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许三观卖血记》

憩砚
2018-03-07 17:54:28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许三观卖血记》 他的壮举是通过献血来开启新的旅程,他靠卖血成了亲,又靠卖血来支撑家庭一次次渡过难关。——许三观

许三观卖血记 (一)许三观,恨与爱的转化 小说中许三观的大儿子许一乐并非是许三观的亲儿子。当许一乐九岁时,外人说:“在二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鼻子,在三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眼睛,可是在一乐的脸上,他们看不出来自许三观的影响。他们开始私下里议论,一乐会不会是何小勇的儿子,一乐的眼睛,一乐的鼻子,还有一乐那一对大耳朵,越长越像何小勇了。”故事到后来证实了一乐确实是何小勇的孩子。 许三观生气过,也恨过,也尝试着不喜欢一乐,但是血水是会相溶的。他最终放下了自己心中的恨,真正不求回报的去爱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即使开始时他不愿意用自己卖血得来的钱给一乐买一碗面条,但在一乐离家出走找回后,他明白了即使一乐身上流的是别人的血,自己也还是关心他,爱他的。他愿意用自己卖血得到的钱去为他买一碗面条,也愿意在他有难时去卖血帮他渡过所有困难。因为一乐把他当成父亲,自己的心也是爱他的。 我认为小说最感人的是在许一乐得了肝炎时,许三观表现出的伟大父爱。他挨家挨户

...
显示全文

一盘炒猪肝,二两黄酒—《许三观卖血记》 他的壮举是通过献血来开启新的旅程,他靠卖血成了亲,又靠卖血来支撑家庭一次次渡过难关。——许三观

许三观卖血记 (一)许三观,恨与爱的转化 小说中许三观的大儿子许一乐并非是许三观的亲儿子。当许一乐九岁时,外人说:“在二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鼻子,在三乐的脸上认出了许三观的眼睛,可是在一乐的脸上,他们看不出来自许三观的影响。他们开始私下里议论,一乐会不会是何小勇的儿子,一乐的眼睛,一乐的鼻子,还有一乐那一对大耳朵,越长越像何小勇了。”故事到后来证实了一乐确实是何小勇的孩子。 许三观生气过,也恨过,也尝试着不喜欢一乐,但是血水是会相溶的。他最终放下了自己心中的恨,真正不求回报的去爱一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即使开始时他不愿意用自己卖血得来的钱给一乐买一碗面条,但在一乐离家出走找回后,他明白了即使一乐身上流的是别人的血,自己也还是关心他,爱他的。他愿意用自己卖血得到的钱去为他买一碗面条,也愿意在他有难时去卖血帮他渡过所有困难。因为一乐把他当成父亲,自己的心也是爱他的。 我认为小说最感人的是在许一乐得了肝炎时,许三观表现出的伟大父爱。他挨家挨户的去借钱,他决定一路卖血去上海,在这一路上,他差点因为卖血而失去生命。许三观卖血救子的行为,让我明白了达芬奇说的那句话:父爱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二)“活着” 小说从许三观二十岁左右开始到六十岁左右结束,前后大概四十年,他经历了人民公社化、大跃进和大炼钢、饥荒、文化大革命。历史的背景,生活的逼迫,让他一次次去卖血。生活一次次把他逼迫,困苦一次次降临,但他依然活着。一乐把方铁匠的儿子打伤,他去卖血出医药费;饥荒时他去卖血渡过难关;生产队队长来家吃饭,他去卖血;一乐得肝炎,他一路卖血去上海。他一次次的渡过了难关,没有被苦难所打到。在我们这个年代,我们并不赞同用卖血来渡过难关,我们可以用更好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但在许三观的那个年代,卖血是没有方法的方法,更是许三观活下去的方法。 (三)卖什么,买什么 在余华壮烈而又富有喜剧性的小说中,卖血成为了许三观家陷入窘境时一种极端的解决办法。但是在现如今充斥着过度消费风气的中国,卖血卖肾或者其他器官任然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事实。那么,在如今卖掉血或者肾,用来买什么?事实是有正面的例子,有人是为了筹钱救子;也有反面的例子,有人是为了买好一点的手机......而我们活着,应该以这样的方式去度过,或许是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有多少血可以卖? 如果你的世界,没有痛苦的害怕,没有尊严的担忧,没有富贵的贫穷,没有暖寒的交替,没有外貌的困扰,没有男女的区别,没有你我之分,没有生死顾虑,你才会离“真正的活着”越来越近。——余华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 ——莫泊桑 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余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