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9分

中国文学惊世骇俗的cult存在

走在白夜中
2018-03-07 23:19:59

正如后记写的“我以为自己的本分就是把小说写得尽量好看,而不应在作品里夹杂某些刻意说教”,确实十分好看。而且读完感叹中国竟然有人能而且敢这么写,了不起!

........……........……........……........……........……

《黄金时代》中陈清扬总被人无辜说是“破鞋”,最后被21岁的王二“提点”既然不能证明自己不是破鞋,为何不就成为并享受破鞋。然后她释放了自己,最后给组织交材料仔细写自己是破鞋的各种细节。因为她懂了那些被骂是破鞋的都不是破鞋,真正的破鞋要被五马分尸,一般人都没权力去处罚,因为只会当做不知道。

《三十而立》32岁的王二是190的大汉,大学老师。原来苦心争取出国机会,因为平日作风问题失之交臂。又在打扫厕所贴条,带学生参观配种站等事情上放浪形骸。最终受校长指点,为了前程代学校去照顾病危的老姚,突然领悟“其实人不断奋斗不就是为了死的时候体面些,肛门塞入一团棉花。这样为何不在死之前自己塞入”。

《似水流年》写的很煽情,是那种出其不意的煽情。贺先生受不了文革,壮烈跳楼自杀脑浆一地。死之前只嘱咐关在一起的老刘说让家人不要太伤心。老刘活了下来,装的像傻子一般。最后死之前画了巨额买下

...
显示全文

正如后记写的“我以为自己的本分就是把小说写得尽量好看,而不应在作品里夹杂某些刻意说教”,确实十分好看。而且读完感叹中国竟然有人能而且敢这么写,了不起!

........……........……........……........……........……

《黄金时代》中陈清扬总被人无辜说是“破鞋”,最后被21岁的王二“提点”既然不能证明自己不是破鞋,为何不就成为并享受破鞋。然后她释放了自己,最后给组织交材料仔细写自己是破鞋的各种细节。因为她懂了那些被骂是破鞋的都不是破鞋,真正的破鞋要被五马分尸,一般人都没权力去处罚,因为只会当做不知道。

《三十而立》32岁的王二是190的大汉,大学老师。原来苦心争取出国机会,因为平日作风问题失之交臂。又在打扫厕所贴条,带学生参观配种站等事情上放浪形骸。最终受校长指点,为了前程代学校去照顾病危的老姚,突然领悟“其实人不断奋斗不就是为了死的时候体面些,肛门塞入一团棉花。这样为何不在死之前自己塞入”。

《似水流年》写的很煽情,是那种出其不意的煽情。贺先生受不了文革,壮烈跳楼自杀脑浆一地。死之前只嘱咐关在一起的老刘说让家人不要太伤心。老刘活了下来,装的像傻子一般。最后死之前画了巨额买下一只板鸭希望给自己吃,最终还是没吃到。死前不断提到人老了就像小孩一样,老刘生前多么怕死,到最后死的时候没人发现。加上插叙了一句“要是我知道他第二天会死,真该给他机会”。这样读下来,老刘死前的一天煽情极了。

诙谐写了龟头红肿的李先生,滑稽的敲脑门包比赛。线条荒诞追李先生并结婚,婚后跟王二给李先生戴绿帽。而王二年轻时恩爱的跟老刘三人度过最后时光的铃儿,却始终有缘无份。

《革命时期的爱情》打乱顺序写着王二几年受窝囊气的生活,写了文革时期牺牲的惨烈。“姓颜色的大学生”和来教育后进分子的“海鹰”,陪伴和性抚慰自己。最终海鹰嫁给了王二经常欺负的毡巴,婚后和王二一起做绿帽;而大学生身上的奶糖气息变成了姜葱味道,令人生厌。

《我的阴阳两界》大抵就如结尾总结的一样“我就是这样倒霉,前半辈子阳痿,后半辈子又娶了女权主义者为妻。但是我没有再次阳痿的打算。我认命了”。45岁的王二在医院做工程师,一个人住在地下室,阳痿。一个女孩小孙发誓要治疗好他,而不断亲近最后结婚,又宣言女权主义。

........……........……........……........……........……

小说荒诞至极,简直是地痞流氓级的读书人写出来的。喊猪是自己爸妈的刘二,描写冻在下水道的屎剩菜像沙琪玛,乳房和小和尚贯穿全文。

也有很多金句“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槌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槌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槌不了我”、“照我的看法,每个人的本性都是好吃懒做,好色贪淫,假如你克勤克俭,守身如玉,这就犯了矫饰之罪,比好吃懒做、好色贪淫更可恶。这些话她好像很听得进去,但是从不附和”、“走在大街上,汇入滚滚的人流,我想到三十三年前,我从我爸爸那儿出来,身边也有这么许多人,那一回我急急忙忙奔向前去,在十亿同胞中抢了头名,这才从微生物长成一条大汉。今天我又上路,好像又要抢什么头名,到一个更宏观的世界里去长大几亿倍。假如从宏观角度来看,眼前这世界真是一个授精的场所,我这么做也许不无道理,但是我无法证明这一点。就算真是如此,能不能中选为下一次生长的种子和追名求利又有什么关系?事实上,我要做个正经人,无非是挣死后塞入直肠的那块棉花”等等

有中国写出这么有文学性的惊世骇俗的东西,没看实在可惜!

文学界的cult存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