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扇 桃花扇 8.6分

青溪尽是辛夷树, 不及东风桃李花。

42级道士
2018-03-09 02:05:40

青溪尽是辛夷树, 不及东风桃李花。 才子佳人、复社青楼, 到底谁更婊子? 孔尚任当年创作《桃花扇》,无非“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 “桃花一剧,皆南朝新事,父老有存者。场上歌舞,局外指点、知三百年基业,隳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败于何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 那一年,农历甲申年,明思宗崇祯十七年。 那一年,大顺王李自成攻进北京,崇祯帝煤山自缢身亡。 那一年,清军入关,三桂造反。朱由崧匆忙登基,另立南明。 那一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史可法孤军奋战,抛骨梅岭。 那一年,河南才子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儿女情长、血染桃花。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岸犹唱后庭花”。自古秦淮两岸就是青楼的地盘,文人骚客的战场。只要纸醉金迷、莺歌燕舞,哪管风雨飘摇、国家社稷。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明朝末年的读书人看似忧国忧民,实质一盘散沙。平素俨然道貌、君子作风,同类者相互吹捧,结党营私;异己者党同伐异、暗箭明枪。当清兵攻城时,鲜有不变节屈膝者,如鸟兽散,如丧家犬。 南明佞臣马士英、魏阉余孽阮大铖等人沆瀣一气,朋比为奸,“进声色、罗货利,解党复仇。”南明一成立,他

...
显示全文

青溪尽是辛夷树, 不及东风桃李花。 才子佳人、复社青楼, 到底谁更婊子? 孔尚任当年创作《桃花扇》,无非“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 “桃花一剧,皆南朝新事,父老有存者。场上歌舞,局外指点、知三百年基业,隳于何人、败于何事、消于何年、败于何地,不独令观者感慨涕零,亦可惩创人心,为末世之一救矣!” 那一年,农历甲申年,明思宗崇祯十七年。 那一年,大顺王李自成攻进北京,崇祯帝煤山自缢身亡。 那一年,清军入关,三桂造反。朱由崧匆忙登基,另立南明。 那一年,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史可法孤军奋战,抛骨梅岭。 那一年,河南才子侯方域与秦淮名妓李香君儿女情长、血染桃花。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岸犹唱后庭花”。自古秦淮两岸就是青楼的地盘,文人骚客的战场。只要纸醉金迷、莺歌燕舞,哪管风雨飘摇、国家社稷。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明朝末年的读书人看似忧国忧民,实质一盘散沙。平素俨然道貌、君子作风,同类者相互吹捧,结党营私;异己者党同伐异、暗箭明枪。当清兵攻城时,鲜有不变节屈膝者,如鸟兽散,如丧家犬。 南明佞臣马士英、魏阉余孽阮大铖等人沆瀣一气,朋比为奸,“进声色、罗货利,解党复仇。”南明一成立,他们想的不是如何抗清复明、江山社稷,而是“一队妖娆,十车细软”,是打击报复、铲除异己。喜极而叫嚣,“幸遇国家内忧外患,正是我辈得意之秋”。就连侯方域这样的名门之后、名士之花也差点晚节难保。 相比这帮文人骚客,抗清复明、扶持社稷的重任落在柳敬亭、苏昆生这些戏子,李香君这类婊子,史可法这种弃臣的肩上。 性格刚烈如香君。香君出身青楼,但她没有因为出身低贱,就自降人格。她不仅聪明美丽,而且爱憎分明。“却奁”、“拒媒”、“守楼”、“骂筵”,不怕粉身碎骨,不惧血溅桃花。 机智勇敢如敬亭。柳敬亭、苏昆生虽是江湖艺人,没有显赫的地位,不受世人的尊重。但他们豪侠侠义,爱僧分明。他们对待阉党阮大铖“不待曲终,拂衣散尽”,宁可“投妓院”,也不“入阮门”。国家兴亡之际,他们主动请缨,劝服左良玉归顺朝廷,历经战乱寻找侯公子。 报国无门如可法。一代忠臣史可法抱着“上不愧对朝廷,下不愧对我师”的远大理想,以身报国。但奸臣当道,君上昏沉。在后援无望的情况下,只好悲壮地下令,“三千人马,一千迎敌,一千守城,一千外巡。上阵不利,巷战,巷战不利,短接,短接不利,自尽”。最终总是报国无门,江底葬身。但为这样的朝廷送命,真的不值得。 谁说婊子不如男,一扇桃花映血开。香君以名节为重,始终没有向恶势力低下高贵的头。但爱情就没有这么顺利了。排山倒海的战争彻底打碎了她和侯公子的秦淮春梦。侯公子辗转回到南京城,始终不得香君一面。 南京失陷后。侯、李二人更是劳燕纷飞,各奔西东。历经八万四千劫,等时局稍为平静之时,已是沧海桑田,不堪回首。 待劫后余生,聚首白云庵时,被道士一语点破,“呵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君在哪里,父在哪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香君、公子如梦初醒,双双顿悟,斩断儿女情长,双双入道,脱离世俗。 刚出青楼,就入空门。人生就是这么不如意。但皇帝都自杀了、元帅都捐躯了,一介风尘女子又能奈何。 《桃花扇》全本三十二出。省昆改编的《一戏两看•桃花扇——春风上巳天》只选取其中五折,这五折淡化了剧情的描写,着重人物的构造。《寄扇》表现李香君的“真”——”保住这无瑕白玉身,免不得揉碎如花貌”。《题画》表现侯方域的”诚”——侯公子避乱归来,重上媚香楼,只加见桃花难觅香君,伤心落泪,“寻遍,立东风渐午天,那一去人难见。看纸破窗櫺,纱裂帘幔。裹残罗帕,戴过花钿,旧笙箫无一件。红鸳衾尽卷,翠菱花放扁,锁寒烟,好花枝不照丽人眠”。《沉江》刻画史可法的”忠“,但是愚忠——“生灵尽席卷,这屠戮皆因我愚忠不转”。 省昆的改编本更有利于表现人物的张力,也更易于演员的舞台表现,尤其结尾的改编更是点晴之笔。 在孔尚任的《桃花扇》里,男女主人公双双入道。但在省昆改编本里,入道的只有侯公子,而李香君仍在苦苦地寻找一个已不在“世”的侯方域,把李香君塑造成一个忠于爱情、追求幸福的光辉形象,与一遇挫折就心灰意冷、遁入空门的侯方域相比,更贴近李香君刚直不阿,永不向命运低头的性格特征。 春风上巳天, 桃瓣轻如翦。 无奈辛夷去, 桃李自芳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桃花扇的更多书评

推荐桃花扇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