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 7.3分

没有了盐,世间便没了味道

Jayda陈
2018-03-08 10:40:32

盐,细小如微尘,中餐佐料的一种,常常用来刺激我们的味觉,增进食欲。一道菜如果没有了盐,常常是食而无味。这个世界恰好存在着一群如盐一般卑微,却又发挥着巨大能量的人。这本书的主角正是他们。

他们大都有不幸的家庭,仿佛从降生在这个世界开始,命运就已经注定与苦难相随。伴随他们成长的,是永无止境的苦难、孤寂、绝望。文学的魅力就在这里,可以展示世间百态,扩展我们的认知,帮助我们了解到自己生活圈以外的世界;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的其他角落,还有一群只是活着都要十分努力的人。

他们都曾努力过,仅仅是为活着

《乩身》中的常勇,应该是六个故事中命运最悲惨的一位主人公:一岁半的时候由于一场高烧双目失明,父母嫌弃她成为累赘,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她遗弃。从诞生在这个世界开始,常勇的命运就已经被打上不幸的烙印。善良的爷爷收留了她,却不知道这个决定究竟是拯救了常勇,还是带她步入深渊。

爷爷从一开始,便强迫改变了常勇的性别,他让常勇剪男孩的发式,穿男孩的衣裳,就连小便都要学男孩一样站立。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小城,一个女瞎子不知道将感受到来自外界怎样狠毒的恶意。爷爷只

...
显示全文

盐,细小如微尘,中餐佐料的一种,常常用来刺激我们的味觉,增进食欲。一道菜如果没有了盐,常常是食而无味。这个世界恰好存在着一群如盐一般卑微,却又发挥着巨大能量的人。这本书的主角正是他们。

他们大都有不幸的家庭,仿佛从降生在这个世界开始,命运就已经注定与苦难相随。伴随他们成长的,是永无止境的苦难、孤寂、绝望。文学的魅力就在这里,可以展示世间百态,扩展我们的认知,帮助我们了解到自己生活圈以外的世界;知道原来这个世界的其他角落,还有一群只是活着都要十分努力的人。

他们都曾努力过,仅仅是为活着

《乩身》中的常勇,应该是六个故事中命运最悲惨的一位主人公:一岁半的时候由于一场高烧双目失明,父母嫌弃她成为累赘,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将她遗弃。从诞生在这个世界开始,常勇的命运就已经被打上不幸的烙印。善良的爷爷收留了她,却不知道这个决定究竟是拯救了常勇,还是带她步入深渊。

爷爷从一开始,便强迫改变了常勇的性别,他让常勇剪男孩的发式,穿男孩的衣裳,就连小便都要学男孩一样站立。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小城,一个女瞎子不知道将感受到来自外界怎样狠毒的恶意。爷爷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保护常勇,他已经老了,总有一天会离开,到那时,常勇必须要学会独自一人。为了让常勇活命,爷爷还教给她算命的活计,从此也算是有一技之长,至少可以保证她能有饭吃不被饿死。

爷爷是善良的,他不忍看到常勇自生自灭,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爷爷也是固执的,他明知道常勇会过得十分痛苦,却残忍地推着她向前。爷爷知道生命的珍贵和不易,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常勇能活得更久,只为活着。

庆幸的是,在灰暗的人生中却依然有温暖的存在,凄苦的常勇遇到了同样凄惨的杨德清,两个陌生人走到一起,竟成为彼此黑暗世界中唯一的光。然而杨德清最初是抱着恶意去接近常勇的,或许是看到了比自己境遇更凄惨悲凉的人,生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

常勇作为悲剧本身,无时无刻不沉浸在恐惧中,黑夜对她来说才是真正的白天。算命的活计并不能支持生活,常勇只好在夜晚,在没有人关注的时刻,去到垃圾场捡拾残羹。其实对常勇来说,白天和黑夜又有什么区别?她的世界是永久的黑暗。正是在这样的绝望中,她越来越渴望能够打破一直披在身上的男性外壳,真正地作为女性而活。杨德清的偷窥,让她惊惧万分,更让她窃喜,她甚至热情渴望和男性的结合,即使是和一个陌生人。

杨德清也是凄苦的,后半辈子失去了性能力,恰好在这个时候遇见了常勇,就像是遇见了自己的同类。杨德清在常勇这里安了家,主动地把自己放在一家之主的位置,甚至在之后带着常勇一起去迎神赛社做马裨,他希望通过吃苦改善两个人的生活。人的心中一旦开始有牵挂,有了想要为之付出的人,会变得远比想象中勇敢。

最后的结局很沉痛。杨德清由于到处承接马裨工作,满身伤痕,最终伤口感染不治而亡;常勇在拆迁队的逼迫下,以自焚结束了生命,而常勇在火焰中也看到了自己想象中的天堂。

他们都曾经努力过,仅仅是为活着。

那些时代底层的女性

《东山宴》一文,描述了中国北方农村家庭中的三个女性。

阿德的外婆是善良的:阿德的母亲去世后,她便承担了母亲的职责,即使阿德有些痴痴呆呆,她依然爱着他,尽心尽力地照顾他。

采采是矛盾的:十几岁的时候母亲改嫁,她不愿呆在被父亲虐待的旧屋,便连夜打着赤脚去到母亲改嫁的新屋,然而新屋里的她是个闯入者。自此以后,“爱”这个词便从她的生命中消失,她受到生母和继父排挤,由爱生恨,开始在村子里散布各种谣言,不惜一切代价,即使是毁了自己的清誉也要报复她可憎的家人,最后把继父气得远走高飞。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对继父家的儿子、仅五岁的阿德产生了恻隐之心,虽然一开始想要伤害阿德,但最后还是喜欢上了他,甚至准备凭自己的力量养他成人。

采采的母亲是无奈的:一方面她希望采采能够留下来,一方面又已经预知采采留下来后的生活,她不得不对采采变得刻薄,只有这样,采采才能在这个小社群立住脚跟。丈夫被采采气走后,她为了生计,再次选择了转嫁。在她的世界观中,婚姻就是饭碗。

冷峻露骨的文风

六个沉痛的故事,从头到尾都延续了作者冷峻露骨的文风。每一个故事都是第三人称,作者站在上帝视角,无情地去剖析她笔下的每一个人物。

一开始没有适应作者的写作风格,开篇才读了几页就把书放下了。然而有时候读者就是需要去适应作者,读着读着就会被作者带入其中。

如盐一般卑微的生命,他们的故事本就是沉重压抑的,小说创作来源于现实,无妨说作者的文风正是脱胎于冰冷的现实:寒冷刺骨,同样让我们保持清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盐的更多书评

推荐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