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着什么?- Holden for What?

gyges
2018-03-09 19:25:28
记得蔡康永说他大学毕业后Gap Year了一年,但不是为了游玩,而是把很多经典书籍集中看了一遍。9月之后出生的儿子没法上学,正好利用这一年把一些他能看的经典的书籍让他读一下。为了给儿子选书,Google了一下美帝高中的必读书单,发现《麦田守望者》赫然在目,于是找了一本在各种碎片时间开读。

       这本书如果是二十年前或十五年前读,估计会喜欢的要死,如今这个岁数读起来反倒觉得不以为然了。作为一个长在红旗下,父母新闻联播和央视一套主旋律黄金剧一天不落二十年如一日的传统家庭的孩子,从小被灌输最多的思想就是不要学“坏”,什么是坏就不得而知了,反正乖巧、严于律己品学兼优就一定不会错。

      青葱岁月,成长烦恼。现在还记得几个在家里大人不在,都不敢搓一把麻将的孩子,窝在一个哥们的小屋里,围坐在他家的卡带录音机旁,听他放“费了老鼻子劲”搞来的Nirvana打孔带,听他讲Rock'n Roll是如何的“毁灭”和将怎样的“拯救”,看Pink Floyd 不男不女的扮相,听Guns'n Rose皮衣加铁链的半京剧半长调的唱腔。那好奇不足惊慌有余的摇滚启蒙,内心深处多年都默默的把摇滚划分到了“坏”那一部分。稳稳的听着“心如止水”的忘情水,四平八稳的过级打怪,却从来不敢让迷幻的My Girl和金属的With or Without You任意地撕开,包裹的严丝合缝,面对性手枪的隐喻却还能毫发无损的,是值得高兴还是遗憾?是幸运大乐透还是劫后余生?

       生命不止,岁月流逝。刚毕业那段特别喜欢各种同学聚会,乐此不疲。每当发现大家都“事故”了,“圆滑”了,以致于自己都不认识了,就暗自庆幸,只有自己还出淤泥而不染,那时好像还没有“白莲花”这词。在自己“印象”里(这些印象貌似是根深蒂固的,丝毫不可动摇的)他们、她们和她都还(并且应该永久的)停留在那个年代,当发现大家都油腻的油腻,脂粉的脂粉。有的人愚钝到刚进入一个“圈子”就开始鼓吹和捍卫那个圈的合理性;有的人机灵到还没进入那个圈就毫无抵抗力的迷倒在那个圈外。都变“坏”了,惊慌了,赶紧把自己封闭起来,好久都以种种理由闭门谢客。

      老而弥坚,老当益壮。当互联网大潮席卷自己所在的行业时,自己也义无反顾的投奔了BAT的怀抱,美其名曰挑战自我, 一副毅然决然走出舒适区慷慨激昂的样子。当在互联网企业受挫后,又毫不犹豫的批判这些民企土包子翻身,暴发户上位。。。。。。列侬的粉丝(作者的忠粉)开枪打死了列侬,留下一句“你变了”,这种守望,卫道士般的执着早在那一刻已经达到了高潮,如果说守望的那片金黄色的麦田是“纯真”和“善良”的人性,感觉逼格太高、太渺、仿佛太虚境一般。珍惜那属于个体火电时光般的生物化学效果产生的神经反应,有点像Big Bang一般的看似渺小而又威力无穷的裂变,产生了无穷的追求、理想和欲望好似茫茫的宇宙,尝试各种可能性,让人生少一些留白多一些写意是不是更有意思?虽然《未来简史》已经斩钉截铁的论断了这种反应不是独一无二的,是可追溯可复制的,但除了这个能算的上人性的本质,其他的还能算什么?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Catcher in the Rye的更多书评

推荐Catcher in the Rye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