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梁庄记 出梁庄记 8.3分

入梁庄记

强子
2018-03-07 看过

我所工作的工厂坐落在黄河中下游北岸50公里的一个县城边上,距离工厂最近的村落恰好是一个以梁姓为主的庄子。公司占用了“梁庄”的老村址,政府用我们支付的土地款在北面500米重新盖了一个社区,每户二层小楼,带院子,“梁庄”一下从县里比较贫困的村子变成了建设新农村的典型,村支书面对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时朴实的感谢着国家感谢党,一个深耕基层的优秀村支书形象生动的出现在了电视银幕上。如果他能顺嘴提一下我们的厂子就好了,我想。至此,公司开始在梁庄扎了下来。 3年前,公司刚完成规划,燃气公司过来铺设天然气管道时,村上的地头蛇梁某来揽工程,燃气公司不愿意,梁某打了工程师一拳,工程师倒地不起,梁某反被讹了1万元钱。梁某后来强揽了我们厂盖院墙的活,仅一年,因为雨水充足,围墙一段就发生了倾斜塌陷。我和当时的基建主管开玩笑“你看这工程做的,你当时怎么不咬牙挨他一拳?”他无奈的说,天然气公司的人架上管子就再也不来了,我们厂子却是要在这里运营几十年的,以后打交道的时间还长着呢。 去年是我的本命年,厂子有两名员工非正常死亡,父亲知道后让我去村后边的庙烧几柱香。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当然拒绝了这个建议。其中一名死者是梁庄人,死于急性白血病。16年底入职,17年5月住院,9月便去世了。去世后的没几天,家里人在村支书的带领下找上门来,向我们索要“员工非因公死亡补偿”。查了一查地方条例,确实有这么一项社保范围外的额外补偿,老老实实的承诺补偿15万元给家属。我开始思考企业每年支付上千万的社保到底去哪里了。谁想到呢,不过两天家属反悔了,索赔200万工伤死亡赔偿,拒绝了我提出的做工伤鉴定和诉讼的途径,开始了漫漫上访路。 老支书终于没熬过我,在今年初退休了。新上任的支书是“梁庄”村委以前的书记员,和我切磋过几次,我认为是个老实人。为了表示祝贺,那天中午我安排了一场饭局,喝了不少,躺在办公室的沙发睡得鼾声震天响,下午电话一概没接。日落,半梦半醒,回复了安保组一个电话,安保组告诉我新支书的儿子下午带了五个人在厂门口殴打我们一名同事未遂。气急,打电话质问新支书翻脸不认人,他诚恳的携子登门道歉,我大度给他拿了两箱好酒,一笑泯恩仇。可不是吗,以后打交道的时间还长着呢。 过年回家,父亲批评我开车越来越野蛮了,当初刚回国时还会礼让行人和车辆,现在除了藤原拓海谁也别想加我的塞。母亲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老汪的儿子刚从日本回来时见谁都鞠躬,现在吐痰的准头都赶上他爸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出梁庄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出梁庄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