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恐怖的幽默小说

吾王的小胖次
2018-03-07 16:27:01

看完了这本《第二十二条军规》,毫无疑问这是一本十分有趣的书,作为“黑色幽默”的鼻祖,约瑟夫海勒的出名作,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要先让人开怀大笑,然后回过头去带着恐惧的回顾他们笑过的一切。”是的,这是一本奇怪的,畸形的,荒谬的,恐怖幽默小说。看到深处让人毛骨悚然,它之所以让人无比的恐惧和绝望,因为他无比的真实。 书中的主人公叫做约瑟夫,故事发生在大概二战时期,主角是空军轰炸中队的上尉,根据书中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只有疯子,才能免除飞行任务,但是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而知道威胁能提出申请的人必定没有疯,所以他必须去飞行。 换而言之,他必须去送死。在高射炮和无数枪林弹雨中投下炸弹,去当一个平行飞行的靶子。有人可能想说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笑的军规?战争又不是儿戏。这条规定让人发笑,而笑过,掩上书本回到我们现实的世界里,这样的圈套难道就不存在了么,相信大家都体会过,垃圾桶里不能有任何一丝垃圾,毛巾架上最好不要放毛巾,床上的被子折不好就最好放箱子里,没有网卡驱动就上不了网,上不了网就下载不了网卡驱动………………是的,这些荒谬的可笑的“规定”,却又怎么也摆脱不了,像湿冷而又丑陋的水鬼一样死死的缠着

...
显示全文

看完了这本《第二十二条军规》,毫无疑问这是一本十分有趣的书,作为“黑色幽默”的鼻祖,约瑟夫海勒的出名作,正如他自己所说:“我要先让人开怀大笑,然后回过头去带着恐惧的回顾他们笑过的一切。”是的,这是一本奇怪的,畸形的,荒谬的,恐怖幽默小说。看到深处让人毛骨悚然,它之所以让人无比的恐惧和绝望,因为他无比的真实。 书中的主人公叫做约瑟夫,故事发生在大概二战时期,主角是空军轰炸中队的上尉,根据书中的《第二十二条军规》,只有疯子,才能免除飞行任务,但是必须由本人提出申请,而知道威胁能提出申请的人必定没有疯,所以他必须去飞行。 换而言之,他必须去送死。在高射炮和无数枪林弹雨中投下炸弹,去当一个平行飞行的靶子。有人可能想说怎么可能有这么可笑的军规?战争又不是儿戏。这条规定让人发笑,而笑过,掩上书本回到我们现实的世界里,这样的圈套难道就不存在了么,相信大家都体会过,垃圾桶里不能有任何一丝垃圾,毛巾架上最好不要放毛巾,床上的被子折不好就最好放箱子里,没有网卡驱动就上不了网,上不了网就下载不了网卡驱动………………是的,这些荒谬的可笑的“规定”,却又怎么也摆脱不了,像湿冷而又丑陋的水鬼一样死死的缠着你,最后把你变成这个真实社会的一员。 除了这个,书中更多的描写的战争,不同的角色在战争中的表现,书里的时间和空间是完全大乱的,让人摸不着头脑,不知所云。很多人物说的话做的事就像个小丑,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毫无逻辑,有评论家评论说这本书完全就是约瑟夫一个人的狂欢,没有读者啥事儿。可是它的魅力却也正在于所有看似荒谬滑稽的事情最后都是真实而又合理的,让人为自己之前无知的发笑而愧疚而忏悔。 比如书中的邓巴,总是希望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做所有他厌恶的事情,他说:“我喜欢这无聊又该死的慰问会,因为他让我足够讨厌”,又比如奥尔,喜欢在嘴里塞着海棠果或者七叶树果装作腮帮子,嘴边流着口水,每一次飞机飞出去都会被击落还告诉别人在做击落练习,而我们的主人公也好不到哪儿去,曾经裸体在上校面前接受奖章,不愿穿任何一件衣服。这还只是一小部分,也许刚刚接触这本书的读者会一脸懵逼的怀疑这写的到底是什么,这些人都是“疯子”吧。 而慢慢的,随着剧情的推进,才会知道,卡思卡特上校在队员飞到40次的时候,把要求提高到45次,在飞到45次的时候,提高到50次………每一次的任务都好像去鬼门关走一遭,以至于剩下来平安的时间是那么的稀少,也许下一次的飞行随着一发炮弹,你的身体就以每秒三十二英尺的速度着地,可怕的噗的一声摔在人行道上,像一只装满草莓冰淇淋的羊驼呢袋子,恶心的死在那里,鲜血直流,粉红的脚趾歪斜着。而让时间便慢的方法毫无疑问就是做自己讨厌的事情——比如当天第一节舒心的数学英语课,所以为什么邓巴会喜欢讨厌的事情,这看似是矛盾的,而解开真相的那一刻,是心酸的,是无奈的。能明白那个向人恶言相向的可笑男人的弱小和无助,他只不过是想多活一些日子! 一次晴空万里,约塞尔执行任务,高射炮在飞机旁不断地爆炸,火蛇点燃了整片天空,伴随着巨大的震动,约塞尔耳机里传来 “救救她,救救她”多布斯(队员)在抽泣,“救救他,救救他” “救救谁?救救谁?”约塞尔向他回叫到“救救谁?” “轰炸员,轰炸员”多布斯哭喊道“他没有回话,救救轰炸员,救救轰炸员” “我就是轰炸员”约塞尔回答道,“我就是轰炸员,我一切正常” “那救救他,救救他”哭泣声 “救救谁?救救谁?” “我冷”对讲机里斯诺登虚弱的说,“请救救我,我冷” 约塞尔爬到尾舱,斯诺登受伤躺在地板上,橄榄球大小的伤口,在一抹黄色的阳光中,冻的快死了。 是的,在阳光中,冻的快死了。毕竟,太阳是不温暖尸体的呀。 他的肝脏,胃,肠子………流了出来,到约塞尔一身,约塞尔的军服被血湿透了,回营地之后,他觉得他浑身都是罪恶,所以不再穿衣服。 所以,看着那个裸体去接受奖章的男人,还笑得出来么? 邓巴,约塞尔……他们是都像疯子,每个人都疯了,每个人的举动都好奇怪,那,究竟是人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我觉得现在很多的人对战争好像都没有一个概念,甚至心理都有点小疑惑为什么哪里哪里随便打个仗都能上头条。外交上有点不利的地方,还有的张口就是来打仗啊?看看谁的坦克硬。是的,我们的国力是强大了,我们也绝不允许别人侵犯,但是千万不要把战争放在口头上好么。 战争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战争中每一条鲜活的生命也许刚刚飞机上还在和你聊天过一分钟就只剩下一滩烂肉了,也许炸弹在下一分钟就会在你的房子边上爆炸,而我们都高呼为了我们的国家献出自己的心脏!毕竟让人打进来了,所有一切都完了,你的妻子儿子都是别人的奴隶。这样看来约塞尔逃避轰炸的飞行任务是错误的,因为空军的轰炸是为了给陆军开路,空军不炸陆军便会死更多的人,为了自己的苟活就可以牺牲更多人么?如果有一天开战了,我被迫参战,约塞尔会说,我会说,会悲哀,无奈的说“难道就真的不存在活着的爱国么?” 本书还对这一类哲学问题有深刻的讨论,为了爱国,我们就必须去死么?如果开战了,我就不能不参战,我付钱可以么?那么对穷人不公平。那一定要参军了,为什么是我上前线?因为总要有人上前线。因为我们要爱国。那请问爱国于一具腐烂的尸体有什么意义?没有任何意义。想活下来就一定是错的么?可以活下来,那就意味着没有上前线。你不上别人就得上,祈祷自己活着的那神圣,正义的一刻,其实就是在祈祷他人死亡的龌龊一刻。是的,敌人就在那里,一定要有人去抵抗他!问题又回来了——为什么是我? 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现在我把约瑟夫提给我的问题拿出来给你们。活着是正义的,爱国是正义的,如果两个都是正义并且正确的,那么这个正义一定是有问题的!只有可能正义是错误的。对于正义的探讨孔子讨论过,柏拉图借苏格拉底讨论过......却一直没有一个标准。作为如真善美一样基本的道德标准,正义无比清晰又无比模糊,也许很多人都经历过,学校要开展活动了,为了给班上争光,为了给班主任争光,需要你去参加话剧表演。而你不愿意去,因为这牺牲了你的休息时间,但是这个时候班主任会站出来说“班级是一个集体,我们要为集体付出,要有集体意识,要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只想着自己那怎么办?”是啊,这套理论无懈可击,一般老师搬出这一套我们只得乖乖投降。可是对于不想参加的我们,班级的奖,班主任的荣耀和我有关系么?那一张奖状对我而言有意义么?也许有人会说只是一点休息时间而已啊,而且你也有收获不是么?是的,那再回到战场上,上校为了国家的安全!(多么正义啊!)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获得荣誉(多么正义啊!)把你们部队送到前线去轰炸送死,代价也很小,一条年轻的生命而已嘛,你也有收获很多啊! 被尸体,被杀毒水的气息感染,被炮火支配却又无法逃离的时候,我们又会回到那个问题“如果要轰炸,为什么是我?”明明有那么多轰炸队。 在儒墨成为显学之前有一个叫朱子的人,说,要我拔一毛而利天下,我杨朱一毛不拔!有人说这是极端的利己主义,而当时确实很多人接受这个理论。有人就很疑惑来问杨朱,而杨朱的弟子回答了他, 打你一巴掌,给你一个县,你干不干? 那人说:当然干 那,打断你一条腿,给你一个国,你干不干? 当然干,傻子才不干。 弟子笑了笑,那打死你,给你整个天下,你干不干? .......... 总有人,打着集体主义的号子,今天为了国家,明天为了社会,光明正大的剥夺着我们的正当权利,而我们不论于情于理都站不住脚。那么几千年前,杨朱就站出来说了,想考牺牲老百姓的利益来满足你们的荣誉,满足那个你们统治的国,我杨朱,一毛不拔! 又又又说回来,如果打仗,却一定要有人牺牲,这是一定的。也是必须得,那么 “为什么要是我?” 谢谢大家,我知道我没讲清楚哪怕任何一个问题,我只想把这些问题提在这里,也许也只是徒增大家的烦恼而已。对不起。但是以后还会写下去。诶嘿嘿?气不气 ......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二十二条军规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二十二条军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