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 8.2分

重入春梦,从此扰扰攘攘

船上有斐
2018-03-08 看过

江城的梅花又开了,不知哪阵风又将暗香吹起,但是啊,我们散落天涯,再不见江城梅花。虽然记不清多少次瞥见黄鹤楼的惊鸿身影,但从未亲自登楼过。当读到沈复游黄鹤楼时所见的楹联“何时黄鹤重来,且共倒金樽,浇洲渚千年芳草。 但见白云飞去,更谁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时,一种我以为不会有的情绪慢慢溢满了心上,若再能回故地,纵使不再少年,不再有不倦不疲的豪兴,我们依旧不登黄鹤楼,找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在梅花开成海的地方虚度光阴吧。 沈复的文字一如他洒脱磊落的性情,总能轻易的亲近人的心,让人想要看看“单见隔岸萤,明灭万点,梳织于柳堤蓼渚间、少焉,霞映桥红,烟笼柳暗,银蟾欲上,渔火满江矣”是怎样让人不肯轻易放过的良辰美景;能够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说出“情之所钟,虽丑不嫌”的女子是怎么的人间绝色;天适微雨,路滑如油,一番折腰鹤步,踉跄出窦的奔波之后,至河干沙面,蓦然闯入眼帘的笙歌正盛是怎样的让狼狈的人笑靥如花。 看“闺房记乐”时,觉得生于太平盛世的衣冠之家,住在苏州沧浪亭畔的沈复,那句“天之厚我,可谓至矣”是一句骄叹呐。与芸娘琴瑟和鸣、恩爱有加,一起游太湖、谈论诗词,即使辗转寄居在他处,他们二十三年的举案齐眉是古诗文中少见的深情。有多美,碎了时候就有多悲切,芸娘离世时,沈复在一盏孤灯下,寸心欲碎,回煞之时,不顾所有人劝阻,等芳魂归来,不是因为胆壮,只不过是从初见的那刻开始,就成了一世情痴耳。 原就是因为好奇碗莲买的《浮生六记》,所以“闺情记趣”看起来真的是津津有味,虽然此生是不会有“但期合意,不论风水”的园子供我养花种菜,但总可以看看沈复的园子望梅止渴。“灌以河水,晒以朝阳,花发大如酒杯,叶缩如碗口”绝对的亭亭可爱呀。以炭代土,放以黄芽菜,这样的想法很新奇。叠山石,如临江石矶,石上植茑萝,虚空一角,用河泥种千瓣白萍,至深秋,茑萝蔓延满山,如藤萝之悬石壁,花开正红色,白萍亦透水大放,有空一定要试试。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用小纱囊撮茶叶置花,第二天早上取出,用雨水泡之,香韵尤绝,那么先要养一株荷花,然后等人生有幸收集到干净的雨水时,慢慢的等月升起,等花开,等茶香。 坎坷记愁,诗人说,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但沈复却说“人生坎坷何为乎来哉?往往皆自作孽而”。失意之时,总会觉得诸事不顺,但沈复幸运的是有许多知己,在芸娘被驱出沈家时,鲁半坊提供萧爽楼给夫妇居住。芸娘逝去,弟弟百般为难,仍有友人给沈复帮助。能够遇到这样的异姓骨肉,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浪游记快,沈复的一生,得一红颜,得许多知己,看遍天下美景,真可谓是快意江湖。看过渔船星列,漠漠平渡,赏过一轮明月,水阔天空,路过佛山家家户户墙顶上的盆盆花如牡丹的山茶,也曾卧床外瞩,即睹洪涛,枕畔潮声,如鸣金鼓。西背太湖的邓尉山上花开放千里,如积雪,故名香雪海,如果有幸能至苏州,真想得以一览,如不能,也要在梦里神往之。 剩余两记,中山记历,养生记道,总觉得少前几记几分韵味。 扰扰攘攘的浮生若梦,为乐几何?又不知梦醒何时?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浮生六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浮生六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