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本科生谈:治学与论文》读后感

凝淵
2018-03-08 15:19:16
合上书页 ,突然想起教授在某场讲座讲过的故事。
“如果有一个非常爱你的男孩站在你的面前,爱到什么程度呢,你从寝室到教室的这段距离,他会亲自走一遍,并且路上的所有小石子,他都会一块一块的为你清除干净,这样的男孩,你会接受吗。”
我明显地看到在场的许多女生都坚决地摇了摇头。
“看来大家都很理智啊,”教授在这时候却是笑了,“的确不能接受他,他看似爱你的表现下其实是隐含攻击你的倾向。试想,一块小石头又怎么会危及你的安全呢?是他内心有袭击你的想法,但是表面却用爱来掩饰。”
教授的讲话十分生动地点明了两样东西,爱与攻击。表面上看上去是统一的,内里却压抑着一定的东西。我想我们的治学也正是如此,正如作者在书中提到的那样“近现代社会的特征是怀疑精神的崛起,人们不像过去那样确信了。”在现当代的治学中,人们不再是确信某种学说,而是敢于利用寓言式批评的方式,从现实出发去重新审视和阐发。这与贡巴尼翁《反现代派》中的思想很是一致,用反现代主义的方式去推动现代社会的进步。
那么相应的,在治学中的怀疑精神作为一个客观体首当其冲被挖掘出来。这本书里也提到“怀疑精神给怀疑者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什么呢?就是使怀疑者们的精神处于一种悬置的状态,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这让我想起特里.伊格尔顿在《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理论》中的一段话:“约翰.M.艾里斯曾经论证说,“文学”一词颇似“杂草”一词,杂草并不是一种具体的植物,只是园丁出于某种目的想要除掉的任何一种植物。“文学”意味着某种相反的东西,它是人们出于某种理由而赋予高度价值的任何一种作品。哲学家们可能会说,“文学”和“杂草”不是本体意义上的词而是功能意义上的词,它们告诉我们的是做什么,而不是事物的特定存在。”
这看上去像一个相当过分的相对主义,可是我想,这对于怀疑者们的心境是完全契合的。“天童舍利,随人见性。”这话并不是毫无道理,在你提出一个结论或主张之时或多或少是会站在自己的目的之上,因而在同样的平行维度里,接收到不同的看法和呼求是顺理成章。怀疑无疑是痛苦的,你要去纠结一个表面看似牢不可破的玻璃建筑,去探求它几近透明的缤纷外面下坍塌的可能性。把自己封锁到一个绝望的混沌中,在一片漆黑中去追寻一切契合的可能性。
我想我所理解的作者想传达的怀疑精神,无疑是想要我们年轻一代运用这种看似极端相反的方式去推动社会的进步。
再谈作者提到的读书,读书无疑是治学的本质。我想治学和读书密不可分,也与论文密切相关。读书并不是一场等价交换,有用和兴趣根本不是一码事,它跟你在淘宝上打开一个网页买了件东西并写下五星好评的过程一点也不相同。
可是生活中好多人似乎就是这样。
“我通过努力读书,找到了好工作。好好读书真的没错,五星好评,良心义务教育,如有需要会让下一代回购!”
至此交易结束,关闭网页,书被丢进角落,如果不是为了研究或者需要,压根不会再瞧一眼。既然没用了干嘛做这样痛苦的事情呢,不然打一盘王者荣耀来得痛快。
即使作者一直强调着许多心灵鸡汤、大家已经嚼烂了无数遍的至理名言:“没有兴趣是读不好的,没有兴趣把分数考得很高,假的。”你虽然十分信服可是还是显得兴趣不足,为什么呢,因为你从小就被灌输着读书十分有用的理念,读书可以带来好的工作,读书可以带来好的收入,读书可以为你带来不一样的未来。抱着这样的思想,哪怕读书越读越感觉是个天坑你还是要冲过去跪着把它填平,心里背负着一定要成功的愿望。这样看来,高考要考好必须啃完几大教程三年高考五年模拟,土木工程学要过必须啃完几部专业书,如此这般,你还会对读书有兴趣吗?
我想读书要读出趣味,这很难。每一本书都是不一样的人,要想一见钟情,绝不是一件容易事。很多时候我们与书的相处中更像是张爱玲《倾城之恋》的爱情故事,不管两个主人公如何,轰轰烈烈也好,为了金钱欲望也好,最后在一起,看似平安喜乐,不过是最终的一种失望与妥协。
我们与喜欢的书相遇一点也不容易,在漫漫路途中遇见的好多是不喜欢可是必须去读的书。所以,我想,当初自己在阅读余华的作品所感受的流畅与喜悦,简直难以比拟。有位先生曾经说:“一见钟情是最好的爱情。”你在直觉下所选择的最为美好,这看似感性得要命,可是不可否认,你一眼喜欢上的书,不管别人怎么看,不管时光怎么没命得跑,你就是执拗地不肯放下它,哪怕你许久未再读它,可是捧起后,还是会找到当初心动的感觉。
所以我想,这根本不是我们一直强调的兴趣,兴趣是那种可以培养的东西,读书靠兴趣不能算作最高境界,那都是人为的东西。我想读书靠的是天性,这类似于亚里士多德的模仿说。
我想谈完对于治学中的精神与实质的感受,论文这个原本生疏的东西似乎清晰很多。首先是选题,看着作者所强调选题的重要性实际上也是许多老师时刻叮嘱的,“好的选题相当于论文成功了一半。”我想我们的选题实际上也就反映了我们的研究态度和方向,新锐的选题无疑是开辟了学术的空白。而我想作者提出最有价值的一点,是经验研究,“不作批判,不谈应该,努力发现”。论文不是批评,而是研究。其次我想,论文也不一定是要去开辟新研究,同样的课题,或许别人并没有将它做到最详尽,最完善。就像之前某位老师为我举出的例子,同样是做语言的不对称研究,有位师姐在别人的某一种情况下剖析出了十多种情况。这也是可取的。
书给人带来的启示点是无限的,每个句子段落都能阐发一个新的想法。这里只谈了我印象最深刻之处,落笔虽不全面,但亦是发乎于本真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与本科生谈:论文与治学的更多书评

推荐与本科生谈:论文与治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