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会哭

柴刀下山
2018-03-09 16:06:07

文/柴刀下山

莫名想到一句话: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看不穿,会疯癫。

看得穿,是智慧。会疯癫,是执念。

真正具有大智慧的人,没见过。

会疯癫的凡人,天天见。

而且越是自命不凡的人,越有疯癫的危险。

不管是的是自命,梵高肯定是不凡的,而且是卓尔不凡。卓尔的意思,就是放眼同时代,没人能理解和肯定他的不凡。

所以梵高疯了。

疯了然后自杀了。

没有人去完完全全的探究梵高疯癫的心路历程。相反,对他怪异行为感兴趣的人倒是很多。

本书很不一样,写得很慢,写得很细,写得很小心。仿佛梵高就在作者身边,而作者生怕因为一个不真实而触怒了他。

这便是Bernadette Murphy和她的《VANGOGH’S EAR》。Murphy花了七年时间,去了阿尔勒地区一百多次,用法证般的手法,慢慢还原了梵高在那里生活的真实图景。

Murphy小心翼翼地还原了那条街道,那座黄房子,还有那里的密史脱拉风。于是梵高便在那里开始了生活,白天用50厘米长的铁钉把画架固定在地上画画,夜间便去咖啡馆喝一杯咖啡。有年轻的画家朋友来小住,生活看上去很不错。而且,那里的风,对梵高的身体或许也是好的。

但是,美丽的阿尔勒不重要,哪怕梵高喜欢得离不开那个地方。关爱着他的弟弟也不重要,哪怕梵高开心不开心都会给他写信。在梵高心底,得到承认才是最重要的——但偏偏没有——就算有那么几个瞬间,也是一晃而过。

对一个高傲的灵魂来说,对一个卓尔不凡的人物来说,这无疑是最痛苦的。痛苦得久了,便产生了对自己的怀疑。怀疑得久了,自然也就疯癫了。

我一直认为,人会疯全是因为灵魂得不到安慰。

提奥关爱着哥哥,但只能寄给他钱,在信里给他鼓励和安慰,但无力帮助哥哥实现他的梦想。

除此以外,没有人能更接近梵高的灵魂。

哪怕是高更,最后也是避之不及。

没有人能理解梵高。

没有人能理解梵高的世界。

现在,我们只能从他的画作中,去感受那些广袤、那些热烈、那些渴望和那些挣扎。

除了疯癫,梵高清醒的时间更多。

哪怕是割下耳朵的一部分送给一个姑娘,他也是清醒的。

送耳朵的意义,是救赎。

梵高还在想着救赎别人。

自己没救了,就这样吧。

如果耳朵能救赎一个姑娘,那他就能割下自己的耳朵。

同样的——

生命没救了,那就这样吧。

如果能清醒的离开,那就清醒地对自己开枪吧。

《梵高的耳朵》,不要当成推理小说来看,这是一个绝世天才不可阻止地走向绝望的过程。

请认真地看——从《耳朵上扎绷带叼烟斗的自画像》开始。

你的心会痛。

也许你会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梵高的耳朵的更多书评

推荐梵高的耳朵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