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 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 评价人数不足

理想终归比不上吃饭重要

沐晨
2018-03-08 23:57:04

拿到这本书还费了一些周折。首先是在三联生活周刊的公众号上看到,然后搜索亚马逊当当等网站,当然是没有的。找万能的淘宝,有台湾代购的。先不说正价60多元,还要包括运费38元。有些贵。看着这书名,似乎不值得百把块。正好有一个邻居妈妈去台湾旅行,也是爱逛书店之人,就托她带回。如此才得到这本书。

竖版书看起来有些不习惯,还有繁体。年前开始看,年后才看完。当然,没有整块的时间来看是一回事,还有,虽然当时在训练自己的读书速度,可我又是一个极度喜欢研究细节的人,而且光这本书的序,就写得非常诙谐,很多句子本身就值得回味多次,在这样的纠结里,断断续续看了下来,当然,当书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阅读的困难已经可以忽略不记,毕竟是中文,竖版和繁体都不在话下了。

能在做饭带娃刷微信的间隙把这本书读完,应该真的是喜欢作者。从未谋面。满满的清醒的白描,很坦诚,很认真,还有自嘲的勇气和洒脱。看到177页,从这段话里,才能对作者这样的姿态找出解释:

我险些忘记自己追寻的。我认为,教育的目的,是希望可以教育出一群人,一群可以用他们群体的话来述说,并引领属于同个群体的人打开视野。弱势群体,籍由教

...
显示全文

拿到这本书还费了一些周折。首先是在三联生活周刊的公众号上看到,然后搜索亚马逊当当等网站,当然是没有的。找万能的淘宝,有台湾代购的。先不说正价60多元,还要包括运费38元。有些贵。看着这书名,似乎不值得百把块。正好有一个邻居妈妈去台湾旅行,也是爱逛书店之人,就托她带回。如此才得到这本书。

竖版书看起来有些不习惯,还有繁体。年前开始看,年后才看完。当然,没有整块的时间来看是一回事,还有,虽然当时在训练自己的读书速度,可我又是一个极度喜欢研究细节的人,而且光这本书的序,就写得非常诙谐,很多句子本身就值得回味多次,在这样的纠结里,断断续续看了下来,当然,当书看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阅读的困难已经可以忽略不记,毕竟是中文,竖版和繁体都不在话下了。

能在做饭带娃刷微信的间隙把这本书读完,应该真的是喜欢作者。从未谋面。满满的清醒的白描,很坦诚,很认真,还有自嘲的勇气和洒脱。看到177页,从这段话里,才能对作者这样的姿态找出解释:

我险些忘记自己追寻的。我认为,教育的目的,是希望可以教育出一群人,一群可以用他们群体的话来述说,并引领属于同个群体的人打开视野。弱势群体,籍由教育理解了社会,更有效率地找出离开困境的可能。优势群体,知晓自己占有了许多资源,进而更加宽容。制定政策的群体,籍由教育的养成,确实掌握受益对象的真实需求,制定出更符合现实的政策。所以,即便教育资源一时之间无法让最多人受益,但也要能够经由取得教育资源的人身上,流传出去。因此,我追求的是白居易的老妪能解。排挤了很多人所享用的教育资源,必须有所回馈。这是我对于我所受教育的真实目的。

对这段话是有深度认同的。说起来我也是跟她一样,从底层进入到好的大学,好的研究院,也是怀揣了这些自带光轮的理想。其实在一群从小便不缺任何资源的人群里,会格格不入,甚至会愤世嫉俗,每天都有巨大的压力,因为是在自恋里完成自己的理想,而多数时候,理想在红尘里四处飘散。不放松,其实是不成事最大的障碍。我们都自豪于自己的紧张和在乎,我们几乎如同极度饥渴之人遇到了可饮之河,那么多的贪心----关于理想的贪心,关于要把这世界不公平一点点磨平的贪心----最后让自己不甚负荷。会抑郁。会无力。这独角戏一般的心路历程似乎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张慧慈这样的方式,才会抒发出来,才会被看见。

你以为你可以拯救弱势群体,其实有时候连自己都拯救不了。必须要经历了这么大的落差,才可以转大人。才知道自己的局限在哪里。那一直以来自己死命都要突破的局限,其实会纹丝不动。不是自己想明白了就可以突破的阶层壁垒。所谓转大人,无非就是曾经是不知道阶层壁垒几乎不可突破而去努力实现那点儿“几乎”,而今是知道阶层壁垒不可突破而让自己逐渐适应这种“不可突破”,或者说,让自己在突破这条道路上允许减速,允许曲折,允许失败。或者说,已经不再那样去在乎这种壁垒带给自己自尊上的伤害。总之要保存实力以求妥善经营好这一生,权衡自我的能力,宜细水长流。而那种激流勇进的姿态确实太消耗,人生也没有多少个十年经得起这样的折腾。

所以,不掩盖地说,当初选择社会人文科学的穷孩子,大概都有这样豪气万千的理想,觉得自己有几代人的能量去跨越社会的阶层。然而,理工-商科-社科-人文-艺术这条路径基本划出了阶层的更迭顺序,越是精神层面高的学科,必然越需要更高层的资源去支撑。所以说社会学是多么接地气的一门贵族学科呢?是的,凡接触之人都热爱,尤其是来自底层的学者,血液里天然就有田野的责任,可是,总要耗费巨大的能量去遏制自己想改变什么的念头,因为这学科始终是观察居多,带有身份抽离的观察,是真的可以抽离出来的观察。这其中发生的共鸣,几乎或多或少都会成为研究者的羁绊---如何做到有慈悲心而不自损?因为我们这样属于“样本”可能的人群,极容易投射出自己的问题,把研究当做了自我疗愈。

终究,马克思要有水煎包的模样,才容易让人咬得下去。随着年龄渐增,我们也许只能慢慢泡壶马克思的武夷岩茶,啜饮方可。思想都宝贵,而我还得去做饭。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的更多书评

推荐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