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 围城 9.0分

长风万里
2018-03-07 看过

那只祖传的老钟当当地打,每小时慢了几分钟,恰如一个图腾把方鸿渐和孙柔嘉交集后的时间分裂开来,在一个镜头前呈现着两幅画面。他是一个睿智的长者,对他们讽刺又感伤。 最后的画面,方鸿渐在回家的路上走,蓄心要待柔嘉好,那时候,柔嘉在家里等鸿渐回家来吃晚饭,希望他会跟姑母和好,到她厂里做事。 许多人情绪失控、爆发的由头,往往不是多大的事,感情的逐渐破裂或消解来自于一次又一次,因小事而引发的争吵。每次和好之后,留下未消除的芥蒂,让它把时间当容器,把刺人的话当养分,生根发芽,这种生长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等它成熟就以某些小事为苗头,让感情里的两个人窒息。 所以感情破裂从来没有偶然,看似偶然的背后是暗处生长的必然。 钟,随着方鸿渐的长大而老去。在老钟还是一个新钟时,他看到了什么呢? 兴许是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方家大宅里,方父端坐在上席,与客人说着之乎者也或时局政事,而方鸿渐身在书房,心在天外。 在空气里都弥漫着泥土味的家乡,终究是容不下方鸿渐这一类脚不着地的人,他自然也和根系在小县城的父亲有不一样的想法。 方鸿渐是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他大概和许多算不上优秀,但有些小聪明的人一样,在某些方面偶尔展露出一点小才华,便暗自得意,瞧不起不如自己的人,也知道自己的虚,所以也不敢和比自己强太多的人过多交往,就中原因,不过是知识分子心理作怪。 从一开始他与周家小姐的婚约就是一个牢笼,一切也始于此。 如果周家小姐没有早逝,这场包办婚姻一定令老爷子深感满意,即使深感无奈,他也不敢违逆父亲,和财大气粗的岳父作对。婚后两人大概也能过上没有感情,但为了前途和孩子而相敬如宾,小吵小闹之后,最终方鸿渐认怂的生活。 就是一个困局,在中国,大多数男人大概是没办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女方强于自己这一设定的,但接受之人,大多没有能力打破僵局。方鸿渐既然接受了这一纸婚约,他的未来就和周家系在了一起,依靠周家出国,在国外混几年,然后拿着假文凭回国,又靠着周家找到一份过得去的工作。 追求唐晓芙的失败,给了他很大的打击,也让他被迫壮了一次胆,夹着尾巴逃离了周家。但是他始终没能像一个男人一样,靠自己做点事业出来。离开上海求职,靠的是赵辛楣,离开三闾大学回上海,依然依靠赵辛楣,甚至与孙柔嘉的成婚也有旁人和赵辛楣的掺和。 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方鸿渐才是一个可以让人依靠的方鸿渐呢? 当然,就算是这样,在一个普通读者看来,方鸿渐最多只是不招人喜欢,并不会让人讨厌。 他虽然不够魄力去彻底反抗不喜欢的一切,但是也还是能在知世故的前提下,保持一颗不世故的赤子之心,他知羞知耻,有自知之明,与人交往也多真诚,多照顾,甚至有时候还能用混迹欧洲几年学来的各种好听话,展现出他可爱的一面。 比如他和孙柔嘉还没结婚前的一段对话。他与赵辛楣出门喝酒,这天孙柔嘉身体不适,但知道不应阻拦,还是让他去了。他回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弄翻了椅子吵醒了孙柔嘉,马上关切的说,“对不住,把你闹醒了,睡觉好不好?身体觉得怎么样?”后来听她语气不对,又问他:“吃过东西没有?”从拌嘴到和好,一直都关心着她。他弯身吻她额的那一刻,显得尤其温柔。 在这一段里,孙柔嘉有小女人的柔情似水又有女人调教男人时特有的强势,方鸿渐也表现出了他讨女人喜欢的一面。 从他们在一起之前的种种来看,我始终认为他们的婚姻只是一个偶然,那种感觉就像是人生失意时急需一个能够陪伴着过得下去的人,可心里仍然会放不下那片白月光,但人都是现实而世故的,所以他和孙柔嘉能过寻常夫妻简单又恩爱的生活,哪有什么不好呢。 也许方鸿渐是想脚踏实地了,所以他选择了孙柔嘉这一方温暖的港湾。他以为逃离了周佳和过去的生活,走出了家的围城,可马上他又囿于被琐碎包围的婚姻之中。 时间像是一个循环,一切都是历史的重演,就像书中写他在刚回国的时候,“理想中的留学回国,好像地面的水,化气升上天空,又变雨回到地面。” 出国的人要回国,离家的人也终究要回家,离开是为了回来,流浪是为了回归的平稳安定。我们以为走出了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其实山川之外还有山海。在围城之中,进和出的想法都没有意义,所以不要太介怀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围城的更多书评

推荐围城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