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的源头,是归咎于他人

成为雅典娜
2018-03-07 13:50:54

第十一根手指,是窜连本书“六三”系列案的第一起案件,也是法医手中那柄追寻真相的手术刀的别称。“六三”系列杀人案的罪犯在尾声独白道,都是因为你秦明,令我失去了一切,我要报复你!这是一种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心理,这些人的独白常常是“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都是你逼的我!”有这种思维逻辑的人,通常都有一种病——无良症,患此症的人做任何坏事,都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他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甚至还会委屈,而我们正常人会觉得内疚。

樊登老师在讲《第三选择》的时候,说过一句无比睿智的话: 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种状况,你作为一个人,永远都拥有选择的权利

当年柏林墙倒塌,东德有士兵开枪打死了不少翻越的东德人。后来法官审判他们时,问他们为什么开枪。他们说“那是上司的命令”,法官说了一句经典的话:“命令你开枪,但你可以有选择将枪口抬高一公分的权利。”

李笑来在谈到选择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一段话: 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剥夺,唯独人性最后的自由——也就是在任何境遇中选择一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

...
显示全文

第十一根手指,是窜连本书“六三”系列案的第一起案件,也是法医手中那柄追寻真相的手术刀的别称。“六三”系列杀人案的罪犯在尾声独白道,都是因为你秦明,令我失去了一切,我要报复你!这是一种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心理,这些人的独白常常是“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逼我!都是你逼的我!”有这种思维逻辑的人,通常都有一种病——无良症,患此症的人做任何坏事,都不认为是自己的错。他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甚至还会委屈,而我们正常人会觉得内疚。

樊登老师在讲《第三选择》的时候,说过一句无比睿智的话: 无论何时、何地,身处何种状况,你作为一个人,永远都拥有选择的权利

当年柏林墙倒塌,东德有士兵开枪打死了不少翻越的东德人。后来法官审判他们时,问他们为什么开枪。他们说“那是上司的命令”,法官说了一句经典的话:“命令你开枪,但你可以有选择将枪口抬高一公分的权利。”

李笑来在谈到选择的时候也说过类似的一段话: 人所拥有的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剥夺,唯独人性最后的自由——也就是在任何境遇中选择一己态度和生活方式的自由——不能被剥夺

回到《第十一根手指》里的“六三”案凶手池子,她始终没有找到人生的价值和目标:学护士却因为吃不了伺候人的苦而辍学,学管理继承家业却完全学不进去……她的人生靠着爸爸的宠爱和接济才得以为继,在看《无声的证词》时就觉得她活得像一头猪,爸爸给钱、给房、给粮,人生唯一的任务就是和丈夫玩乐生孩子。这样的人生当然中经不起风雨的,所以当父亲被女婿的案件气倒时,她才会毫无抵御之力,既守不住父亲的庞大家业,也无法给自己一个安生立命之所。这样的无能之下,她开始怨恨,假如丈夫所做的一切都没有被揭示,她的生活是不是依然能维持那脆弱的完美?于是将怨毒烧向法医,将罪恶指向无辜……

假如,她能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承担选择的后果,拥有独立的人格和建立起亲密关系的能力。我想她的天空才不会因为一场意外而不复晴朗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十一根手指的更多书评

推荐第十一根手指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