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德茨基进行曲》故事梗概

happyhelen
2018-03-08 15:20:45
《拉德茨基进行曲》讲述的是特洛塔家族的兴衰故事。
特洛塔是在索尔福里诺战役之后晋封为贵族的新兴家族。一个“特别的小举动”使他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
罗斯将这个“特别的小举动”作为开篇讲述特洛塔家族的故事。在索尔弗里诺战役中,斯洛文尼亚的步兵少尉特洛塔用双手把皇帝弗兰茨•约瑟夫按到在地,以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子弹,救了皇帝的性命。特洛塔因此被封为贵族,并晋升为上尉。
这是一个传统的英雄故事,因为适合用来激发读者的爱国情怀而被编进了小学教材。但是有一次约瑟夫•特洛塔上尉在无意中翻阅儿子的教科书时读到了这篇故事,发现这篇读物对他这个“特别的小举动”作了过分的夸大和颂扬,他大惑不解,随即提出抗议并鼓起勇气提出觐见皇帝——事实真相的见证人与参与者。可是,皇帝却对他说虽然他也承认教科书里编了不少谎话,但他得依靠那些大臣们,于是劝他别对这件事太在意。
   也许意识到“世界的存在、法令的力量和皇帝的荣耀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上尉特洛塔觉得从前的忠诚荒诞可笑。于是,他离开了曾经热爱的军队。他的上尉军衔和贵族封号曾经使他和农民出身的父亲——一位伤残退役军人,后来被安排在拉克森



...
显示全文
《拉德茨基进行曲》讲述的是特洛塔家族的兴衰故事。
特洛塔是在索尔福里诺战役之后晋封为贵族的新兴家族。一个“特别的小举动”使他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
罗斯将这个“特别的小举动”作为开篇讲述特洛塔家族的故事。在索尔弗里诺战役中,斯洛文尼亚的步兵少尉特洛塔用双手把皇帝弗兰茨•约瑟夫按到在地,以自己的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子弹,救了皇帝的性命。特洛塔因此被封为贵族,并晋升为上尉。
这是一个传统的英雄故事,因为适合用来激发读者的爱国情怀而被编进了小学教材。但是有一次约瑟夫•特洛塔上尉在无意中翻阅儿子的教科书时读到了这篇故事,发现这篇读物对他这个“特别的小举动”作了过分的夸大和颂扬,他大惑不解,随即提出抗议并鼓起勇气提出觐见皇帝——事实真相的见证人与参与者。可是,皇帝却对他说虽然他也承认教科书里编了不少谎话,但他得依靠那些大臣们,于是劝他别对这件事太在意。
   也许意识到“世界的存在、法令的力量和皇帝的荣耀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上尉特洛塔觉得从前的忠诚荒诞可笑。于是,他离开了曾经热爱的军队。他的上尉军衔和贵族封号曾经使他和农民出身的父亲——一位伤残退役军人,后来被安排在拉克森堡公园管理处当了一名管理员——关系疏远,感情隔阂。现在他也回到乡间生活,而且严令禁止儿子从军。第三代特洛塔大学毕业之后顺从父亲的意愿当了一名地方官。
地方官的儿子卡尔•约瑟夫是第四代特洛塔。他于十五岁时伴随着《拉德茨基进行曲》的演奏声出场。每个星期日,当地的军乐队都会到地方官的官邸阳台下演奏军乐,演奏的第一首曲子一成不变是《拉德茨基进行曲》。
地方官年轻时被自己的父亲——索尔弗里诺英雄——剥夺了从军的权利,这成了他一生的遗憾。为了弥补这一遗憾,地方官将儿子从小就送进了军事寄宿学校。
每年暑假在父亲的授意下孤独的少年会选择准时准点在一个星期日上午从军事学院回到家。就在十五岁那一年的暑假,卡尔•约瑟夫被风骚的宪兵卫队长妻子勾引,做了她的情人。在她因难产死去之后,约瑟夫不得不隐藏起巨大的痛苦前去卫队长家吊唁。临走时,卫队长把约瑟夫写给自己妻子的信全部归还给了他。
虽然只是一个平庸而笨拙的军事学院学生,但在“索尔弗里诺英雄”的光环庇荫下,卡尔•约瑟夫还是以“优异”的成绩从学校毕业,并被任命为第十重骑兵团的一名少尉。
白天,卡尔•约瑟夫和士兵们一起进行军事操练。当身着鲜艳制服的骑兵们骑着骏马在小城的大道上驶过时,城里居民常常会驻足观望。晚上,卡尔•约瑟夫则会去军官俱乐部消磨无聊的时光。有时也会和军官伙伴们一起去小城一家有名的妓院寻欢作乐。
在第十重骑兵团,年轻的卡尔•约瑟夫与团部军医德曼特建立了友谊,德曼特也因此成为他的第一个朋友。一天晚上,卡尔•约瑟夫陪着独自从戏院走出来的德曼特太太回家,路过军官俱乐部门口时被几个军官同伴撞见。德曼特大夫因此被一位上尉军官耻笑,于是两人不得不展开一场生死决斗。在决斗中他们各自都死于对方的抢下。
在这起不幸的事件发生后,卡尔•约瑟夫申请调到驻扎在他的祖父——索尔弗里诺英雄——的家乡——斯波尔耶村——附近的步兵团服役,但希望落空了。于是,他不得不选择去驻扎在他的勤务兵——奥卢弗里耶——的家乡——帝国最东部的一个与俄罗斯交界的边界小城——的阻击营服役。
阻击营所驻扎的这个边境小镇地理环境恶劣,大片大片的沼泽地暗藏着巨大的危险。步兵们训练回来,裤子和鞋子常常沾满了污泥。由于生活单调乏味,卡尔•约瑟夫和其他军官一样学会了喝当地的一种烈性酒——180度酒。除了喝酒以外,一些军官们还沉湎于赌博。他们醉心于轮盘赌,有时为了换换运气,也会玩纸牌。由于赌运不佳,上尉瓦格纳欠下了巨额的赌债。为了能继续赌博,他征得卡尔•约瑟夫的同意,将他的马抵押给科伊尼基伯爵。
少尉在一次短暂的休假期间,在维也纳做了冯•陶茜格太太的情人。休假回来后,他被派去镇压镇上鬃毛厂工人的罢工游行活动。在冲突中,少尉的左锁骨受伤了。巧的是,他的祖父当年救皇帝时也是左锁骨受伤。在养伤期间,他又糊里糊涂地为欠下赌债的瓦格纳上尉做了担保。在瓦格纳开枪自杀后,少尉不得不背负起这笔赌债。
自从做了冯•陶茜格太太的情人,少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去维也纳和她约会。而每次从维也纳回来,他借来的钱都会花得一干二净。少尉欠下的债也因此越来越多。
   当地方官的儿子沉迷于赌博、酗酒和情色时,罗斯以一个无可挑剔的巧合方式激活了父亲心中那掩埋已久的对自由和冒险的渴望。在一个细节描写达到极致的章节里,地方官和他的贴身男仆亚克斯的关系常常通过每天餐桌上信件得以呈现。一天,地方官在餐桌上没看到任何公函和私人信件,他感到大为恼火。这种怒火显示了两人地位等级的巨大差异。得知老仆人正在发高烧而处于弥留之际时,地方官意识到那个和他一起生活的旧时代及其见证人就要离他而去,一种强烈的孤独感油然而生。对孤独的恐惧使地方官跨越了他们之间地位等级的巨大鸿沟。
   在这一章,地方官与旧世界的维系就是他的贴身男仆亚克斯,另一章节里与他维系的是崇高的皇帝。像索尔弗里诺英雄那样,地方官也请求觐见皇帝。他恳求皇帝施恩于那因赌负债的儿子,以免遭受被部队开除的耻辱。当地方官和皇帝面对面站着时,就好像站在一面镜子前,一个以为自己变成了地方官,一个以为自己变成了皇帝。步履蹒跚的皇帝想起卡尔•约瑟夫就是他曾在观看军事演习时见到过的那个脸色苍白、毫无朝气的年轻人。
   作为皇帝救命恩人的孙子,卡尔•约瑟夫这一次又得到了皇帝的恩赐,免除了所有的债务。
   祖父的画像一萦绕在卡尔•约瑟夫的脑海里,他一直梦想着能像祖父那样在战场上救皇帝的命。然而,现实生活中他屡遭挫折和打击。他的情人斯拉曼太太因为怀了他的孩子而死于难产;他唯一的朋友——军医德曼特——死于一场毫无意义的决斗,而他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天晚上他在妓院的墙上看到了一幅最高统帅的画像——另一幅从小就深深刻在他脑海中的画像。画像上的皇帝丑陋而邋遢,看到皇帝被如此亵渎,他怒火中烧,于是取下了画像,并小心翼翼地将它擦拭干净,这是他唯一一次实现他梦想的“壮举”。
罗斯以更大的篇幅重构了这个场景。奥匈王朝帝国在为皇帝约瑟夫•弗兰茨准备他登基七十年的庆典活动。为了给庆典活动助兴,驻扎在帝国东部边境的龙骑兵团举行了该团一百周年的庆典预演活动。在预演活动晚会上传来了皇帝的儿子——皇位继承人——在萨拉热窝被刺杀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一些匈牙利人却在那里大声地欢呼:“我们——我的老乡们和我——共同庆祝,那个杂种死了,我们可乐坏了!”醉醺醺的特洛塔这时做出了一个“英雄”般的“壮举”——

“…我祖父救过皇帝的命。我,作为他的孙子,绝不允许有人辱骂我们最高统帅的任何一个家族成员!”

他因此屈辱地离开了军队。
当卡尔•约瑟夫朝罢工工人开枪射击时,他听到他们高唱着一首陌生的歌曲《国际歌》。与此同时,他心里渴望着回到自己的祖籍地斯波尔耶村当一名农夫。因为无法退回到“天真无邪”的过去,夹在注定要毁灭的帝国权威和新兴的革命的力量之间,特洛塔感觉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罗斯给卡尔•约瑟夫为这个多余的人安排了一个非常滑稽而又极为讽刺的结局。1914年他带领一个排在前线行军,为了给同伴找水喝,他闯入了敌军的射程范围。

“少尉特洛塔死了,死的时候,他的手不是握着武器,而是提着两只水桶。”

这就是特洛塔家族最后一位继承人的结局。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也在忏悔和迷糊中驾崩了。随着他的离去,他的帝国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分崩离析,彻底瓦解了。而特洛他家族的最后一位生者——第三代特洛塔,那位地方官——也在皇帝死后不久告别了人世。

译者:曹英华于2018年3月8日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拉德茨基进行曲的更多书评

推荐拉德茨基进行曲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