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 香水 8.5分

存在是一种极致的虚无

放屁打老鹰
2018-03-07 18:09:03

从一个方面讲,他一刻没有存在过。从另一个方面讲,他又无时无刻不存在着,他的存在超越了时间。相比于这本书的其他人物而言,他似乎是唯一的存在者。他就是聚斯金德笔下的格雷诺耶。 *1虚无的传记(外在透明) 他原本不具有一个人的属性,如果存在就是被人感知,那他首先失去了这种简单的被别人感知的能力——他是一个本身没有气味的人。从他的出生,经历学徒期甚至是他在谋杀过程中(如躺在畜牲栏躲避里希斯的注意)他都被表现成一个完全透明的人,至少在气味世界方面是这样(而作者希望突出气味世界从而隐喻其他方面)。我们也许可以把他看成一个不存在的人,他很少同人讲话,更不会表露自己的观点,即使他被人看见,也几乎在人们的心中留不下任何痕迹,很快被人忘记。他是一个局外人,意外的降生(谁的降生又不是意外呐,只是戏剧化的程度多少而已),他的出生也许没有意义的,历史上不会因他而发生改变——一个如空气一样透明的人又怎么能影响别人呐。甚至在他犯下连环谋杀的罪行后,作者写到“全城的人反正已经把这事忘了,而且忘的如此彻底,以致后来接连数天里到这儿的旅行者顺便打听格拉斯那臭名昭著的杀害少女的凶手时,竟找不到一个有理智的人回答他们的

...
显示全文

从一个方面讲,他一刻没有存在过。从另一个方面讲,他又无时无刻不存在着,他的存在超越了时间。相比于这本书的其他人物而言,他似乎是唯一的存在者。他就是聚斯金德笔下的格雷诺耶。 *1虚无的传记(外在透明) 他原本不具有一个人的属性,如果存在就是被人感知,那他首先失去了这种简单的被别人感知的能力——他是一个本身没有气味的人。从他的出生,经历学徒期甚至是他在谋杀过程中(如躺在畜牲栏躲避里希斯的注意)他都被表现成一个完全透明的人,至少在气味世界方面是这样(而作者希望突出气味世界从而隐喻其他方面)。我们也许可以把他看成一个不存在的人,他很少同人讲话,更不会表露自己的观点,即使他被人看见,也几乎在人们的心中留不下任何痕迹,很快被人忘记。他是一个局外人,意外的降生(谁的降生又不是意外呐,只是戏剧化的程度多少而已),他的出生也许没有意义的,历史上不会因他而发生改变——一个如空气一样透明的人又怎么能影响别人呐。甚至在他犯下连环谋杀的罪行后,作者写到“全城的人反正已经把这事忘了,而且忘的如此彻底,以致后来接连数天里到这儿的旅行者顺便打听格拉斯那臭名昭著的杀害少女的凶手时,竟找不到一个有理智的人回答他们的问询” *2内在透明 小说作者聚斯金德在语言上抛弃了施尼茨勒在1900年采用的,此后在德语文学中流行的内心独白,使主人公在我们印象中不是像一个人一样的去用理性思考。正是使用这种语言方式描绘出来的格雷诺耶看起来看起来那么不像一个人,他是一个没有自我的人,也可以说是内在透明的人。他没有被架构过宇宙观,价值观,或者任何人类文明中有关自我的东西,更不存在信仰。他没有自我,所以也就无所谓道德与谋杀,这也解释了他做了很多我们所谓的恶事心里却没有丝毫变化(我们看到这部小说也许会感觉主角的残忍,这正是用我们自己的价值观对他的看法,作者竭力塑造文字使主人公不让读者感受明确的道德判断)。也许我们可以把没有内心活动可以看成一种更加奇妙的“非人的”“动物性的”内心活动。在这种内心独白中,没有任何看法和情感,在面对通常人们称为好的或坏的气味之间,他没有进行选择。就像在文中描绘的他面前的臭味只是和其他味道一样的一种味道而已 *3关于选择 我们为什么要选择,每个人面对问题的选择不尽相同,选择是自我意志的提体现,选择也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才会进行的行为。在我们看来可能格雷诺耶是无判断无自我甚至处于无目的的虚无之中(因为他的最高目的并不是物质而是理念)。换一个角度,也许格雷诺耶也是这样看我们的。我们如同小说里的配角,追求的目的好像那么实在,每次选择都是那么的坚定,我们自称高级动物因为我们有自由意志。但仔细想想,这种存在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实在吗?我们的自由意志是真正听从我们的自我吗?首先,我们可以想象因果律的存在,即一个事情的发生是有原因的,那么我们也可以想象,一件事情的发生是以另一件事情的发生为前提因为凭空发生一件事情是靠不住的。事件往往是一环套一环的,所以一个人的自由意志也可能是受各种事件影响的。那么一个人的决定又有多大程度是处于自己的内心做出的选择呐。当我们认为自己是不受其他影响完全凭借理智思想选择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已经受到其他事物潜移默化的影响。这也许不是肯定的,但至少也是值得怀疑的。甚至我们所形成的看世界的观点和方法也是受到教育和事件而形成的。那么当我们在谈自己的时候有多大程度是在谈论真正的自己呢?在这一连串重重叠叠的影响之中作为一个人我们能够把握的是什么呢? *4我们的虚无 当我们发现外在的被人感知与人本身的存在之间的关系和内在的自由意志是值得怀疑的之后,虚无就随之而来。当我们面向镜子一样透明的格雷诺耶,我们看到了他的虚无,我们是否能看到我们自己。在这些虚无之中我们能够抓住的是什么呐。也许我们可以从主人公的眼里看看我们自己。与格雷诺耶飘飘荡荡几乎没有目的的生活(在他遇到第一个处女的香气之前,他几乎是逆来顺受的活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他人的忙碌的,为达到目的甚至不择手段的生活,以主人公香水的师傅巴尔蒂尼为代表的生活在格雷诺耶周围的普通人所追求的看似触手可及的目的多半是物质欲望,在他们眼里这些目的是那么的实在,被广泛认同,甚至是不容置疑的。但面对格雷诺耶,这些坚如磐石的不可质疑的目的变得可以被怀疑,同到达这一目的而进行的不择手段的过程一样,这些很多人为之不懈奋斗的目标和欲望在这个瘦弱的主人公眼里是不能理解的无源之水,是他所厌恶的空虚和荒谬(最终这些人以更加荒谬的死亡结束)。所以他唯一痛恨的味道竟然是“人的味道”并要逃到空无人烟的山顶。我们可以进行这样的思考:比较起从虚无中来的,“胸无大志”格雷诺耶,更接近实在的本质,还是当普通人向着自己的目标奋力前行却不知不觉走向更大的虚无。这时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我们难道只能在虚无中奋力前行却如逆水行舟最终被淹没。面对这个问题被淹没的不知是我们普通人,还有小说中的主人公,在他远离人们,走向荒芜的山顶,在他直面自己的虚无,他被淹没,梦魇里他被“无味之味”淹没。七年的挣扎之后,作者终于让格雷诺耶代替自己进行了积极的尝试。格雷诺耶下山后,用一种疯狂的方法寻找着自己。他先是制作自己的味道,然而不满足,转而追求更加实在的自己,一种纯粹的美。这种极致的美是无限的,以至于有限生命的格雷诺耶把他当成最高的目标,那种极限的美的崇高程度甚至生命在它的面前也不值一提。(在格雷诺耶某杀少女生命的时候其实已经不关心自己的生命)。这种极致的无限的远超出所有的目的和追求是不是作者心中上天赋予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和原因。这种缥缈的无法触碰的实在是不是人的最心底能把握的神性。一切艺术,思想是不是因为这种本质而具有无上荣光。作者巧妙的把这种广大的实在浓缩成具体化的“味道”。并在这种最美的“味道”之下用更多的其他具有迷惑性的“臭味”加以衬托。正是我们所在的“臭气熏天”的地方使我们不能清楚的享受这种上天赋予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隐蔽的“味道” *5格雷诺耶存在的三个阶段 在我看来可以把格雷诺耶的出生到死亡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他只作为亚里士多德所说的“质料”所存在的阶段,既他“存在前”。如果把存在定义为被他人感知的话,具体来说就是在他获得他创造人的气味之前。(书中把所有的存在的定义象征概括为味道这一个方面)我们可以把他想象成动物没有意识与思考,只是物质上的存在。 第二个阶段,是他拥有被人感知的证据即人的味道时。这时我们可以把他看成街上行走的普通人了,因为在我们的眼里他拥有了一个像人一样的存在的证据,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把他看成和我们一样的人呐?但是问题出现了,我们从外在看,即以我们旁人的眼光去看格雷诺耶,他与第一阶段已经完全不同了,他的第一阶段仅仅作为“质料”而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在这一阶段他作为“质料与形式”,“物质与精神”的合体展现在我们面前,与我们每个人没有多少差别。但是请注意,这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他,他满足存在的条件——被人感知。从格雷诺耶自身来看,其实是毫无改变的,他没有形成自己的想法,理性,价值观和一个动物没什么区别,只是涂上了香水。那这样说他究竟存在了吗?也许我们可以说他外在存在而内在不存在。这样一个新问题又会出现,当格雷诺耶和每个普通人一样外在存在并被我们感知的时候,每个普通人是否也像格雷诺耶一样内在是不存在呐?如果我们不能了解任何一个物质的存在性,又怎样了解我们自己存在与否呐?当我们在照镜子时,看到镜子中的人满足存在的所有特质,但他真实存在吗?也许你会说我们自己是有自由意志的,和格雷诺耶不一样,我们有自己的价值观可以进行选择,由此我们是存在的,但是就像我们之前所想的如果只是我们以为自己有自由意志或是能够自己选择,而实际和格雷诺耶一样只是一个皮囊,我们还是存在的吗? 再回到主人公身上,“人味”的香水已经满足他存在的外在表象,然而他最后的追求却更加疯狂。这时他已经进入了第三个阶段,“存在后”或“表象存在后”,他所追求的是“自我的存在”或“被自我感知的存在”。这种“存在”是格雷诺耶寄托于香水之中的,也是作者隐喻在味道之中的。 *6最高追求 我认为格雷诺耶追求的这种自我的存在可以从两种方面解读。第一个方面,他期望获得的无非是一种气味,但是这种气味超越了世上的所有的气味,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极致的美。从这个方面,我们很容易联系起画家或艺术家。他们在完成自己作品时并没有人规定什么时候可以结束,而是依照自己对美的追求进行创造。这似乎是上天赋予人的特殊目的而超越其他所有目的。以至于道德或人的生命在这种目的面前也渺小的不值一提,更不用说物质的丰盈与匮乏了。正如尼采的名言“当你明白为什么而生活时,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另一个方面,他所追求的的实质是亚里士多德所称的最完满的现实,“宇宙的最高目的”,是一种纯形式的东西,(类似于香水的美好气味),正如美之所以为美。也许让格雷诺耶如此疯狂的正是这种完满。把外在存在的人之有限的意识与自我存在的近神的无限思想合二为一。《论语》中有言“朝闻道,夕死可矣”。道即是主人公冥冥之中追求的最高理念。 实际上,上述两个方面很容易被合并,只要我们可以认为所谓的宇宙最高目的是美即可(柏拉图认为最高目的为善)。也许我们不能这么肯定,但至少我认为两者是存在关系的。对于美这种最高目的,应该是每个人内心的本能,不管你有没有发现。举例子来说,当你看到美丽的山川,你会发自内心的认为它是美丽的即使从来没有人告诉你这就是美或定义什么是美。事实上,很多人的这种本能被减弱了,包括认识美与追求美的本能,取而代之的是欲望和看似实际存在的目的。书中描述的巴尔迪尼等人是这种人的代表,作者也自然而然为他安排了荒谬的死亡。他们拼命想抓住一些东西却陷入了外在存在之中。相反的另一种“欲望”既对最高目的的欲望, *7欲望和理想,什么是好的欲望 从文字上理解,理想和欲望的最大不同似乎是性质上的不同,如当理想在我们的理解里多少作为褒义出现的,而欲望是偏向贬义的。但如果我们仔细思考这两个词语的意思,关于什么是理想与欲望的分界线是不太明确的,这两个词语都表示了人的思想与选择,即我要什么什么。我们可以把理想称为好的欲望。问题的关键在与什么是好的问题。我对于此问题有两点看法。1.按照柏拉图理形论的思想,好的欲望当然是分有“好”的形式。而“好”的形式就是最好的无法超过的东西,因为不可能有比好本身更好的东西。那么什么东西是最好的?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东西超过对于好本身的探索和追求。“好”就是最高的理念,是一种不随其他事物的改变而改变的形式,有限的追求无限,不完美的追求最完美。好更广泛的意义在于,他甚至是人类唯一能把握的有意义的事情。2、正如之前的叙述好的欲望是我们能把握的实在的欲望,换句话说,是我们可以明白为此奋斗的终极意义的问题。因此我们可以看出在没有好的欲望而只是坏的欲望的生活中我们没有可以把握的了的东西,因为坏的欲望就像没有浩淼大海里的孤舟,没有根基,在虚无之中生成,随风漂流。就像我之前叙述的文中如师傅一样的一些人物。 当然,这里我并不是要坚决的反对对于物质的追求(也许文中的观点是反对的)因为对于终极意义的定义是不尽相同的。我们也许可以提出一种预设论,即我个人预先假定我的某某目的是有终极意义的。可能会有人将物质的享受作为自己的终极意义。这种预设也会带给他好处,给他一种心灵安稳的状态。但是此人的这种预设可能会在另一人的(由于人的社会经历和价值观的不同)心中是十分值得怀疑的,即便此人对于此预设深信不疑。什么是真正对的预设,什么才是真理,可能真理不是我们可能获得的,或者真理是不存在的。但是对于真理存在这一预设是很有必要进行的。我的观点是:我们随着经验的逐渐丰富,我们对于目的的预设是应该逐渐向真理偏移的。因此我认为人类的真正发展是向真理方向的发展。 *8最后的狂欢 我们读到小说最后行刑时的狂欢时,可以联想到尼采的“超人哲学”。这里的联想可能也是作者的意图。聚斯金德这样写道“其结果是,处决那个时代的最可恶的罪犯的计划变成了盛大的酒神节”进入狄俄尼索斯的狂醉状态使众人忘记自己的存在于目的进入了(或者可以说是直面)虚无的状态真正自我的存在应当从这里诞生。作者已经提到了酒神节就不能不让我们从格雷诺耶此时的表现联想到查拉图斯特拉。此时的格雷诺耶是从山上下来高声疾呼上帝已经死了的查拉图斯特拉,他作为一个超人,一个“神”唤回所有人心底的本能。对于最高目的(这里也可以指极致的美)的崇拜。最终这位得“道”者理所应当的死了,在他已经得到那个东西之后又有什么东西是值得一提的呐?格雷诺耶的死亡仪式在最丑恶最无道的地方以最原始的方式进行,此时他是爱与美的,是强大的。对比之下,丑恶的人们的灵魂如此的弱小,必然要向强者俯首,所以“一瞬间,他们退了回去”,查拉图斯特拉下山了,格雷诺耶以自己的灵魂分给众人,自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他死亡了吗?他已经是自我的存在了又有什么所谓的死亡呢?分食死者灵魂的人们“在他们阴沉的灵魂里,突然变得那么轻快乐观”“他们感到自豪,第一次出于爱而做了一点事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香水的更多书评

推荐香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