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艺术和情色

echo9398
2018-03-07 00:00:19
看着这本书,不知为何,非常想说说这个话题。

对于艺术和情色的区分,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热点。前些天,看到英国画廊将名画《海勒斯与水神》撤下展览的消息,原因是这幅画中包含了太多的性暗示。(画中描绘的是俊朗的少年与一众美丽并裸体的少女)。确实让我有些感触。西方艺术中裸体绘画历史悠久,过去千百年的时光中产生了多少优秀的作品,而究竟哪幅画是艺术,哪幅是色情,又有怎样的标准可以定义呢。

朱光潜先生在书中说,艺术与生活存在距离,绘画雕塑中的裸体形象不同于真实的人,或者照片中的人,绘画和雕塑是与生活有距离的,因而在观赏绘画的时候不会激起性的联想。但是我对此觉得怀疑。如同日本浮世绘以及中国传统绘画中,都有描绘春宫图的传统。无论是浮世绘还是中国传统的人物画,其形象与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可以说距离是相当大了,那么这些绘画是不会勾起人们欲望的艺术作品吗?显然不是的,毕竟在没有xx老师们电影的时代,一本《金瓶梅》的小人书曾经慰藉了无数寂寞的心灵。而现代摄影艺术中,不乏以裸体模特为主要内容的作品,即使采用了高度写实的摄影的方式,却不能否认这些作品的艺术价值。

我觉得,强行为艺术与情色划界这种事本身就是不





...
显示全文
看着这本书,不知为何,非常想说说这个话题。

对于艺术和情色的区分,一直是人们讨论的热点。前些天,看到英国画廊将名画《海勒斯与水神》撤下展览的消息,原因是这幅画中包含了太多的性暗示。(画中描绘的是俊朗的少年与一众美丽并裸体的少女)。确实让我有些感触。西方艺术中裸体绘画历史悠久,过去千百年的时光中产生了多少优秀的作品,而究竟哪幅画是艺术,哪幅是色情,又有怎样的标准可以定义呢。

朱光潜先生在书中说,艺术与生活存在距离,绘画雕塑中的裸体形象不同于真实的人,或者照片中的人,绘画和雕塑是与生活有距离的,因而在观赏绘画的时候不会激起性的联想。但是我对此觉得怀疑。如同日本浮世绘以及中国传统绘画中,都有描绘春宫图的传统。无论是浮世绘还是中国传统的人物画,其形象与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可以说距离是相当大了,那么这些绘画是不会勾起人们欲望的艺术作品吗?显然不是的,毕竟在没有xx老师们电影的时代,一本《金瓶梅》的小人书曾经慰藉了无数寂寞的心灵。而现代摄影艺术中,不乏以裸体模特为主要内容的作品,即使采用了高度写实的摄影的方式,却不能否认这些作品的艺术价值。

我觉得,强行为艺术与情色划界这种事本身就是不可取的。性带给人满足和愉悦,对于人类来说,这种满足绝不仅仅是身体上的,同时也是精神上的。而艺术,对人来说,能够带来的也是一种满足,精神上的满足。同样是感官的刺激和精神的满足,为什么一定要将一个高高捧起,另一个狠狠践踏呢?

曾经听一位艺术家吐槽,有人邀请他创作一面墙的墙绘,他设计的是一副展现一个男性一生的历程的作品。从婴儿时代开始,逐渐成长,老去,直至死亡。艺术家理所当然地采用了裸体的方式,可惜的是,这幅作品最终被勒令穿上胖次。当然,儿童时期的形象可以放过。我不禁要问,甲方爸爸觉得成人的身体不能展示的原因,是成熟男性的身体会激起人们的欲望,那么儿童的身体为何可以展示,恋童癖的心中,这应该是更加色情的东西吧。为何仅仅需要穿上胖次,恋足癖的心中,他结实充满力量感的双脚才更色情吧。

或许有些强词夺理,我只是想表达,如同人们对美的定义各有不同,环肥燕瘦,不可能统一标准。同样的,人们对于色情的标准也各有不同。色情的作品未必不能兼具艺术的优美,艺术作品也未必不可以带上色情的味道。要给两者划上绝对的界限,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想想贝尔尼尼那些充满肉感的雕塑,渡边纯一亦正亦邪的小说,王尔德对美丽少年的疯狂迷恋,提香笔下一丝不挂的软玉温香,不禁心神荡啊荡啊荡。

然而这些,都是艺术史上不可回避的经典,是各自领域中成就的丰碑。

扯了一堆有的没的,其实我想说的很简单,艺术应当是自由的。

可能是我们的历史文化因素,让今天的我们谈色色变。因为这种心态,我们强行让墙上的男人穿上裤子,删掉了出版物少儿不宜的情节,甚至在某些电视节目中,将《大卫》的重点部位打上马赛克。我无法理解,也不能认同。文艺复兴时代,艺术家们迷恋人类美丽的身体,而今天,我们认为自己身体中尽是羞耻和龌龊。我们成文或不成文地规定了何种程度的裸露身体不能出现在艺术作品中,何种程度的性描写不能出现在文艺作品中,我们就是是在守护艺术的高洁,还是在勒死艺术创作的自由?我们究竟是在保证观众看到的作品的高雅,还是在桎梏国民艺术欣赏的视野。

我希望有朝一日,只要是优美的作品,都能得到同样的赞美,无论作品中的美人穿没穿衣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谈美(精装插图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谈美(精装插图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