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犯焉识 陆犯焉识 8.8分

陆犯,焉识?

江南呓语
2018-03-07 23:10:31

“犯”这个字,与它组成的多数词语,都不是什么褒义

在绝大多数时代,能用这个字称呼的人,也大多不是什么好来头

可在历史中,总有那么一些例外

不巧的是,陆焉识,就生在那个年代

一个自视甚高追求自由的知识分子,

一个天才一世能够过目不忘的留美博士,

却在人生中的二十多年里,与“犯”字相伴,

甚至在其中的一段时间,还是“死刑犯”。

每个人都如同蝼蚁,那看似不同的命运,

在历史的长河中,在社会的大潮下,却是同样的不堪一击。

陆焉识浪荡、清高,以自由作为最终的追求,

他的两次不忠的行为在他心目中,

似乎都是他向家庭妥协的补偿,失去自由的补偿。

他的妻子是他的继母做主许给他的,尽管他并不乐意,心里认为她们剥夺了他追求自由恋爱的权利。

于是他对妻子冷漠、平淡,没有激情,更没有爱。

婉瑜的内敛、低调、自卑、善解人意,

使她从不抱怨地默默承受生活带给她的各种不公,

这其中既包括了做主把她许配给陆焉识的姑姑,也就是焉识的继母——冯仪芳,也包括她的丈夫陆焉识。

尽管如此,她仍然深爱着她的丈夫,为他做出了一生中最

...
显示全文

“犯”这个字,与它组成的多数词语,都不是什么褒义

在绝大多数时代,能用这个字称呼的人,也大多不是什么好来头

可在历史中,总有那么一些例外

不巧的是,陆焉识,就生在那个年代

一个自视甚高追求自由的知识分子,

一个天才一世能够过目不忘的留美博士,

却在人生中的二十多年里,与“犯”字相伴,

甚至在其中的一段时间,还是“死刑犯”。

每个人都如同蝼蚁,那看似不同的命运,

在历史的长河中,在社会的大潮下,却是同样的不堪一击。

陆焉识浪荡、清高,以自由作为最终的追求,

他的两次不忠的行为在他心目中,

似乎都是他向家庭妥协的补偿,失去自由的补偿。

他的妻子是他的继母做主许给他的,尽管他并不乐意,心里认为她们剥夺了他追求自由恋爱的权利。

于是他对妻子冷漠、平淡,没有激情,更没有爱。

婉瑜的内敛、低调、自卑、善解人意,

使她从不抱怨地默默承受生活带给她的各种不公,

这其中既包括了做主把她许配给陆焉识的姑姑,也就是焉识的继母——冯仪芳,也包括她的丈夫陆焉识。

尽管如此,她仍然深爱着她的丈夫,为他做出了一生中最大的牺牲,

而在陆焉识最终平反归来的时候,

她却因老年痴呆再也认不出自己深爱一生等候了半生的丈夫。

她躺在病床上的最后时光,对陆焉识小声说:“他回来了吧?”

焉识轻声说:“回来了。”

“能赶到么”

“已经在路上了”

“赶不回来也不怪他,路途太远了”

直到最后,她仍然在为自己的丈夫辩护,

即使她已不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她的努力与善良,终于使她成为了这个故事里,唯一的女主角。

不知道该如何评价陆焉识

富家公子、聪明绝顶、风流倜傥、绅士礼貌,

会四国语言,二十岁出头世界名校博士毕业,年轻的名校教授。

我想如果他当年愿意跟拉拢他的任何一派结盟,

也许他以及他的家人后半生的结局都会更好。

可他就是想要做他自己,不加入任何他不屑为伍的阵营,

直到他在大西北的恶劣环境下熬过了20多年的劳改岁月,

归来后仍然会说出“毛主席是英语专家么?”“学雷锋就能学会知识么?”

他的社会主义改造并不成功,还好,改造并不成功。

还好,他在这些艰苦的岁月中,终于悟出了他对婉瑜的爱。

逃狱、相见却不敢见、自首、离婚,

这是他为妻子、为这个家庭做的最后的努力。

做完了这一切,他甚至也不再害怕死亡。

也许那个时候起,真正的超脱和自由就已经在他的心里发了芽。

曾经为了这个自由,他让婉瑜等待了二十多年,

让孩子们在最美好的年华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白眼与鄙夷,

那是一个人吃人的时代,也许很多人,都不能称为人。

所以即使他的孩子变得如此的市侩,甚至一度不想与他相认,

这些他也都理解,都懂得,也从不埋怨。

他记得他的恩娘冯仪芳生前说过的那句话,说他虽然有那么大的学问,却仍是个没用处的人。

他的清高与独立,从不找靠山,让他们甚至还不如几个小小的流氓活得神气。

也正因为他的没用处,才让陆家的宅子被人占了去,恩娘也因此而去世。

现在自己的儿子,在学术上不求进步,却会做人,会计较,他们陆家,也终于有一个“有用处”的人了。

在比利时定居的弟弟时隔几十年后,回来对他说:

小时候我一直想,阿哥那么天才,天底下顶好的车子房子吃的穿的都应该是你的才公平。

陆焉识笑了笑,心里想弟弟终归和自己不再是一路人了。

在他弟弟的眼中,天才的哥哥和福气成正比,而福气,是由房子汽车吃的穿的拼装起来的。

而他自己也不过是经历了生死一场,最后才悟到,

这辈子他最大的福气就是婉瑜对他的爱。

故事的最后,他默默离开了他的孩子们,又回到了那个禁锢了他二十多年,

却又真正给了他自由的西北大草原,

和他一起的,还有婉瑜的骨灰。

陆焉识终归是幸运的。

他的一生,收获了三份爱情,足够刻骨铭心;

他太天才,早早的达到了别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成就,也因为他的天才,得到了劳改农场的照顾;

他儿女双全,大女儿牛津毕业定居国外,小女儿是国内顶尖的生物学家,儿子也是硕士毕业,过着并不寒酸的生活;

他熬过了那最为艰难的二十余年牢狱生涯,成为极少数活下来的人之一,那些陪着他度过许多年的狱友,都已早早离世,没有等到特赦的那一天,这些人的命运,又由谁来记载,由谁去给他们做主呢,最终又有谁还会记得他们呢?

我不太敢评价一部文学作品本身的好坏,

唯一能书写的,是阅读时的感受。

虽然他们离我们已有几十年的时光,

但我却总感觉,书中所写的,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事。

故事的背景在上海,静安寺,淮海路,南京路,梅龙镇,排骨年糕,都是那么熟悉的名字。

那个老上海,如此的真实与沧桑,让人想恨都恨不起。

如今的上海,也许早已丢失了她曾经的气质,而和她一起丢失的,还有那个时代的文人——无用的“陆焉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陆犯焉识的更多书评

推荐陆犯焉识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