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读书笔记

停霜
2018-03-07 23:01:33

快:读完云里雾里,只记得了珀尔修斯的铜盾,卡瓦尔坎蒂的猝不及防,哈姆莱特的重音,卡夫卡的煤桶骑士,其他基本没看明白什么。

轻。这里的速度是指精神速度。快的要领,在于它的简洁,无论事情包含了多少时间长度,都变成点状排列的叙述,由直线的叙述排列起来。那些最离奇古怪的冒险故事,眼光都锁定最基本的要素。

p.s.《一千零一夜》清晰明确和简洁朴素的叙述——这几乎是它一成不变的讲述故事的风格,然而当它的故事呈现出来时却是出神入化和变幻莫测。

风格的正确性(对节奏的操控),也是一个牵涉到迅速调整、牵涉到思想与表达之灵活的问题。例如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巨大的优势在于以最透明、清晰和轻逸的风格来接近无垠。

P.S.余华:(博尔赫斯)如烟般飘起的叙述却是用明晰、质朴和直率的方式完成的,于是最为变幻莫测的叙述恰恰是用最为简洁的方式创造的。

最后,记录墨丘利的冒险和变形,需要伍尔坎的专注和技艺。让感觉和思想休养、成熟,剔除所有的不耐烦或心血来潮。

轻的意义在于,同样是超乎以往的高歌猛进,时代速度眼看是要把一切简化为单一与同质,而文学的精神速度则要恪守书面语言的真正旨趣:沟通却不锉平

...
显示全文

快:读完云里雾里,只记得了珀尔修斯的铜盾,卡瓦尔坎蒂的猝不及防,哈姆莱特的重音,卡夫卡的煤桶骑士,其他基本没看明白什么。

轻。这里的速度是指精神速度。快的要领,在于它的简洁,无论事情包含了多少时间长度,都变成点状排列的叙述,由直线的叙述排列起来。那些最离奇古怪的冒险故事,眼光都锁定最基本的要素。

p.s.《一千零一夜》清晰明确和简洁朴素的叙述——这几乎是它一成不变的讲述故事的风格,然而当它的故事呈现出来时却是出神入化和变幻莫测。

风格的正确性(对节奏的操控),也是一个牵涉到迅速调整、牵涉到思想与表达之灵活的问题。例如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巨大的优势在于以最透明、清晰和轻逸的风格来接近无垠。

P.S.余华:(博尔赫斯)如烟般飘起的叙述却是用明晰、质朴和直率的方式完成的,于是最为变幻莫测的叙述恰恰是用最为简洁的方式创造的。

最后,记录墨丘利的冒险和变形,需要伍尔坎的专注和技艺。让感觉和思想休养、成熟,剔除所有的不耐烦或心血来潮。

轻的意义在于,同样是超乎以往的高歌猛进,时代速度眼看是要把一切简化为单一与同质,而文学的精神速度则要恪守书面语言的真正旨趣:沟通却不锉平各不相同的事物,甚至蜕化它们之间的差异。

精确。莱奥帕尔迪品尝的“模糊”的美,本质依然是高度准确和不容有误地注意细节的精微清晰度,然后才可以获得所希望的模糊程度。恰如其分地使用语言,可使我们小心翼翼、集中精神、谨小慎微地接近在场或不在场的事物,敬重在场或不在场的事物所无言传达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新千年文学备忘录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