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 雷雨 8.5分

独裁者的惩罚

强强强力强力胶
2018-03-08 看过
《雷雨》这个故事通篇的核心人物,我认为就是周朴园。
三十年前,他诱骗了善良美丽的鲁侍萍又将其抛弃,侍萍留下的大儿子周萍便成了周朴园后妻繁漪精神失常的关键。侍萍后来嫁给下等人,所生的孩子四凤又进入周家工作,和周家少爷牵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繁漪、周朴园、周萍、侍萍、大海、周冲、四凤等人冥冥之中被看不见的命运拉在一起,像蛛网一样彼此相连。而吐出蛛丝的人,正是周朴园。讽刺的是,其他人要么失踪,要么精神失常,或者死去,唯有这个罪魁祸首存活了下来,这或许是对他犯下罪孽的一种精神惩罚。
戏剧一开头从十年后的一个场景说起:饱经沧桑的周朴园去看望发疯的繁漪和鲁侍萍。倒叙展开,鲁侍萍要去周公馆看望自己的女儿,没想到周公馆的主人——周朴园就是三十年前将自己始乱终弃的那个男人。鲁侍萍悲愤交加之中要把女儿带离周公馆,未料到女儿已经和周公馆的二位少爷暗生情丝,加上自己已经被周朴园认出,顿时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周朴园后妻繁漪因为舍不得大少爷周萍离去,对他和鲁家母女百般刁难。因为繁漪的干涉和朴园的默认,所有人都知道了三十年前的真相,矛盾因此达到顶峰——周萍无法忍受自己对后母和对妹妹的乱伦情感,开枪自杀;四凤同样为了伦理和爱情所困,慌乱之中和周冲一起被电击死去;繁漪和鲁侍萍精神失常;鲁大海失踪——硕大的周公馆顿时人气全无,之前的沉闷也彻底变成了黑暗的死寂。这一切,都是由周朴园而起的,由他的专横、他的不负责、他的敷衍、他的自私。
周朴园登场的外貌描写,已经告诉了读者们这人的性格和习性:“一对沉鸷的眼在底下闪烁着,像一切起家立业的人物,他的威严在儿孙面前格外显得凌厉。”可是从这一段描写只能勾勒出一个狠厉并成功的企业家的形象,真正要揭示他的致命缺陷的还在于接下来强迫他人服从自己意志的情节。他迫使繁漪喝药,一定要指定医生给繁漪看病并告诉所有人繁漪“精神不正常”,为的是让不安分的繁漪顺服自己。他多次数落周冲的天真想法,把他骂哭后又假惺惺地安慰几句,无非是想告诉儿子自己的想法就是权威,任何叛逆的创新的念头都是异想天开。他一面和鲁大海周旋,一面暗地里买通了罢工的工人代表,让别无选择的鲁大海自己乖乖放弃罢工的想法。他是一个独裁者,在他眼里似乎所有事情都得按照他铺的路来走。以至于周朴园面对三十年前早就该结束的一段旧情时是那么惊慌失措,甚至不惜打出感情牌来掩盖内心的冲动,因为事情终于像脱轨的火车一样摆脱他的控制了。周对鲁侍萍也并非完全没有感情,只是独裁者的思想压垮了一切,这种思想唆使周朴园唯一想做的就只有尽快解决鲁侍萍这个麻烦,送点钱打发回家就万事大吉。命运仿佛同他开玩笑似的偏偏将这个麻烦放大了,于是犯过的罪恶最终败露,酿成了如此的惨剧。
除了独裁者,他也是一个冷酷和软弱的人。冷酷和软弱是伴随着的双生花。三十年前的雨夜,如果他面对爱情和前途的抉择选择了后者,从富家少爷的角度来看也似乎无可厚非。可错就错在他逃了。本能拯救恋人鲁侍萍,却因为害怕失去名声和地位而完全弃之不顾,甚至任由其心灰意冷投水死亡,这是软弱。作品中没有提到具体的细节,但是可以推测出周在鲁侍萍疑似死亡后,既没有去坟上凭吊,也没有帮助她的家人度过难关,这是冷酷。三十年后,面对鲁侍萍的责问,他没有辩解也没有提出(金钱之外的)弥补,只想她快点走好不扰乱自己的心绪,这是软弱。毫不留情地压迫自己的亲生儿子甚至默许仆人殴打他,对侍萍母女也毫无怜惜之情,这是冷酷。理所当然地训斥儿子,又生怕家人不理会自己而好声好气地安慰,这是软弱。冷落明媒正娶的妻子,强迫她接受自己的想法、关在封闭的公馆里不见天日,这是冷酷。妻离子散对这样的人是最合适的结局。
不过,好歹在作品最后,他也表现出了人性的一面。据那两名看护人员,周来探望两位妻子已经是常年的习惯。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是他真心为之。家人只剩下他一个,而这又是自己亲手造成,来看望仅剩的家人或许是出于内心的罪恶感和寂寞感的双重压力。
独裁者终究得到了自己的惩罚,而熟知他的经历的读者也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怒其不争的同时又为他叹息。有可怜之处的可恨之人,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周朴园的角色塑造是我认为《雷雨》中最具特色且最有突破性的一个亮点,其他优秀的地方也不可忽视。
曹禺擅长大段大段的环境描写:从华丽但充满死气的周公馆,我们感受到了会产生这样一个悲剧故事的气氛和此中人物的痛苦。从破旧沉默的四凤家,我们看到了性格各异的家庭成员之间摇摇欲坠的关系。
作品中的其他角色,虽各有瑕疵,却也各有特色。作品的外貌描写也相当出色:几乎是照相式地仔细刻画人物外貌,从中又流露出了这个人物的丝丝感情,并且不只是写外貌,外貌常常是和内心的特性结合起来的,比如繁漪的歇斯底里、周萍的冲动等。从不同的方面把这些角色演绎地活灵活现,好似这些自己化身成了一个说故事的人,将他们经历的人事变化娓娓道来。鲁大海率直鲁莽一根筋,鲁贵投机取巧素质低,四凤善良勤劳玻璃心,周冲天真可爱没心机——或许这些角色都有性格过于单一而流于单薄的缺点,例如鲁大海过于固执到疯狂的行为,甚至要拿枪去杀死周萍,然而这需要和当时阶级斗争的确尖锐的现实联系在一起,比起茅盾的纯阶级斗争小说,曹禺的戏剧已经是很收敛了。而且角色核心的性格特点已经深深印在了读者脑海里,使人一想起他们便会以这些核心为中心不由自主地展开对角色的联想,所以瑕不掩瑜。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雷雨的更多书评

推荐雷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