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宁愿愿望虚无,也不愿空无愿望

知事
2018-03-07 看过

尼采的《道德的谱系》是从历史的角度挖掘道德的过去。怀特甚至认为,尼采的这本著作,与其说是哲学书,不如说是历史书。尼采作用谱系学的方法对道德的来源进行追溯,无疑是想揭开千百年来被污秽蒙蔽的道德原貌。从这一点看,深刻而又绝对的怀疑精神是尼采思想的出发点。 在本书中,有个让人觉得并不舒服的前提——等级基础,这也是尼采辨析“善”、“恶”、“好”、“坏”等概念的前提。尼采赞扬骑士—贵族的价值体系,否定贫贱人的价值。骑士贵族们有力的体魄,勃发的、富余的、满溢而出的健康,甚至是为保持健康而进行的狩猎、战争都是健康的动物性的表现。而贫贱人由于虚弱无能只能扮演阴险歹毒的角色。这种等级的差别,决定了对事物的命名只能是贵族的权利。但是健康、胸襟坦荡的贵族只会给出“好”与“坏”的概念。“好”是贵族们对自身行为的肯定,他们认为,自己以及自己的行为就是一切美好,除他自己以外的对立性行为(低贱者的行为),贵族们赐予了“坏”的概念,而这种“坏”更多的带有一种可怜、不幸的意味,是一种强者对弱者漫不经心的同情,只有同情,而没有怨恨。但是低贱者出于对高贵者的怨恨,他们创造了“恶”的概念。“恶”的概念不像“好”是贵族对自我的肯定,恰恰相反,“恶”是一种对外的力量,体现的是低贱者对高贵者的否定。穷苦人在“恶”的对立面有创建了“善”,用来指称自己。如果说“好”与“坏”的出现只是事物性质的一种单纯指涉,那么,“善”与“恶”的出现则更多地带有一些情感色彩,这种情感就是低贱者对高贵者的怨恨。这种怨恨的情感决定了低贱者对仇敌肮脏、病态的心理,但是对于高贵者而言,他们面对仇敌更多的是爱,是敬畏。因为对高贵者而言,一个有价值的仇敌是没办法怨恨的,仇敌的强大存在更能证明自己的强大。 尼采无条件地赞美高贵者,他刻意强调,征服欲是高贵者的特权。强者与征服欲就像主体和表现形式是无法分开的。尼采举了个生动的例子:你无法要求强者不欺凌弱小,就像你不能让闪电不闪光一样。但是顺着尼采的这种解释,似乎由于贵族引起的战争也是一种积极而健康的行为。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那这种解释实在无法令人接受。强者欺负弱者是天性,所以弱者就天生活该被欺负?或许在尼采看来,我这种想法正是那种所谓低贱者的歹毒。 可是另一方面,尼采没有彻底否定低贱者的价值,他的思想中,其中包含着一种“生命”的动力。他认为,低贱者的阴谋诡计也滋生了聪明才智,聪明才智又催生了文明。所以,低贱者的这种素质使人成为一种有趣的动物,使人可以优越于其他动物。“生命”包含尼采全部思想的矛盾性和开放性。“尼采所理解的'生命'就是通过对确定性不断地否定而努力希冀实现的总体性,这种总体性同时也是开放的。”“生命”概念的不确定,是《道德的谱系》全部张力的表现。 在第二章对良知起源、罪欠等概念的探讨中,尼采继续着这种等级观念的前提。像贵族这样天生就能发号施令的人,他们通过本能地创造形式,本能地强硬推进而建立了国家。在此,尼采否定了卢梭等人的国家起源于契约的观点。贵族们这种天生的强制性驱逐了大量的自由,使良知谴责在低贱的群体中滋生。“良知谴责”的出现,带来了人类最严重、最可怕的疾病,人类至今仍未痊愈,甚至愈陷愈深。人粗暴地与野兽的自己相分离,与自己古老的动物本能宣战,结果导致了人的痛苦。这场人类自戕的戏剧必须要有人来观看,于是神灵诞生了。但是尼采的“生命”观在极度否定“良知谴责”的同时,也看到了“良知谴责”的另一面,尼采认为,“良知谴责”也孕育了大量新奇陌生的美丽和肯定。“良知谴责”发展到最可怕的程度就是人类对祖先的罪欠感,其顶端就是对基督教中上帝的罪欠。罪欠原本起源于欠债,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惩罚原本是一种古老而单纯的正义。但是人类可怕的记忆力使人永久地沉沦在这罪欠中,并使这种罪欠感随时间的延长持续增长。基督教利用人类的这种薄弱,用上帝的死骗取了信徒的信任。于是,意志错乱的人类长久地成为上帝的奴隶。 第三章尼采探讨了禁欲主义理想的秘密。出于哲人的独立性,尼采首先肯定了禁欲主义理想对哲人的意义。对于哲学家来说,禁欲主义是一种不由自主的选择,哲人的伟大就在于他们并不局限于尘世俗乐,他们追求一种精神的超越,而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们再也无法对名利、权势、性爱等浪费精力,因此是事业要求他们选择这样一种存在方式。他们不是在自我克制,而是为自己的事业最大限度的聚集力量。 但是哲人的特殊性决定了他们必然要招致俗世人的白眼、误解,因此为了赢得别人的敬畏,哲人不得不化装成祭祀,于是禁欲主义就成了他们的武器。在很长时间里,这就是哲人们生存的前提。哲人为了能够成为哲人,不得不阐述这一理想;而哲人为了能够阐述这一理想,不得不相信这一理想。对尼采来说,禁欲主义也不是狭隘的禁欲、苦修,尼采认为包括像严肃、思辨、中庸等任何压抑本真动物性的行为或品质都属于禁欲主义的。但是就像禁欲主义这样病态的行为,尼采都能看到其“生命”的一面,人类藉由禁欲主义获得了一种方向。尽管禁欲主义是一种虚无,但是正如尼采所说“人宁愿愿望虚无,也不愿空无愿望”。尼采呼唤的是一个充满生机的、勃发的、有超越意义的超人的存在,这种超人最值得赞赏的品质应该就是尼采宣扬的权力意志。 尼采的著作晦涩而艰深,读两遍肯定不能完全理解吸收。其实读这种书颇有挫败感,就像盲人摸象,读完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囫囵吞枣的我写的根本就不是读书笔记,只是把我看到的能理解的部分又复述了一遍,还不知道对不对。无论如何,还是多读书,读好书。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道德的谱系的更多书评

推荐道德的谱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