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 乌合之众 8.3分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读书报告

zed626
2018-03-08 13:06:16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内容概要:此书颠覆了人们对群体的概念,对群体的特征、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层层分析,逐步深入明确指出人一旦融入群体,它的个人特性将被湮灭。正如书中所说‘‘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并且,群体也会表现出情绪化,极端化等等,进而肯对社会产生一些具有破坏性的影响。
下面对作者进行一些简介:一百多年前的法国学者勒庞是个保守派社会精英,他反对传统的国家主义,反对新兴的群众主义,推崇英美式的自由主义。他生活在法国革命不断的年代里,经历过巴黎公社和法兰西第二帝国等历史时期,亲眼目睹了法国民众在传统的信仰与权威崩塌后,在近乎宗教般的革命激情中,退化成一群野蛮、善变、极端的原始人,在少数人的怂恿下,民众会毫不犹豫地做出骇人听闻的暴行,事后却要求爱国主义的荣誉勋章。于是,勒庞在他的传世名作《乌合之众》中总结道:民众缺乏理性,依靠于信仰与权威的引导,用想象来决定,模仿他人行为,简而言之,民众是盲从的。
作者用“乌合之众”来作为书名,在我看来,是最适合不过了。乌合之众的意思是指像暂时聚合的一群乌鸦。比喻临时

...
显示全文
《乌合之众大众心理研究》内容概要:此书颠覆了人们对群体的概念,对群体的特征、特点展现得淋漓尽致,层层分析,逐步深入明确指出人一旦融入群体,它的个人特性将被湮灭。正如书中所说‘‘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并且,群体也会表现出情绪化,极端化等等,进而肯对社会产生一些具有破坏性的影响。
下面对作者进行一些简介:一百多年前的法国学者勒庞是个保守派社会精英,他反对传统的国家主义,反对新兴的群众主义,推崇英美式的自由主义。他生活在法国革命不断的年代里,经历过巴黎公社和法兰西第二帝国等历史时期,亲眼目睹了法国民众在传统的信仰与权威崩塌后,在近乎宗教般的革命激情中,退化成一群野蛮、善变、极端的原始人,在少数人的怂恿下,民众会毫不犹豫地做出骇人听闻的暴行,事后却要求爱国主义的荣誉勋章。于是,勒庞在他的传世名作《乌合之众》中总结道:民众缺乏理性,依靠于信仰与权威的引导,用想象来决定,模仿他人行为,简而言之,民众是盲从的。
作者用“乌合之众”来作为书名,在我看来,是最适合不过了。乌合之众的意思是指像暂时聚合的一群乌鸦。比喻临时杂凑的、毫无组织纪律的一群人。这个成语充分体现了本书的主旨。在这个社会里面,我们大多数人也是“乌合之众”,我们也会盲从。全球化信息化的年代里,多元化的价值体系与全球化的信息爆炸使我们愈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而开始追求信仰的庇护和权威的支持。从而会盲从。
勒庞曾预言社会主义理想的实践必将是艰苦的过程,也曾预言中国在辛亥革命后必将迎来更加极权的专制。他的“乌合之众”心理学认为:民众为了追求幸福,会愿意牺牲自由,追随强力领袖,赋予他绝对权力,并为他所宣扬的理想牺牲一切。令人不安的是,这个片面的观点得到了历史的有力映证——二战、文革——民众哪一次不盲从?哪一次不为疯狂的理想而疯狂地杀人?
社会中大多数处于中下层地位的群众,大多地位卑微,心理狭窄脆弱,对超出自身生活经验的一般问题不甚了解,不辨真伪,期望听从权威的意见,“在群体的灵魂中占上风的,并不是对自由的要求,而是当奴才的欲望”,因此群体易受暗示和轻信,他们崇尚威势,迷信权威人物,这也给领袖以利用的机会。书中勒庞解释说领袖更有可能是个实干家而非思想家,他们并没有头脑敏锐深谋远虑的天赋,他们也不可能如此,正因这种品质会让人犹疑不决(这点我没看懂?)(“每个时代的群体杰出领袖,尤其是革命时期的领袖,大多才疏学浅,他们往往勇气超过才智。才智过多甚至会给领袖带来障碍,但正是这些才智有限的人给世界带来最大影响。”)。但领袖们会借助断言法、重复法和传染法的手段,用观念和信念来影响群体的头脑,这些作用有些是缓慢的,然而一旦生效,却有持久的效果,由此得到民众理解的每一种观念,最终总会以其强大的力量在社会的最上层扎根,不管获胜意见的荒谬性是多么显而易见。回想历史,我们也就不难明白希特勒法西斯主义当时为什么得到德国人民普遍拥戴的原因了。希特勒也曾在《我的奋斗》中写道:“群体爱戴的是统治者,而不是恳求者,他们更容易被一个不宽容对手的学说折服,而不大容易满足于慷慨大方的高贵自由,他们对用这种自由能做些什么茫然不解,甚至很容易感到被遗弃了。他们既不会意识到对他们施以精神恐吓的冒失无礼,也不会意识到他们的人身自由已被粗暴剥夺,正因他们绝不会弄清这种学说的真实好处
因此,我们有必要学习盲从,它是什么,它的特点是什么,从而使盲从问题能得到稍微的缓解。我们学习群体理论,目的在于明白群体特征,从而掌握群体动向,自己则能顺利地超越群体。但群体中的个体,要想超越群体,是很难的。首先,个体既然成为群体的一员,就意味着个体有着与群体共同的意识,要想超越,就要先否定自己原来的意识。而人性中的以我为主,又注定了人不会轻易否定自己,因此,群体中的个体要超越群体的低智能,几乎就是不可能的。因此,个体要想超越群体低智能,首先就务必认识自己,然后否定自己,将自己从群体的圈子里拔出来。然后再来研究群体的特征,并由此思考超越之法。但这个过程往往是痛苦的,正因群体中没有人会支持,你还务必假装与他们一样。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考验面前,人们往往会放下自己脱离群体的发奋。比如说,股市中的投资家,与其他所有在股市中投资的人都有共同的意识,要想赚钱。也正正因如此,他与其他股民一道,都是一个群体中的人,智能水平是低下的。他要想超越大家,就得经常与大众思想不一致,像涨得好的时候卖出,跌得惨时买进,横盘时还要忍受。他需要有自己的独特见解,却又时常要遭受市场的惩罚以至于不得不怀疑自己是错的。要想从中脱离出来,其实很难,很难。但是难归难,至少也要努力去争取。
勒庞在书中写道“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虽然多数情况是如此,但是,我们是人,是有思想的人,群体或许会冲击你的灵魂,但我们是可以做到在内心深处保留本心,保留自己独特的性格,保留自己的思想之魂。人类是会进化的,做到这一点,或许也就是进化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乌合之众的更多书评

推荐乌合之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