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地坛 我与地坛 9.2分

扶轮问路间,我已不在地坛,地坛在我。

卡夫跑跑
2018-03-08 看过

《我与地坛》

他的语言,深沉而绵密,流畅而富有美感。

对生死的思考:向死而生。生,不再可以辩驳;死,不必急于求成。“活着不是为了写作,而写作是为了活着。”“活着的问题在死前是完不了的。”后来想通:在最狂妄的年龄上忽地残废了双腿,是罪孽也是福祉。

《墙下短记》

读不明白,于是边看边做笔记。而后,整理出这么一条论述思路,也不知对不对:“我”与墙的故事—为什么要有墙—墙有其意义(趣味)—为什么要有意义(有意义生命才有重量)—因而要接受墙。

或者可以反过来理解,生命需要意义才有意义,而墙对我们的生命有意义,因而要接受墙。

其实到了文末,墙在他笔下有了双重含义。它是墙本身,更是一种困境。因而他对自己说:“接受残缺。接受苦难。接受墙的存在。”

《记忆与印象》

过去是否真的过去?这得看你怎么看。在几十光年外的世界,用能观察得足够远的望远镜观察,我的过去正是当下的景致。或者,将它贮存在记忆里,让它在思绪里永存。

然而,事情往往不尽如人意。记忆往往是破碎的,它碎成一段一段,无法粘连。于是我们在破碎中停驻、眺望。这时的记忆,恰恰成为了一个牢笼。

“往日已归去哪里?

在光的前端,在思之极处

在时间被忽略的存在之中

生死同一。”

读他的作品之前,提到这个名字,我妄作悲悯。及至真正拜读了他的作品,更多感受到的是释然与达观。

扶轮问路间,“我已不在地坛,地坛在我”。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与地坛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与地坛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