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人和“吃人”

崔十三
2018-03-08 17:25:08

对于我这种穷学生来说,应该是讨厌老男人的吧!的确,这讨厌的感觉就摆在那个地方,不论我是否是发自内心的有过这种讨厌的感觉,总之,我一定会在这种被称为讨厌感觉的地方走一圈。 但是思来想去,我认为我还是喜欢老男人的。本书的作者陈晓卿就是一个老男人,文章中也多是老男人,十分有魅力的老男人。作者陈晓卿喜欢美食,所以有了美食活字典的名号,更是拍出了《舌尖》这样的佳作。他或许不喜欢体制的束缚,所以辞去了工作,开始了新的事业,等等,不管怎么看。这老男人都不应该被讨厌吧! 青年人,被摆在字面上上的青年人应该是这样被注解的吧!年轻、有闯劲、有无限的可能性,总之美好一面是占上风的。而老男人,较年长、有经验、稳重但人生的可能性有限,并且油腻感丛生。总之不好的一面占上风。可是真的如此吗? 也许真实的情况不是这般,青年人字面上的无限可能性不正是说明其无路可走吗?年轻和闯劲不正是让青年人走不下去的东西吗?只有类似一团火的东西,青年人是轻的,如同一片纸,在行动面前弱不禁风。在行动的海洋中,已经接近窒息。反观老男人,年长与经验带来的厚重感,无论如何反驳,厚重感产生的深沉是不能抹去的,并且在自己实

...
显示全文

对于我这种穷学生来说,应该是讨厌老男人的吧!的确,这讨厌的感觉就摆在那个地方,不论我是否是发自内心的有过这种讨厌的感觉,总之,我一定会在这种被称为讨厌感觉的地方走一圈。 但是思来想去,我认为我还是喜欢老男人的。本书的作者陈晓卿就是一个老男人,文章中也多是老男人,十分有魅力的老男人。作者陈晓卿喜欢美食,所以有了美食活字典的名号,更是拍出了《舌尖》这样的佳作。他或许不喜欢体制的束缚,所以辞去了工作,开始了新的事业,等等,不管怎么看。这老男人都不应该被讨厌吧! 青年人,被摆在字面上上的青年人应该是这样被注解的吧!年轻、有闯劲、有无限的可能性,总之美好一面是占上风的。而老男人,较年长、有经验、稳重但人生的可能性有限,并且油腻感丛生。总之不好的一面占上风。可是真的如此吗? 也许真实的情况不是这般,青年人字面上的无限可能性不正是说明其无路可走吗?年轻和闯劲不正是让青年人走不下去的东西吗?只有类似一团火的东西,青年人是轻的,如同一片纸,在行动面前弱不禁风。在行动的海洋中,已经接近窒息。反观老男人,年长与经验带来的厚重感,无论如何反驳,厚重感产生的深沉是不能抹去的,并且在自己实实在在的事业面前,真的是人生的可能性有限吗?对于青年人的空空如也,这里面的可能性总是更大的吧!而油腻感大多也只是妄加猜测吧!当然所谓油腻感产生的猥琐对于男人而言都是有的吧!或许青年人只是沾了外表的光。 所以,在我这个穷学生看来,是不讨厌老男人的,同时也渴望老男人的领路。毕竟能产生行动的只有领路和抛弃思考这两条路(当然,这是胡说八道)。 书中,陈晓卿在回答什么最好吃时提出了人,说最好吃的还是人。的确,一餐,从食材的生产者,厨师,服务员,用餐的人,这一系列人几乎构成了用食感受的全部。食材的生产者与厨师首先负责了我们肉体上的体验。其次,以上四者又共同构成了心灵上的用餐体验。用餐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吃人”啊!鲁迅先生说翻遍整个封建历史典籍,只能看见“吃人”二字。如果不好吃,为什么历史典籍是都是呢!不得不说,鲁迅先生说的对。当然这是调侃,还是借用别人的调侃。 不能否认以上四者中最重要的还是用餐的人,事务性的饭局、朋友间的小聚、家庭中的下馆子、情侣间的烛光和一个人的享受这都是人给予美食特殊的意味,而这些意味总是会通过肉体与心灵的体验返还给用餐的人。人,的确是最有味道,最“好吃”的。 总之,以上种种都是关于生活的,老男人是生活的,“吃人”是生活的,我们不能反对生活,对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味在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至味在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