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智慧》的经典话语

路人甲🚶
2018-03-09 19:21:40
亚瑟·叔本华(德语:Arthur Schopenhauer,1788年2月22日-1860年9月21日),德国著名哲学家,唯意志主义和现代悲观主义创始人,影响了尼采、萨特等诸多哲学家,开启了非理性主义哲学,著有《论充足理由率的四重根》、《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论道德的起源与基础》等。1860年9月21日叔本华逝世,死后将所有财产都捐献给了慈善事业。《人生的智慧》是叔本华写于1850年的晚期著作,正是这本书使叔本华成为享誉世界的哲学家。在这本书中他以"优雅的文体",暂时撇开了唯意志论的悲观主义人生哲学,从世俗的角度探讨了人生应遵循的原则。

引言

因此伏尔泰说过:"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是照样愚蠢和邪恶,跟我们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所发现的并没有两样。"

第一章 基本的划分

每个人到底生活于何样的世界,首先取决于这个人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正如每个人都囿于自己的皮囊,每个人也同样囿于自己的意识。一个人只能直接活在自己的意识之中。

个人拥有的不同地位和财富赋予了个人不同的角色,但各人的内在幸福并不会因外在角色的不同而产生对应的区别。相反,这些人同样是充满痛苦和烦恼的可怜虫。

对于人来说,存在和发生的一切事物总是直接存在和发生在他的意识里面,所以,很明显,人的意识的构成是首要关键。

一个人精神能力的范围尤其决定性地限定了他领略高级快乐的能力。……因为最高级、最丰富多彩以及维持最为恒久的乐趣是精神思想上的乐趣,尽管我们在年轻的时候,对这一点缺乏充足的认识;但是,能否领略这些精神思想的乐趣却首先取决于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精神思想能力。

如果一个人能够享有自己卓越的、与众不同的精神个性所带来的乐趣,那么,普通大众所追求的大部分乐趣对于他来说,都是纯属多余的,甚至是一种累赘。

苏格拉底在看到摆卖的奢侈物品时,说道:"我不需要的东西可真不少啊!"

另一方面,只有傻瓜才会把社会地位放置在财产之前。另外,人拥有的财产、物品和名誉、声望处于一种所谓的互为影响、促进的关系。彼德尼斯说过:"一个人所拥有的财产决定了这个人在他人眼中的价值。"如果这句话是正确的话,那么,反过来,他人对自己的良好评价,能以各种形式帮助自己获取财产。

第二章 人的自身

因此,除了严重灾祸意外,人们在生活中所遭遇到的事情,不论是好是坏,其重要性远远不及人们对这些事情的感受方式;也就是说,人们对于事情的感受能力的本质特征和强弱程度才更为重要。

因此,针对他人自身优点而产生的嫉妒是最难消除的;所以这种嫉妒会被很小心、谨慎地掩藏起来。

对于天赋异禀、精神能力超长的人来说,遭到另眼看待是平常事。

因此,当愉快心情到来之时,我们应该敞开大门欢迎它的到来,因为它的到来永远不会不合时宜。

那些低下的劳作阶层,特别是在乡下生活的人们,常常露出高兴和满足的表情,而富贵人家却通常感到烦恼。

使我们快乐或者忧伤的事物,不是那些客观、真实的事物,而是我们对这些事物的理解和把握。

超常的感觉能力会引致情绪失衡、周期性的超乎寻常的愉快或者挥之不去的忧郁。

一般而言,一个人接受愉快印象的能力越弱,那他接受不愉快印象的能力也就越强,反之亦然。

不满情绪越厉害,则自杀所需的诱因就越小,到最后,诱因可以减至为零。相比之下,愉快情绪越强烈,维持这一情绪的健康状况越良好,自杀的诱因就必须越大。

对生活稍作考察就可以知道:痛苦和无聊是人类幸福的两个死敌,……外在的一重对立关系其实也就是生活的艰辛和匮乏产生出了痛苦,而丰裕和安定就产生无聊。因此,我们看见低下的劳动阶层与匮乏——亦即痛苦——进行着永恒的斗争,而有钱的上流社会却旷日持久地与无聊进行一场堪称绝望的搏斗。

一个精神富有的人会首先寻求没有痛苦、没有烦恼的状态,追求宁静和闲暇,亦即争取得到一种安静、简朴和尽量不受骚扰的生活。因此,一旦对所谓的人有所了解,他就会选择避世隐居的生活;如果他具备深邃、远大的思想,他甚至会选择独处。因为一个人自身拥有越丰富,他对身外之物的需求也就越少,别人对他来说就越不重要。所以,一个人具备了卓越的精神思想就会造成他不喜与人交往。的确,如果社会交往的数量能够代替质量,那么,就算生活在熙熙攘攘的世界都是值得的。

人们在这个世界上要么选择独处,要么选择庸俗,除此之外,再没有更多别的选择了。

所以,闲暇是人生的精华,除此之外,人的整个一生就只是辛苦和劳作而已。

这种在游戏里面体验和获得的习惯,会在人的实际生活里生根、蔓延。这样,人们逐渐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事务中,也同样依照这种习惯行事,认为只要法律允许,就可以利用掌握在手的每一个优势。

我们这个世界乏善可陈,到处充斥着匮乏和痛苦,对于那些侥幸逃过匮乏和痛苦的人们来说,无聊却正在每个角落等待着他们。

我们的现实生活在没有受到情欲的驱动时会变得无聊和乏味;一旦受到情欲的驱动,很快就会变得痛苦不堪。

但如果上述的两种特殊反常的情形碰巧结合在一起——拥有闲暇属于外在的特殊情形,而且具有超常禀赋则是内在的反常情形——那就是一个人的大幸运。……人生这两种痛苦,匮乏和无聊,也只有通过其彼此抵消和中和,才使常人得以逃脱它们的困扰。

头脑至为狭窄、局促的人根本上就是最幸福的,虽然并没有人会羡慕他们的这一好运。

第三章 人所拥有的财产

当对某一样东西的要求还没有进入一个人的意识的时候,这个人完全不会感觉到对它有所欠缺。

对于像人类这样一个贫乏不堪、充满需求的物种,财富比起任何其他别的东西都得到人们更多的和更真诚的尊重,甚至崇拜,这是毫不奇怪的。甚至权力本身也只是获取财富的工具。

"任何人都不要抱怨卑鄙和下流,因为在这世上只有卑鄙和下流才是威力无比的。"(歌德)

但是,对于人自身的幸福而言,尤其是对于幸福密切相关的平和心境和独立自主而言,这种荣誉感更多地产生出扰乱和不良的作用,而不是有益的效果。

他并不从自己的真正自我,而是从自己在他人头脑中的表象那里得到满足和快感,那他就是相当不幸的。……把别人的意见和看法看的太过重要是人们常犯的错误。这一错误或许根植于我们的本性;或者是伴随着社会和文明的步子而产生。

"跟奴隶开玩笑,奴隶就会对你不屑。"——阿拉伯谚语

谦虚是美德——这一句话是蠢人的一项聪明的发明;因为根据这一说法每个人都需要把自己说成像一个傻瓜似的,这就巧妙地把所有人都拉到同一个水平线上。

大众除了长有眼睛和耳朵以外就再别无其他。他们尤其缺乏判断力,记忆力也不强。

一个人的道德性格是不会改变的,所以仅仅一次的恶劣行径就可以确切显示:一旦同样的情况重现,这个人以后的行为都会带有同样的道德实质。

为此目的,女性名誉的训诫格言就是:绝对不能和男人发生非婚姻的性行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强迫男性结婚——这是他们的一种投降;只有通过这样做,女性才能得到保障。……我们看到女性名誉原则的基石就是一种有益和必需、但却是经过精打细算、建筑于实际利益之上的集体精神。

因此,男性名誉要求男性必须对其妻子破坏婚姻的行为感到愤慨,并至少要通过与他分离来惩罚她。……除此以外,男性名誉要求只是对女人,而不是这个人的奸夫做出惩罚,对后者的惩罚则超出了需要,这一点证实了男性名誉源自男性的团队精神。

正如塞尼加所说的:"一个人越可鄙,越可笑,他就越喜欢摇舌中伤"。

因此,在荣誉这一问题上,粗野无能可以取代,并且优于一切个性品质,道理站在至为粗野无礼的行为一边。干啥还需要多种多样其他别的?

在这世界上货真价实的祸害已经太多,人们不应该再增添那些虚幻不实的灾祸,因为它们会带来真正的祸害。

从道德的角度看,强力即公理并不比诡计即公理更令人信服。……报复别人的侮辱不应该采用决斗的方式,而应该运用暗杀的手段——这是卢梭的看法。

当然,有时候经历数世后,才会产生完全公正的评判结果,而这一定论是不会被将来推翻的。由作品奠定的名声是牢固和势所必然的。不过,作品的作者能否亲眼目睹自己的作品获得承认,却取决于外在情势和一定的运气。作品越高贵,越有深度,这种情况就越少发生。

最后,我们也可以看出,最虚荣的国家总把荣耀挂在嘴上,并毫不迟疑地把它视为激励人们做出非凡的实事和创作伟大著作的主要原动力。

因此,配享名声而又不曾获得名声的人,其实拥有了那更加重要的东西;他所缺乏的尽可以用他的实际拥有作为安慰和弥补。

在这里顺便说上一句,在一个人的生前就为他竖立纪念碑,那就等于说:我们不放心后世去评价他的价值。

第五章 建议和格言

所有的快乐,其本质都是否定的,而痛苦的本质却都是肯定的。

确实,生活并不是让我们享受的,我们必须忍受它和克服它。

因此,一个人所能得到的最好运数就是生活了一辈子但又没有承受过什么巨大的精神上或肉体上的痛苦,而不是曾经享受过强烈无比的欢娱。

如果能够达到一种没有痛苦,也没有无聊的状态,那就确实得到了尘世间的幸福,其他的一切都是虚幻不实的。

但如果人们遵循我这里所讨论的规则,把生活的计划瞄准在避免痛苦,亦即远离匮乏、疾病和各种苦难这一目标,那么,这一个目标就是真实的,我们或许就能有所收益;并且,我们的生活计划越少受到因追逐所谓肯定的幸福的幻象带来的打扰,我们的获益就越多。

因此,我们应该把对快乐、财产、地位、荣誉等等的期望调至一个节制、适宜的尺度,因为正是对幸福快乐、荣耀排场的渴求和争取带来了巨大的不幸。所以,降低我们的欲求是明智和合理的,因为相当不幸的生活是轻而易举的;相比之下,相当幸福的生活不仅很困难,甚至完全不可能。

谁要是完整地接受了我的哲学的教诲,并因此知道我们的整个存在其实就是有不如无的东西,而人的最高智慧就是否定和抗拒这一存在,那么,他就不会对任何事情、任何处境抱有巨大的期待;不会热烈地追求这尘世的一切,也不会强烈抱怨我们计划的落空和事业的功败垂成。相反,他会牢记柏拉图的教导:"没有什么人、事值得我们过分的操心。"

真正优秀的聚会无论在哪里都必然是相当小型的,辉煌、热闹的喜庆场面大都只有空洞的内核,某种的不和谐总会出现,因为这些喜庆气氛实在与我们那贫乏和苦难的生活格格不入。

由于这一错觉,从人生的开始放眼前看,生活显得一望无尽,但是,当人们走到了人生旅程的终点回眸审视一生时,生命却又显得相当短暂。

由此可见,我们的行事自始至终都有其必然性,我们在每一刻都做着我们在那一刻认为合理和适当的事情。

永远不要忘记:现在才是唯一真实和确切的,相比之下,将来的发展几乎总是与我们的设想有所不同,甚至过去也与我们对过去的回想有所出入。

但我们却不加留意地度过我们美好的日子,只有到了糟糕的日子真正来临的时候,我们才会想念和渴望曾经有过的美好日子。……我们应该时刻记住:此刻时光匆匆消逝化作神奇的往昔,从此之后,它就存留在我们的记忆里,照射出不朽之光芒。

我们的视线、活动和接触的范围圈子越狭窄,我们就越幸福;范围圈子越大,我们感受的焦虑或者担忧就越多。

因此,对那些值得回味时刻的记忆和记录,应该小心保存下来。在这一方面我们的日记会很有帮助。

大自然在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和智力方面定下了巨大差别,但社会对这些差别视而不见,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更有甚者,社会地位和等级所造成的人为的差别取代了大自然定下的差别,前者通常和后者背道而驰。

具有深度的交谈和充满思想的话语只能属于由思想丰富的人所组成的聚会。在泛泛和平庸的社会聚会中,人们对充满思想见识的谈话绝对深恶痛绝。

青年人首上的一课,就是要学会承受孤独,因为孤独是幸福、安乐的源泉。

这些人来到这个世上的任务就是引导人类跨越谬误的海洋,从而进入真理的福地。他们把人类从粗野和庸俗的黑暗深渊中拉上来,把他们提升至文明和教化的光明之中。当然,他们必须生活在世俗男女当中,但却又不曾真正地属于这些俗人。从早年起他们就已经感觉到自己明显与他人有别,但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才逐渐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他们与大众本来就有精神上的分离,现在,他们刻意再辅之以身体上的分离;任何人都不可以靠近他们,除非这些人并不属于泛泛的平庸之辈。

这样,他就要学会不要把自己随时随地的想法马上告诉别人;另外,对别人所说的话千万不要太过当真。他不能对别人有太多的期待,无论在道德上抑或在思想上。对别人的看法,他应该锻炼出一副淡漠、无动于衷的态度,因为这是培养值得称道的宽容的一个最切实可行的手段。

"如果不跟别人作比较,那我们就会为我们得到的感到快乐;如果由于别人比我们更加幸运而内心不安,那我们将永远不会快乐。"

容易引起别人嫉妒的人理应采用的办法就是与嫉妒者保持相当的距离,尽量避免与他们接触,以便双方之间始终保留一道巨大的鸿沟。如果不可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受到嫉妒者的攻击时,能够保持最大限度的从容镇定,因为导致嫉妒者发起攻击的原因足以抵消他们的攻击,这是一般实用的对付办法。

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必然发生,是不可避免的。

因此,对任何关乎我们痛苦和快乐的事情都应该以理性和判断力去观察和考虑,那么就是进行冷静的、不掺带个人情绪的思考,运用纯粹的概念在抽象中操作。

至于我所推荐的要控制住我们头脑中的想象,我要补充的是不要听任我们的想象把自己曾遭受过的不公、侮辱、轻视、损失化为栩栩如生的图像,因为这会刺激起我们已经沉睡了的愤怒、怨恨及其他憎恶情绪。

如果把细小的物体放置得太靠近眼睛,我们的视野就会受到限制,就无法看到其他别的东西,同理,在我们的直接范围内的人和事,尽管都是鸡毛蒜皮般的无关重要,但却经常过分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和占据了我们的思想,甚至造成了我们的不快。

正是由于这里所说的理由,当我们周围所有人持有与我们不一样的看法,并因此做出与我们不一样的行为时,尽管我们相信周围的人是错的,但始终不为所动却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肌肉可以通过加强运用而得到加强,但神经经受折磨却会遭到削弱。

各人瞬息万变的情绪很容易就为一个群体带来某种不一致。但正是这种不一致部分地解释了为何我们的记忆在摆脱了诸如此类的情绪的干扰影响以后——虽然这些干扰转瞬即逝——保留在记忆中的人就被理想化了,有时候,甚至是被神话了。

总的来说,我们受别人欢迎的程度和我们降低对别人的思想、感情的要求相等同,并且,我们这样做必须出于真心实意,而不是虚情假意,也不是出于对他人的容忍,因为,容忍植根于鄙视。

我们在与人交往时能够拥有的优势全在于我们对对方没有要求,不用依靠他们,并且让他们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不尊崇别人的人会受到别人的尊崇。"

原谅和忘记就意味着扔掉我们获得的昂贵经验。

性格是绝对无法改正的,因为人的所有行事都出自一条内在的原则;根据这一条内在的原则,在相似的处境之下,一个人只能永远做出同样的事情,而不可能是别的;……人们的观点想法和行为态度紧随自己的利益而迅速改变。

但是,总的说来,就像我很早说过的,这个世界沉浸在罪恶之中:野蛮人互相吞吃对方,文明人则相互欺骗对方,这就是所谓的世道方式。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不应为此感到泄气,不要以为抽象的准则和格言无法指引我们的生活行为,因而放任自己。

藏拙遮丑是可以的,但冒充优越却没有理由。

一句话,人们关注的是世俗常规所给予这个人的角色和位置。所以,一个人就像商品一样地被贴上标签并受到商品式的对待。……在这个贫穷和匮乏的世界,应付匮乏和需求的手段无论在何处都是最重要的,因此,也是压倒一切的。

在社会上,地位和财富可以期望获得人们的尊崇和爱戴,但精神的优势却永远不可以期盼得到这种待遇。

因此,一般来说,在男人当中,愚蠢无知的人会受到欢迎,而在女人当中,相貌丑陋的女人能够让人喜爱。

保持礼貌就等于我们定下一条闭嘴沉默的协议:我们都将互相忽略和避免责备对方在道德和智力上的缺陷。

如果我们怀疑一个人在说谎的时候,我们应该假装相信他所说的话;因为这样他就会变得放肆大胆,就会有恃无恐地说出谎言而最后拆穿自己。

这是因为随着时间和形势的变化,他们对我们那些最无可挑剔的事情的了解都会为我们带来不利。

有时候,我们以为别人根本就不会相信我们的某些事情,但其实,别人还不曾想到过要怀疑这些事情。但如果由于我们做出的行为使他们真的对这些事情起了疑心,那么他们就肯定不会相信它们的了。

"沉默之树结出安宁之果。"——阿拉伯谚语

我们可以说的简约一点:命运洗牌和派牌,而我们负责出牌。

相比之下,每个人都有着某些与生俱来的具体原则,这些原则深藏于每个人的血液和骨髓之中,因为这些原则是人们全部的思想、感情和意愿的结果。人们并不是在抽象思想中认识到自己的这些原则的。只是当我们回首自己一生的时候,才会注意到我们其实无时无刻不在遵循着自己的原则行事,这些原则犹如一条看不见的绳线操纵着我们。

所以对于任何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都要马上清晰地想象到其相反的一面。

就算是一件有危险的事情,只要它的结局仍然悬而未决,只要还存在得到一个更好结局的可能,那么我们就不要胆怯、犹豫,而应该努力抗争,正如我们只要还看到一小片蓝色的天空,我们就不应对天气感到绝望一样。

的确,万不得已的时候,畏惧本身就成为畏惧的理由了。

第六章 人生的各个阶段

因此,我们在童年时期和青年早期对事物的接触和经验构成了以后所有认识和经验的固定典型和类别。

因此,许多儿童的眼神是直视和认真的。

儿童对于外部世界都很好奇,经常观察思考,眼神也总是发直,很少有目光游移,因为他们想看什么,想干什么都是直接的,没有掩饰。

年轻人期望他们的一生能像一部趣味横生的小说,他们的失望也就由此而来。

一个成熟的人从自己的生活经验中所能获得的,就是摆脱偏见;这样,他发现世界与他儿时和青年时期所看到的迥然有别。

当走过了山顶,我们才跟死亡真正地打了照面。

当生活临近结束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生活跑哪去了。……所有无关重要的和不愉快的事情都从我们的记忆中筛漏掉了,因此,遗留在我们记忆中的事情所剩无几。

有时候,我们相信自己在怀念着某一处遥远的地方,但其实,我们只是怀念着我们在年轻、活泼的时候在那地方所度过的时间。

所以,只有在性欲消失了的时候,人才会变得理性。

[End 2015.3.20]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生的智慧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生的智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