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性 第二性 8.7分

薛定谔的女性

游人夜卧枕星河
2018-03-08 17:31:07

如何去定义女性,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是这个问题是问题本身。从生物学看,男性与女性基于相似而又差异化的自私基因构成生命意志的元素,基于构造不同而需求一致的生理组织而气质分别;从社会学来观察,女性的道德象征基本上是纯粹和良善,这种符号更趋向于装饰和模糊,如同家中摆放的花瓶和夜间散发柔和光芒的卧室灯,似乎是在描述女性为家庭带来了美好和温暖,但其本质上则在表达男性构成了家庭的实体,如同房梁和墙壁一般,由此,这类象征形成事实上的扭曲,无论是对于男性还是女性,目前为止,旧文明的糟粕依然基于概念不清在世界各个角落更换新衣;在家庭关系的演化中,女性的角色是从女儿开始,女儿对于自我的定位与认知往往以同是女性的母亲为经验对象来模仿和反思,以具有距离感(或近或远)的父亲做为情感需求的对象或反对象,并在这一弹性原型中渴望显性补偿或隐性补偿,而社会观念的和自然本能的双重作用,使得女性在女儿时期过少的受到责任要求的关注,而在母亲时期则因人的本质力量的冲动发展出对于家庭掌控的欲望,另一方面,男性由于在儿子时期过多的受到义务可能的关注,而将家庭本身潜意识为不自由的来源,出于权威反抗的冲动,男性在父亲时期则发展出对于

...
显示全文

如何去定义女性,这不是一个问题,而是这个问题是问题本身。从生物学看,男性与女性基于相似而又差异化的自私基因构成生命意志的元素,基于构造不同而需求一致的生理组织而气质分别;从社会学来观察,女性的道德象征基本上是纯粹和良善,这种符号更趋向于装饰和模糊,如同家中摆放的花瓶和夜间散发柔和光芒的卧室灯,似乎是在描述女性为家庭带来了美好和温暖,但其本质上则在表达男性构成了家庭的实体,如同房梁和墙壁一般,由此,这类象征形成事实上的扭曲,无论是对于男性还是女性,目前为止,旧文明的糟粕依然基于概念不清在世界各个角落更换新衣;在家庭关系的演化中,女性的角色是从女儿开始,女儿对于自我的定位与认知往往以同是女性的母亲为经验对象来模仿和反思,以具有距离感(或近或远)的父亲做为情感需求的对象或反对象,并在这一弹性原型中渴望显性补偿或隐性补偿,而社会观念的和自然本能的双重作用,使得女性在女儿时期过少的受到责任要求的关注,而在母亲时期则因人的本质力量的冲动发展出对于家庭掌控的欲望,另一方面,男性由于在儿子时期过多的受到义务可能的关注,而将家庭本身潜意识为不自由的来源,出于权威反抗的冲动,男性在父亲时期则发展出对于家庭治理的惰性和消极避让心理,这两种常见的思维模式,往往以形态各异的方式融合于千千万万种家庭内部,一面是一个要懒一个要管的和谐,同时又是一个要管一个却懒的矛盾。正是在这种琴瑟合鸣的美妙和鼓盆齐响的聒噪声里,时间吹皱了迷朦的眼尾,岁月扫落了曾经的容颜,最终由黄土埋葬掉生活中的一个女性和一个女性的生活。回到问题本身,如何定义女性,这是错误的问题,也是错误本身,当一个中国人遇到美国人,他/她不能用定义去认知美国人,人类的定义是工具理性,也就是说,当我们要更有效的利用某种事物或事实,定义是很好的方式,因此定义的前提首先是不平等,定义者是主体,被定义者是材料。人类文明数千年的思想史,不客气的讲,是一部以男性为视角和主角的叙述史,女性则充当了观众和配角,首先思考者基本是男性,他们在定量一组概念时,无论是仁义礼智信,抑或自由,意志,理性,上帝,必然以自身为经验材料,也就是以男性本身为参考量度。人类若无思想理念的支撑,就无独立性,无主体性,无自在性,无普遍性,这恰恰是女性当前面临的困难和挑战,女神节,劳动节,国庆节,节日是为特殊存在的,特殊是与普遍对立的,特殊的劳动实践与普遍的安逸心理形成对立,特殊的国家文明与普遍的历史文明形成对立,特殊的女性与普遍的男性形成对立,如同量子存在的状态,当特殊自在时,可能是某种不可靠的嘉奖或祝愿,而当人的思维参与测量,这一状态立即成为确定的,显著的,不可再逃避的,存在或者毁灭,这个问题或许可以称作薛定谔的女性。

————献给第一位真正意义上思考女性的女性波伏娃,在她书中对于现象的总结和观察远多于本质的区别和深远的辨析,但这并不影响目的的高尚和可贵。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二性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