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越是纯粹,便越是接近一种信仰

妖精
2018-03-07 14:25:24

本图来自花瓣网

(1)

碧草连天的草原上,散布着成群的羊羔、牦牛,还有三两只藏獒。远处是高高低低的雪山,雪山峰顶,则是云朵连绵的蓝天。

风吹过来。风又停了。牛啊羊啊,才不去理会草原上的风吹旗幡动。

它们现在悠闲得很。

这是藏北草原。牛羊在草原上悠然散步,是女作家羽芊的代表作《西藏生死恋》中经常出现的画面,这些画面给人一种安然而恬静的感觉。

但是,这里也是羌塘无人区,在广阔无垠的大地上,很可能连续几天都望不到人影。云朵与山川同在,爱情与神话共生。《西藏生死恋》里的爱情神话,正是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在这个爱情神话中,有两场纯粹的爱恋、三个痴情男女、生死相隔的无奈以及上海与藏北之间八千里的距离。

(2)

她是草原上的明珠,脸庞如同秋夜里的满月,她黑发长长如丝如缎,当她翻身骑上马背去迎接她的心上

...
显示全文

本图来自花瓣网

(1)

碧草连天的草原上,散布着成群的羊羔、牦牛,还有三两只藏獒。远处是高高低低的雪山,雪山峰顶,则是云朵连绵的蓝天。

风吹过来。风又停了。牛啊羊啊,才不去理会草原上的风吹旗幡动。

它们现在悠闲得很。

这是藏北草原。牛羊在草原上悠然散步,是女作家羽芊的代表作《西藏生死恋》中经常出现的画面,这些画面给人一种安然而恬静的感觉。

但是,这里也是羌塘无人区,在广阔无垠的大地上,很可能连续几天都望不到人影。云朵与山川同在,爱情与神话共生。《西藏生死恋》里的爱情神话,正是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在这个爱情神话中,有两场纯粹的爱恋、三个痴情男女、生死相隔的无奈以及上海与藏北之间八千里的距离。

(2)

她是草原上的明珠,脸庞如同秋夜里的满月,她黑发长长如丝如缎,当她翻身骑上马背去迎接她的心上人时,是那么的轻巧灵活。她的名字叫措姆,与公扎感情深挚却历经了各种曲折,就在两人成婚前夕,不幸被母熊咬死。

他是草原天空上的雄鹰,是羌塘草原上最好的猎手,有着一头硬硬的头发,虽不善言辞,却有着柔软如云朵一般的心肠。他的名字叫公扎,是措姆那青梅竹马却有缘无份的恋人。措姆被熊咬死后,公扎活着的唯一使命便是杀死那头熊,为措姆报仇。

她有着精致的面孔,她是土生土长的江南姑娘,是上海写字楼里年入百万的职业经理人,也是公扎的爱情终点站。她的名字叫风,风一般地来去自由,却因为藏北无人区的一场邂逅而变得患得患失,某天,她再也无法忍受相思的煎熬,毅然选择辞去工作,再次踏上羌塘大地,化身为追逐爱情的猎手。

这,就是《西藏生死恋》中的三位主人公。

措姆与公扎青梅竹马,他们在草原上打滚,在河边嬉闹,在情窦初开的年龄里认定对方为自己今生的伴侣。但是,这美好的恋情,却经历了许多曲折。措姆的父亲单增年轻时与公扎的母亲达娃曾是一对爱侣,即便是两人分开,各自成家之后,单增依然不曾放下达娃,尤其是公扎的父亲去世后,单增俨然以慈父的态度对待公扎以及公扎的弟弟妹妹们。这些,都让措姆的阿妈白拉很是恼火。在公扎参军后,单增一家与公扎一家又因为误会动了刀子,这就更加深了两家之间的仇怨,而措姆与公扎这一对眷侣之间的爱情,也面临着现实的考验。

继续相爱,结为伴侣,就需要跨越许多阻力。但是,如果就此放弃两人维系多年的爱情,毕竟心有不舍。

最终,爱情战胜了一切。

或者说,正是因为措姆和公扎都对爱情有着超过常人的期盼,并且愿意用生命去坚守爱情,这才让两人看到了爱情的曙光。虽然,措姆终究没能等到成为公扎的新娘,就在迎接公扎的路上,被一头母熊咬死,而这件事,也成为驻扎在公扎心头的疼痛。只要一想到措姆,公扎的心,便撕扯得生疼。

以爱情为生命信仰的两人,也是因为爱情,让他们即便阴阳相隔,也未曾分开。

爱情就是自己存在下去的意义,对于措姆和公扎来说是这样,对于风来说,更是如此。

(3)

风,出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上海。她有个普通的家庭,有着普通的父母,作为家中的女儿,她扮演的就是牺牲者、奉献者的形象——常年被父母索取财物,而父母在得到她的钱之后,马上又会给予儿子。而在风的成长过程中,却极少得到过父母的关爱。

于是,在她的内心深处,便长久地居住着一个柔弱的“小女孩”,需要人来呵护、疼爱。

凡是父母不能给予的,风都要在爱情里寻找。

其实,风有一个相恋多年的男友杨帆。可是她在这段爱情里,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想要的呵护与温暖。她与杨帆之间,从来就没有过爱情里应该有的激情与牵挂,有的只是一种习惯,以及在世俗眼光里所谓的“男才女貌”。

幸运的是,风最终遇到了自己向往的爱情。这场爱情故事的发生地点,就在藏北。

原本,风和驴友们相约要在藏北草原上纵横驰骋,饱览美景。可是和驴友们失散之后,她却在无人区迷路,只能栖身在无人区上的一个帐篷里,无助而安静地等死。说是前世宿命也好,说是今生有缘也罢,缺水濒死的风遇到了四处流浪、以杀熊报仇为己任的公扎。

野人一般的公扎,告诉清醒过来的风,她已经平安了。这让风感觉到无比的踏实、安然,公扎的声音就像寺院里吹响的法螺,让风的心里开满了阳光。

在茫茫荒原上,风和公扎结伴而行,与他们同行的,还有公扎的那匹老马。在这蓝天白云下,藏羚羊嬉闹跳跃,牦牛悠然散步,这些与内地环境迥异的景象,都让风那紧绷的身心得到了放松。而在十几天的相处中,风不仅从公扎那里学到了许多野外生存技能,更对藏北草原有了深入了解,说她是半个“藏北通”那也不为过。

同时,一种异样的情愫,也在风的内心扎下了根。她对公扎的感觉,由最初的感激,转变成深深的眷恋,最终化为炽热的爱情。

风与公扎这两个人,三观不同,生长环境不同,生活习惯更是大相径庭。但是,风却在公扎那里感受到了一种温暖的落地感。她想,这就是她需要的爱。这样的爱,让她如获新生。

风知道,公扎的心里驻扎着对措姆的思念,而公扎对爱的这种执着,深深地吸引了风。公扎不计代价地去爱一个人,他的这种行为,这在个凡事都要计较盘算,甚至在爱情上也不允许自己“吃亏”的现代社会里,可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了。

爱,从来就是不可思议的,爱,还会让人做出许多不可思议的举动。风已然不知不觉地陷入了对公扎的思念之中,她从藏北草原回到上海已经整整三年了,但那个魁梧的身影依然挥之不去。

就像风自己说的那样,她没有一天不在思念八千里之外的那个人,她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那个与她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公扎,那个有着粗糙的皮肤和柔软内心的人,那个穿着旧羊皮袄、有着纯净灵魂的人,已经成了风的精神支柱,这样的思念虽然熬人,却也让风一天天地想清楚了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

终于,风再也无法克制这愈发浓烈的爱恋,她辞去了百万年薪的工作,离开了上海,孤身踏上逐爱之行,再次踏上了藏北高原。

她放弃了世俗所谓的最宝贵的事物:百万年薪、不可限量的事业前景以及海归博士男友。她离开得义无反顾,那决绝的姿态,像极了藏北高原上矗立的山峰。

爱上了公扎,变成和公扎一样的人,以爱情为信仰,现在的风就是这样。

追求爱情极致的人,总是以活成爱人的样子为荣。公扎习惯吃生肉,而回到上海后的风,也学着他的样子,有板有眼地吃起了生肉。

不懂她的人,都视她为“异类”。

但是,风自己心里明白,她并非刻意模仿爱人,而是借助这样的方式,让自己与爱人之间的距离再近一些。因为爱情,她重生为另一个人。

最终,风觉醒之后才发现,那个即将与自己跨入婚姻殿堂的杨帆,终究不是自己想要的人。在与杨帆的这段关系里,风活得焦灼又卑微。

是公扎唤醒了风内心那个沉睡的小女孩。也是从公扎这里,风感受到了呵护与温暖,感受到了真正的爱情。当风敢于直面自己对公扎的爱情之后,她对爱情有了全新的领悟:

那禁锢了自由灵魂的不是爱情。

那束缚了内在天性的不是爱情。

那给人带来无限焦虑的,不是爱情。

爱,既能让人内心一片柔软,也能让人愈加坚定。好的爱情,应该能给人带来力量。也正是这种力量,支撑着风再次来到藏北高原,即便面临生命危险,她也能面带微笑,坚定地追求爱情。

曾有无数个瞬间,风也迷茫过,犹豫过,她不确定自己能否走进公扎的心里。但是,既然爱了,那就去追求这份爱吧。一份好的爱情,无法用金钱来衡量,更不会被世俗眼光所左右。百万年薪如何?事业前景又如何?那种安然踏实的感觉,谁都给不了,只有公扎,才能让风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让自己感觉到生命的每一天,都是鲜活的,都是崭新的。

所以,一身伤痛的风倒在公扎怀里的时候,她咬着牙、忍着疼,一字一顿地表明自己的爱意。

公扎担心的是,自己心中始终放不下措姆,这对风来说,太不公平。

但风却说,爱一个人,就是要接纳他的一切,包括他心中深爱的那个人。

这才是真正懂爱的人,也只有懂爱的人,相信爱的人,才能最终与爱情相遇。爱是接纳,而不是改变;爱是不断地宽容,而不是执迷于索取;爱是心灵深处的水乳交融,而不是物质上的门当户对。

当一个人大声说爱的时候,往往就真的能够听到爱的回声。

风,就真的像藏北草原上的风一样,钻进了公扎的心窝里,留在了公扎身边,成为公扎的爱情归宿。

从此以后,他们生死相依。

从此以后,他们再没有分离。

(4)

刻骨铭心的爱一个人,是可以为对方生,也可以为对方死。

爱,越是纯粹,便越是接近一种信仰。

有人说,《西藏生死恋》里的这个纯爱故事,因为发生在藏北高原这样一个纯粹的文化环境里,所以,才会有这样纯粹的爱情。

可是,爱情的发生,与地域、风俗本就没有什么必然关系。虽然,在世俗的眼光看来,公扎与风这两个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但是,他们骨子里都对爱情有着同样的理解:真正的爱情里,没有任何附加条件,在真正的爱情里,两人相互扶持一步步地走,不论是相互陪伴一时还是一生,那都是幸福的。

在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们可能以为,这只是作家笔下的爱情神话。殊不知,《西藏生死恋》这部作品正是根据真实的人与事创作而成。

对于故事中的两位原型人物:公扎和风来说,不论是年龄差,还是生活习惯的差异,都没有成为两人之间的阻碍。爱是彼此包容,爱是彼此理解。虽然他们在婚后生活中也会有意见不合的时候,但此时,往往是一个喋喋不休,而另一个则选择沉默。

也有人轻轻问起:风,你为了公扎付出那么多,值得吗?

风会笑着说:他也为我付出了很多。

风尊重公扎的信仰,他们夫妇二人每年冬季的重要活动之一,便是来到拉萨朝佛,一个寺庙一个寺庙地转,风从来不觉得枯燥、厌烦。

公扎尊重风的生活习惯,他知道风有洁癖,所以,曾经不拘小节也不太重视个人卫生的公扎,开始变得整洁起来,每天洗澡换衣,不蓄长指甲。

从一件小事上,我们就能看出公扎对风的深情:某年春节前夕,风因为有事提前回到上海,公扎也要去上海陪风过春节。他知道风最喜欢他做的干肉,便想着带一些干肉去上海。可是,他从藏北带来的干肉,都被拉萨的好朋友们“瓜分”得一干二净,这时有人说,不如就在拉萨买些干肉,带到上海吧。

公扎并不认同这个提议。他很坚决地说:“拉萨的干肉,我老婆吃不习惯。”在机票极难买到的情况下,他退掉了机票,直等到藏北老家的亲友带来了藏北地区出产的干肉,才心满意足地准备出发前往上海。

《西藏生死恋》这本书的作者羽芊,在接受访谈时说:“如果把容颜、房子、票子作为爱情的前题条件,那么,将来某一天,容颜衰老、钱物升值或是贬值,感情是不是也可以随之而变化呢?”

不知别人的爱情故事,会是怎样的结局。但是,羽芊根据真实的人与事创作出的这个故事里的男女主人公,却如同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他们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

8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藏生死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西藏生死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