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道会漂向何方

lt
2018-03-08 看过

五十一年四个月零九天和五十三年七个月零十一天。马尔克斯1927年出生,58岁(1985年)出版《霍乱时期的爱情》,就在三年前(1982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像一个饱经风霜的老者回忆半个多世纪的爱情,言语之间冷静而不失热烈,克制而不失激情。在那个世界里,虽然有着动乱的内战,时而掀起杀人高潮的霍乱以及无处不在的贫困,旧世界被打破新世界尚未建立时人们的彷徨,但是无论是放飞自我的寡妇,作为夜鸟老大的图古特还是洛伦索•达萨,我们都在作者的引导下避过了对他们的道德审判,代之以旁观者的冷静,毕竟任何人,只要你有足够的了解,他就会既好又坏,既有趣又无趣,包括费尔明娜。 费尔明娜•达萨和胡维纳尔•乌尔比诺之间,费尔明娜和弗洛伦蒂诺之间,终究还是有区别的。对于我来说是没有足够的生活经历来讨论爱情的,对本书的感同身受也停留于一直到弗洛伦蒂诺在花会上看见怀了身孕的费尔明娜,从而下定决心获得财富的那一刻。想起离2018年6月份也已经过去快两年,好像已经慢慢释怀,没有弗洛伦蒂诺的睿智和勇气,也只能在时间的长河里随波逐流,天知道会漂向何方。

——3月8日2018年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霍乱时期的爱情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