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工人是否是新工人?

小D
2018-03-09 16:29:41

调查报告讲究时效性,今年才看完这本书,的确是有些晚了。这书出版于2013年,很多数据是2010甚至更早时收集的;例如,吕途老师在介绍2011年的皮村时说,“皮村大概有大大小小的工厂120家”,但据说去年搬了不少工厂,年底的人口疏解也给皮村造成了影响。所以,如果工会有时间,重新做一次统计就好了,我想,得出的数据会和2011年有很大的不同。

在我看来,吕途老师从来没有把这本书当作学术著作。因此,我们似乎没有必要用学术性来评判这本书。她说过,她写书,是写给工人看的。文章中表现出的自觉性和一些用力的争辩都因此而可以得到理解;她在表述调查事实,但也在宣讲观点。对于工人,她希望自我认识以及崛起;对于其他读者,她希望关注,以及,同行。所以,吕途老师更应该被称为行动者吧,这也是我敬佩她的原因。

在阅读时,最大的困惑来自于吕途老师自身与她所描述的群体之间,隐隐存在的那种张力。其实在阅读之前,这种张力就一直在我的心头萦绕。在皮村待的那段日子,我感受到了工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对工人主体性的期待,对劳动价值的认同,为“新工人”这一称呼赋予的意义。我原本以为,工友们的想法也应当如此。但我发现,即使是共同参与文学小组的工

...
显示全文

调查报告讲究时效性,今年才看完这本书,的确是有些晚了。这书出版于2013年,很多数据是2010甚至更早时收集的;例如,吕途老师在介绍2011年的皮村时说,“皮村大概有大大小小的工厂120家”,但据说去年搬了不少工厂,年底的人口疏解也给皮村造成了影响。所以,如果工会有时间,重新做一次统计就好了,我想,得出的数据会和2011年有很大的不同。

在我看来,吕途老师从来没有把这本书当作学术著作。因此,我们似乎没有必要用学术性来评判这本书。她说过,她写书,是写给工人看的。文章中表现出的自觉性和一些用力的争辩都因此而可以得到理解;她在表述调查事实,但也在宣讲观点。对于工人,她希望自我认识以及崛起;对于其他读者,她希望关注,以及,同行。所以,吕途老师更应该被称为行动者吧,这也是我敬佩她的原因。

在阅读时,最大的困惑来自于吕途老师自身与她所描述的群体之间,隐隐存在的那种张力。其实在阅读之前,这种张力就一直在我的心头萦绕。在皮村待的那段日子,我感受到了工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对工人主体性的期待,对劳动价值的认同,为“新工人”这一称呼赋予的意义。我原本以为,工友们的想法也应当如此。但我发现,即使是共同参与文学小组的工友,他们之间对于自我的认识也存在着差异,有些工友的价值取向或许与吕途老师的期待是背道而驰的。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中国新工人:女工传记》这本书在三联开新书交流会时,范雨素老师也去了,而她在发言时对自己的称呼依然是“农民工”。当时我很惊讶,忍不住去思考,为什么?在我们的眼中,作为文学小组成员,她毫无疑问是新工人的代表,可是她自己没有认可,至少在语言上没有。而语言是很说明问题的。我直到现在,也没有把这个问题想明白,我想去问问她,这个疑问引发了很多疑问,而它们促使我将毕业论文的选题定在了皮村。

沈原老师在本书的推荐语中,说“这是一部‘新工人’群体成员自己开展调查研究并形成结论的著作”。这意味着他把吕途老师也视为新工人群体的一员?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确实可以说,新工人的一部分已经形成自我意识,毕竟吕途老师在字里行间都体现着她的自觉性和诉求;但吕途老师是新工人吗?不仅在常识上,我不这样认为,即使是套用“新工人”的定义,我们也能发现问题。既然吕途老师不能被定义为“新工人”,那么她的阶级意识就不能够代表工友们的阶级意识,觉醒同理。

新工人是否是新工人?如果不是,如何促使他们成为新工人?我认为,吕途老师在试图回答第二个问题,这本书不是新工人写的书,而是写给新工人的书,它是一种价值观的说明和倡导。在这一点上,这本书很有意义,吕途老师自己也说了,工友们有了回应。但是同时,我很想知道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在我看来,这个问题,吕途老师没有回答,或者是把它模糊了。她的阶级诉求与明确的观点表达,是否使得工人的真实想法被掩盖? 这似乎是立场介入研究的一个麻烦之处。

从情感和价值认同上,我很喜欢北京工友之家,喜欢工友,但同时,我又对其中可能存在的割裂深感困惑:新工人,是新工人自己的新工人,还是写作者、倡导者、研究者、志愿者的新工人?我想,这些疑惑,或许只有在进一步的活动参与和思考中,才有可能得到解答。甚至,我希望,自己也能成为推动问题解决的一份子。

三联新书交流会的那天,我在日记里写下这样一段话: “在他们三人对谈的时候,我的心上涌起一阵暖流。此刻,这小小的三联书店,就是北京在折叠之后偶然露出的一个交叉口。原本完全没有交集的人们,沉浸在同样的时空中。新闻工作者,高校教师,公务员,企业员工,家政工,建筑工……的确,北京在折叠,我们被分在不同的空间,平日里,我们彼此隔绝。可是,由于吕途老师的这本书,我们相遇了,尽管这种相遇如此短暂。”《女工传记》是交集的触发点,《迷失与崛起》也是,这本书是写给工人的,但我想她也在召唤同路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国新工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中国新工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