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历史,让女性不再沉默

如花美眷
2018-03-07 看过
2009年5月1日,英国王室宣布卡罗尔·安·达菲为新任桂冠诗人。此项殊荣三百四十一年来一直被男性垄断的神话终于被打破,达菲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桂冠诗人。此外她还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个苏格兰人。时年五十三岁的达菲一夜之间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

说起达菲的诗歌,很多人都知道女权思想是她作品的主题。这一点在《野兽派太太》中显而易见。常言道,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总有一个贤惠的女人。然而在西方,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似乎总有一个沉默的女人,她们往往无名无姓,人们对她们知之甚少。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论国家,不论种族,只有男人才是世界的主宰,而他们的妻子不过是附属品。达菲反其道而行之,给这些被剥夺了话语权的女性以表达自我的机会。

这些“太太”有些确有其人,有些完全是想象出来的。她们既有古代的,也有现代的,既有温顺的,也有桀骜不驯的,既有受害者,也有施暴者,但她们都依附于她们的丈夫。如西西弗、伊索、大力士参孙、莎士比亚、浮士德等,甚至还有《巴黎圣母院》中的卡西莫多、《金刚》里力大无比的大猩猩等。围绕着这些文化名人往往有许多传奇,《野兽派太太》对这些传奇进行了仔细解读,甚至进行了颠覆和重构。

达菲诗歌风格多变,对语言的敏感和对细节的明察秋毫使她能够灵活自如地出入各种人物的内心和生活。《野兽派太太》的开篇《小红帽》就带有明显的自传色彩,达菲以格林童话为框架,通过移花接木的手法把自己的初恋经历和学诗的起步过程嵌入其中,描写了她作为一个叛逆的青春期少女,与一位年长诗人的不伦之恋:“他站在林间空地,高声朗读他的诗作,以狼族特有的拖腔慢调,毛茸茸的脚爪拿着平装书,红酒沾湿了蓄胡的下颚。” “我颇为确定他发现到我,二八年华,未经人事,靓妞,流浪儿,并且请我喝一杯酒。”《野兽派太太》就这样血淋淋地开始了。

在书中,达菲从女性角度出发,融入现代社会生活情境,颠覆并重构以男性为中心的神话、童话、传说、圣经故事,从弥达斯太太到女金刚,从猫王的孪生妹妹到皮格马利翁的新娘,让这些被遮蔽的妻子们走出伟大或者著名丈夫们的影子,走到台前,用诙谐的语言模拟了世界上各种各样妻子的处境,抒发了在文学作品中通常处于失语状态的妇女的心声。

在《弥达斯太太》中,点石成金的神话被改造成一个真实的婚恋故事,而且好像就发生在我们身边——一个贪恋财富、狂妄自大的男人,与姑娘初相识,一进到她的家,“他坐在那张椅子上,仿佛国王登上擦得发亮的王位。”他以为金钱能征服一切,包括女人,因此他野蛮地占有了女人,但始终无法赢得女人的爱情,最终因分手而导致精神错乱。这个一夜之间暴富的大富翁,是永远无法理解金钱与爱情的关系的。而女人仍然带着怜悯,思念着“他的手,我肌肤上他温暖的手,他的抚摸。”这是一个错将金钱换爱情的寓言,这样的案例在当今社会也时有所闻,

《浮士德太太》则是一个现代知识女性的典型画像。浮士德是知识分子、科学工作者、经理人、CEO,信息时代的成功人士,通过个人奋斗拥有了高尚的生活,“比上帝更有学问,飞得比音速还快,在世界各地,吃午餐;漫步月球,打高尔夫球,一杆进洞;在太阳上点根圆滚滚的古巴雪茄。”可是内心却十分自私贪婪,他与魔鬼签合同,出卖灵魂而发了大财。而浮士德太太则是“我行我素,为所欲为,一天之内看完罗马,将干草纺成黄金,整容,隆乳,让臀部紧实”,她赶时髦,“玩得疯,玩的亢奋发狂;东跑西跑四处窜,孤单”,可是她的生活是空虚无聊的,在浮士德死后,“游艇,几间房子,小型商务喷射机,直升机升降场,战利品,等等等等,全部——给我”,却最终只能拥有一个秘密“那个聪明、狡诈、无情的混蛋,没有灵魂可出卖”和一种自我本性及人性的变态和迷失。

除此之外,还有厌倦丈夫陈词滥调道德说教的伊索太太,抱怨丈夫工作狂的西西弗斯太太,愚妄而胆大的大利拉,充满爱心学会照顾小丈夫的女金刚,因丈夫有背叛倾向而大发雷霆的卡西莫多太太,得不到就毁灭的莎乐美等等,每一首诗歌,每一个女人都值得读者认真探究和品味。达菲以辛辣凌厉的笔法描绘了食色男女的众生相,构成一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折射出当今社会环境下复杂的人性,并宣告了男性中心主义的终结。
1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野兽派太太的更多书评

推荐野兽派太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