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穿过金色光阴的哈佛人》有感

傲娇的孔夫子
2018-03-06 22:53:01
作为一本集成功学与教育学于一体的书,还是不错的,书是讲美国教育和美国大学生活的,书目充满诱惑力,只是大部分章节探讨的内容与“国情”不符,真的要作为中国大学生的大学参考书并不一定适合。但是以此得出的国内外顶尖大学间的差距还是可见一斑的。有时候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大学了,自己到底学到了什么?中文从来不是自己的强项。虽然从小对中文有一种朦胧的仰望的喜爱,那也许是距离的原因吧。当阴差阳错到了大学读了中文之后,这份朦胧的喜爱也被对这所自己并不是很中意的大学的抱怨而越来越淡。志不在此,也没有办法。于是托福,GRE,寻找着另外的出路,企图在另外的更加sublime崇高化的国外大学中找到那份自己心目中对大学的美丽幻想。这里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丽的大学建筑,没有幻想中那种白发苍苍安详鸿儒似的老师,更没有那种自己心目种不可或缺的人文学术气氛。也许是对北方固有的偏见,更确切的应该是南方人那种心态吧,直到人到大三才开始重视我的大学。专业的时间贡献给了英语,学得最好的英语竟然都是自己自学的。而专业,以后当英语老师都应该比中文老师好很多吧。
今天看了这部友人推荐的书,记住了这句话,卓越的大学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人与人
...
显示全文
作为一本集成功学与教育学于一体的书,还是不错的,书是讲美国教育和美国大学生活的,书目充满诱惑力,只是大部分章节探讨的内容与“国情”不符,真的要作为中国大学生的大学参考书并不一定适合。但是以此得出的国内外顶尖大学间的差距还是可见一斑的。有时候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大学了,自己到底学到了什么?中文从来不是自己的强项。虽然从小对中文有一种朦胧的仰望的喜爱,那也许是距离的原因吧。当阴差阳错到了大学读了中文之后,这份朦胧的喜爱也被对这所自己并不是很中意的大学的抱怨而越来越淡。志不在此,也没有办法。于是托福,GRE,寻找着另外的出路,企图在另外的更加sublime崇高化的国外大学中找到那份自己心目中对大学的美丽幻想。这里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美丽的大学建筑,没有幻想中那种白发苍苍安详鸿儒似的老师,更没有那种自己心目种不可或缺的人文学术气氛。也许是对北方固有的偏见,更确切的应该是南方人那种心态吧,直到人到大三才开始重视我的大学。专业的时间贡献给了英语,学得最好的英语竟然都是自己自学的。而专业,以后当英语老师都应该比中文老师好很多吧。
今天看了这部友人推荐的书,记住了这句话,卓越的大学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依赖于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与交往。因此,每个本科生都应该与一位甚至几位大学教师建立这样那样的联系。大学里最重要的不是有多少齐全的设备,有多少古老的爬满爬山虎的教学楼,更重的是充分利用好更为宝贵的资源--周围的同学,老师。反思自己进入大学以来的学习、生活,一个非常强烈的感受就是,原来自己一直都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书中指出,在与被调查学生进行深入访谈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了一个重要差别,那就是,那些在大一时,不论学业还是社会活动,取得的成绩都很卓越的学生,在他们的话语里,有一个非常简单却相当关键的词经常出现;相反,那些入校以来一直非常不顺利,甚至非常糟糕的学生,就算给出提示,他们也不会说出那个词。这个关键词就是“时间”。当我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自己也在思考,如果是我,我能不能说出这个词。结果很遗憾,我没能想到这个如此重要的关键词。这就说明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从我进入大学以来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忽视了时间的重要性,当然也就不可能充分地利用了这段宝贵的时间。首先,对于专业的选择。我们是这样的,刚刚从只知道埋头苦读的高三挣脱,就开始选择了,大一就分了专业。此时我们的头脑中是没有概念的,即使高中学习再好,了解一切公式定理,但并不能用公式用定理来判断我们将要从事一生的事业。这一阶段,我们并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社会需要我们做些什么,自己热爱的又是什么,只知道像无头苍蝇一样四处打听哪个专业好就业,哪个专业报酬高,最后选了一个自己也不知道会学什么的专业,稀里糊涂开始学了。这样我们的积极性从何而来,没有发自内心的动力来源,一种光荣的使命感,还有什么理由发愤图强,挑灯夜战?何以成才?而美国大学呢,他们是进校后边学习边思考自己的方向。书中一名男生成绩出色,大一结束的时候他想做一名教师,但他总觉得还没有考虑其他事情,于是他在大二一年投身志愿工作,通过课堂外的经历,他对所学课程有了重新的认识,启发他思考如何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公民,并最终进入法学院学习劳动法。通过反复思考得出的慎重决定,这才是真正有益的对自己负责任的选择。相比中国流水线快节奏的选择方式,她们的停顿强调反复是多么的重视,不浮躁不浅薄,值得深思。
    书中提到了在哈佛里备受推崇的小组学习的模式。具体来说,对学业有困难,想丰富课余生活,和孤独感的学生来说,小组学习或者社团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我想,对于内敛的中国人,或者说像我这样性格内向的女生来说,突然从高中那种束缚的生活变得完全自由,都会在刚入大学的时候感到或多或少的孤独感吧。不懂地怎么跟人相处,除了寝室的姐妹之外,认识的人也是屈指可数。习惯被安排的生活,课程怎么选,购物怎么去,饭店怎么找,图书馆的资料怎么查阅,学期开始应该准备哪些笔记本,食堂开饭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没有模拟考试的期末考试应该怎么答题,都需要自己一点一点的去问。除此之外,更有一种心理上的孤独吧。学校的那么多社团,应不应该去参加?自己能不能行?在孤独的时候,也把这种孤独归因于自己的内向,对那种网上爬的假清高似的不屑,对麻烦的人际关系出自假文人的厌恶吧。骨子里那点点文人气隐约地向往地是那种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潇洒。可是,忘了自己那是鸿儒了?更没有才高八斗的隐士那种潇洒的自信--相信自己的理念,坚守自己清贫的生活。而当自己关上一扇窗的时候,世界也关上了那扇窗。才发现自己总是进步那么的慢,自己逃不掉,走不出的还是这个世界。所以回到现实吧。书中提到的小组学习让志同道合的学生聚在一起讨论学习问题,社团让学生找到兴趣上的朋友,我想,首先最好的就是给新生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找到一种归属感。还有我们的教育,包括高等教育、中等教育和初等教育在内的学校教育,其任务与职责究竟是什么?教有本质归根到底是关系到人(不论个体还是群体)的发展的问题,它是否可以不受特定的教育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影响?如果教有本质或者学校教育的本质应该将“帮助一个未成熟或未成年人更好的成长和发展”列入其中,那么我们这些各级各类学校里的教育工作者该做些什么,能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解决真正的问题和困难。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穿过金色光阴的哈佛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穿过金色光阴的哈佛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