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堡 彼得堡 9.0分

在有限中寻求无限的境界

思玉
2018-03-07 18:29:13

初读此书,思绪被某些地方的华丽词藻打动,比如“十九世纪已经失去了这种颜色的配方。”“在远处似泣如诉的咏叹调的回忆……”,大约被纳博科夫所推崇,是因为其清词丽句信手拈来,一切的描述似乎都是为了讲述“彼得堡同其他城市的惊人的区别”。有一些片断毫无意义,似乎有意炫耀作者的幽默,比如说讲到城市与城市间的区别,“如果您硬要继续坚持那荒唐的神话――在莫斯科生活的有一百五十万居民,那得承认首都是莫斯科,因为只有首都才有一百五十万居民;而在省会城市里是没有什么一百五十万居民的,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如果你硬要弄清楚这些幽默的真正含义,恐怕也只有往下读了。

接下来也有这类看似毫无意义的幽默,讲述最受尊敬的人是烟囱清扫工,仅仅是因为他们会把人弄脏,人人都得敬而远之,人人都得给他让道。这些笑话似乎都与意识流一样毫无意义,如果你要寻找意义的话,因为作者说过:“大脑的某种游戏,恰似被封闭在热锅里的稠密的蒸汽,在居住者的意识中翻滚。”然而正是这些无意义的片断,衬托出了作者提到安娜彼得罗夫娜弹奏肖邦时的浪漫。日常生活的琐碎与意识流的无意义,都是为了烘托出那些清辞丽句的力量以及流动的音乐美。就好

...
显示全文

初读此书,思绪被某些地方的华丽词藻打动,比如“十九世纪已经失去了这种颜色的配方。”“在远处似泣如诉的咏叹调的回忆……”,大约被纳博科夫所推崇,是因为其清词丽句信手拈来,一切的描述似乎都是为了讲述“彼得堡同其他城市的惊人的区别”。有一些片断毫无意义,似乎有意炫耀作者的幽默,比如说讲到城市与城市间的区别,“如果您硬要继续坚持那荒唐的神话――在莫斯科生活的有一百五十万居民,那得承认首都是莫斯科,因为只有首都才有一百五十万居民;而在省会城市里是没有什么一百五十万居民的,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如果你硬要弄清楚这些幽默的真正含义,恐怕也只有往下读了。

接下来也有这类看似毫无意义的幽默,讲述最受尊敬的人是烟囱清扫工,仅仅是因为他们会把人弄脏,人人都得敬而远之,人人都得给他让道。这些笑话似乎都与意识流一样毫无意义,如果你要寻找意义的话,因为作者说过:“大脑的某种游戏,恰似被封闭在热锅里的稠密的蒸汽,在居住者的意识中翻滚。”然而正是这些无意义的片断,衬托出了作者提到安娜彼得罗夫娜弹奏肖邦时的浪漫。日常生活的琐碎与意识流的无意义,都是为了烘托出那些清辞丽句的力量以及流动的音乐美。就好比原则不仅表现在主人身上,也表现在雕塑像上,仆人身上,以及黑毛哈巴狗上,在谁身上都无所谓,因为钢琴台的盖合上了,再也听不到华彩经过句了,客厅又恢复了其琐碎和无意义,这才是生活的常态。在描述流行性感冒肆虐进翻起的领子里时,竟然就写到忧郁苦闷的脸毫无怨言地占胜了无限,从凡间的事突然提到了形而上的高度,让人措手不及。然后又从一个无限跑进另一个无限,再又回到凡间,到滨河处,这个陆地的尽头,和无限的终极。形而上与凡间琐事相伴而行是本书的特点,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故事描写,因为故事都在细节中了,把握了细节就把握了故事。

有形的与无形的相互间杂,比如笔直的大街会想到生命的两点之间时间的流动,然后又回到彼得堡与所有其他城市有着惊人的区别。虚实相间,比如“处于混沌中的人,在聚集的云朵里威胁着帝国京都的安全……”这本身就是一首诗的句子。所以本书除了日常毫无意义的琐碎描写外,其他部分都由诗构成,读者的任务是在琐碎描写中寻找生活,而从诗句中寻求幸福与愉悦。也许那些无意义就是为了形容主人公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生来是个孤独封闭的人,那些细节无非是在说明他的无趣,那是属于有限的一部分,而他是要走向无限的,因为“这是一种无限,它存在于奔忙的大街的无限之中,而奔忙的大街的无限又带有融入奔忙的、纵横交错的阴影的无限之无限,彼得堡就是n次幂的大街的无限。大约就是体现了一种在有限中寻求无限的境界。”

然后开始写到对彼得堡的情绪,“恨透了”,因为那里的高大建筑物也在飘忽,好象个凶恶的人陷入沉思,原来是说人为建筑对自然的逼迫,一种阴郁而威严冷酷的人类对大自然的压迫。有不少比喻来说明这一点,比如人流好比天空的一道光束之于视网膜,一群流动的影子就象远处平静而来的消息,浮现在他的意识中。而那些重大的历史事件,则被轻描淡写地隐藏在作者对日常的描述中,比如谈话声同烟雾交织成的一体,比如陌生人捕捉到的一些片断构成的一些词组和句子。比如波罗的海的波涛会让你想到背后可能在酝酿的什么历史事件,因为在云雾中“自古以来矗立着一排排威严的大炮。”而所有云雾的消失和所有影子的消失让你想到事件的消逝。而事件后的废墟则能从“可怜巴巴的女大学生”睁着的大眼睛里看到。

然后用欲说还休的方式说到政治与对工人的同情,前面的篇章可以看到一写到工人的语气就很温柔,并不是某种主义在支撑,而是作者必定是个同情弱者的人道主义者,“彼得堡将黑黝黝的桥梁刺到那里,用桥梁和马路的旨箭头把贫民死死压在石棺堆下。但描述平民知识分子时用了几次都用了“有着一双这样令人吃惊的眼睛。”然后提到在精神病院可以见到这样一双眼睛,在一部伟人传记的插图照片上可以见到这样的眼睛,这才切入正题,主人公以一双令人吃惊的眼睛开始出现在本书中。于是古希腊神话中的角色也出场了,明线主人公阿波罗阿波罗诺维奇像宙斯,暗示其对暗线主人公,那双叫人吃惊的眼睛的主人的压迫。

extp�=��q�

3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彼得堡的更多书评

推荐彼得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