

“人必生活着,爱情才有所附丽”,这大概是这篇小说中为读者所传述和引用最多的瑰句,也使我印象颇深。不过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物质对于婚姻和爱情的重要性,我想到的是在男女双方的交往过程中要想使感情维持并且久长所必备的品质。

首先,男女双方必须是独立的。这种独立既可以体现在工作和经济上,也可以体现在思想和意志上,你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生活,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和希望全部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就像涓生和子君那样,在他们的初始交往过程中,每个人都有着独立的情感和生活,对于两个人的照面和交谈也有着期待和向往。同时,他们有着共通的话题和想法,也基于彼此的异处有着窥探的欲望。正是这种相互吸引却不能完全了解的感觉,使他们热恋,并进入婚姻的“围城”。

然而,在他们同居之后,两个人的生活赤裸裸地展现在彼此面前,他们切断了几乎所有的人际关系网络。尤其是子君,每天过着饲鸡饲狗、打扫做饭的生

...
显示全文

抛却《伤逝》的时代背景和历史意义不谈,这本短篇作品作为鲁迅先生创作的惟一一部反映青年男女爱情的小说,自然有其特殊体现。这篇文章也只从《伤逝》所叙述的两性交往的角度来品读,来体悟。

“人必生活着,爱情才有所附丽”,这大概是这篇小说中为读者所传述和引用最多的瑰句,也使我印象颇深。不过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物质对于婚姻和爱情的重要性,我想到的是在男女双方的交往过程中要想使感情维持并且久长所必备的品质。

首先,男女双方必须是独立的。这种独立既可以体现在工作和经济上,也可以体现在思想和意志上,你要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生活,不能把自己的情感和希望全部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

就像涓生和子君那样,在他们的初始交往过程中,每个人都有着独立的情感和生活,对于两个人的照面和交谈也有着期待和向往。同时,他们有着共通的话题和想法,也基于彼此的异处有着窥探的欲望。正是这种相互吸引却不能完全了解的感觉,使他们热恋,并进入婚姻的“围城”。

然而,在他们同居之后,两个人的生活赤裸裸地展现在彼此面前,他们切断了几乎所有的人际关系网络。尤其是子君,每天过着饲鸡饲狗、打扫做饭的生活。在涓生眼里,她“竟胖了起来”“管了家务便连谈天的工夫也没有,何况读书和散步”。这或许是封建社会中女性角色的通病,步入婚姻之后,她们会以男性为中心,失去作为一个个体独立的生活,甚至依附于男性角色。渐渐的,子君和涓生的生活中丧失了秘密和差别对于感情维持的吸引力,加之后来涓生失业,基本的生存需求难以满足,这种空虚和厌烦就会被人为的放大。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他们的婚姻也产生了危机,时间的递进和压力的增大自然使他们的同居和情感关系难以继续,导致最终的悲剧。

正如鲁迅在《伤逝》中所说,“爱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在两性交往过程中,男女双方的独立特质是使爱情时时迸发出崭新的生命力并且绵延不断的生长所不可或缺的因素。

其次,在爱情和婚姻的生发和发展过程中,不必也不能维持和坚守基于双方的美好想象。换而言之,当有一天你发现你身边的伴侣并不是你所期望的那个样子的时候,不应该大惊小怪和过多的埋怨指责,要学会接受和承认。

我们必须明白,在感情培育的初期,为了得到你的好感和青睐,男女双方都自然而然的会伪装成他/她认为的你所喜欢的那个样子。然而在柴米油盐的长期相处的过程中,你可能会发现他/她并不是之前的那个美好的样子,作为男生的你,可能会邋遢,不那么爱干净,睡觉的时候也会打呼、磨牙、说梦话,也可能会软弱和犹疑;作为女生的你可能素面朝天并不像化妆的时候那么漂亮,会挖鼻孔和抠脚,也可能会任性、无理取闹,这些不那么美好的表现,是生活最真实的样子,他/她也只会在最亲近的你面前呈现。

但是在子君和涓生的爱情过程中,由于生活的琐碎和物质的压力,子君可能并不像之前那样的精致与安闲,她需要操心家务,她会想今天的饭,鸡和狗的饲养,和官太太不那么愉快的相处。随之,她“竟胖了起来”,不再读书,眼神和脸色变得凄清,也冷漠和疑心。

但涓生似乎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他觉得从会馆破败的小屋搬到吉兆胡同之后,两人的生活应该是更为幸福的,或者和之前一样宁静和充满期待。因此,他开始觉得君生并没有那么的娴静,没有那么的理想,他希望子君能够像以前一样眼里总闪着“稚气的光芒”,和他保持精神交流。

但生活大抵不会如人们所愿,涓生如是,我们亦如是。

涓生开始尝试用以前的话题重温回忆,他和子君闲谈,提到文艺,提到外国的文人,文人的作品,提到新思想,这些曾经能使子君眸里闪着稚气的光的文艺,如今却已不能勾起子君太大的兴趣,涓生并未得到他所期待的微笑或者点头,也觉得乏味。乏味久了,感情自然难以持续。终其缘由,便是涓生对于婚姻和伴侣的过高期待了。

据传,《伤逝》创作于1925年,时值鲁迅与许广平通信交往的初期,对于原生婚姻的无望以及对于可能到来的新的感情的期待和担忧,因而,这篇小说的创作大概也有其他缘由了。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伤逝的更多书评

推荐伤逝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